第五十五章 小贼(1/2)

加入书签

  “殿下,发生什么事了?”乔先生问道。

  李欣将抓着那少年胳膊的手放开,微微抬了头道:“没什么事,一个小毛贼而已。”

  那少年在李欣松手后直接跌落在地,闻言坐在地上便反驳道:“我才不是贼!”

  “好大的胆子,竟敢顶撞公主殿下!”子岚呵斥道。

  乔先生也不听他辩解,柳眉紧蹙:“这庙宇之内应该早就清过场了,怎会混入小贼?”

  “说了我不是小贼!”那少年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乔先生大声说道:“我是来找公主的!我以为那个漂亮姐姐是公主,这才上去抓她的衣袖。谁知她胆子那么小……”

  少年口中的漂亮姐姐正是子玉,她听闻被人认作公主,慌忙看向李欣,生怕主子不悦。

  李欣却不在意此话,只盯着他道:“你是谁?潜入庙中找本宫所为何事?”

  那少年将挂在额前的一缕黑发撩到头顶,声音微微小了点说道:“我叫魏予良,是钟落县浅玉寨人。来找公主,”他突兀的看了一眼李欣,又说道:“是想……嗯……想进握书学堂。”

  “你想进握书学堂?”李欣点点头:“有这份心思倒是好的。”她打量着魏予良,见对方身上衣着尚且整齐干净,手脚也白净,不太像贫苦人家做惯农活的孩子:“你家里是做什么的?你觉得自己有什么长处值得本宫推荐你进握书学堂?”

  “我父母是浅玉寨人,家里世代打鱼为生。”魏予良觉得这公主年纪小,站在她面前不怵,便滔滔不绝地说道:“我小时候上过私塾,会写字,还能背下一整本孝经。我还会凫水,会打鱼,很勤快的。上学的时候,我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帮先生打扫院子!”

  “你是怎么进的龙王庙?”不知何时立在人群之外的张靖嘉问道。

  魏予良回头看了他一眼,见对方也就十五六岁,虽然气质飘然出众,但依然潜意识觉得对方是自己的竞争对手,便不客气地问道:“你又是什么人?”

  “他是本宫的师傅。”李欣见状不悦道:“勿要对张先生无礼。”

  魏予良听说这位只长自己五六岁样子的少年竟然是公主的师傅,根本不需要李欣提醒就变了眼神,满目崇拜地望着张靖嘉,结结巴巴道:“张……先生?”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地,更是语无伦次:“你是张先生?那个给钟落农户送耕牛农具的张先生!学生是魏予良……先生……”

  张靖嘉微微含了笑意:“我可没收你做学生,无需对我礼让。你还是说说是如何进了这庙宇的吧?偷偷进来的吗?”

  魏予良忙摇头说道:“没有没有。我本就是这庙里的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根本不需要偷偷摸摸的。”他觉得被张先生看成这样的人还挺委屈的,嘟囔着说道:“我在这庙里住了两年了,一直跟在钱爷爷身边打杂的。不信,你们可以去找钱爷爷问问。”

  正在此时,庞子清与两个身穿道袍的男子匆匆走了过来,行了礼才道:“殿下,厢房整理好了。您看是不是移驾去偏厢休息一下。”

  李欣点头道:“庞县令辛苦了。”对任何想要对王府“亲近”的人,她都十分礼遇。

  “哪里哪里。”庞县令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这都是下官应该做的。”

  李欣又笑着夸了几句,然后才问道:“不知这庙宇之内可有一位姓钱的老人家?”

  魏予良一听,觉得这个小公主压根没信他的话,顿时撅了嘴站在一边不言不语。

  庞县令却是立刻转了头眼神疑惑地问着那两个道士。

  其中一个忙躬身拜道:“回殿下。小道正是。”

  “哦?”李欣看着眼前的道士瘦瘦小小,胡须全黑,倒不似十分苍老:“你是这庙里的主持?”

  钱姓道士忙摇头:“不是不是。小道是这龙王庙的庙祝。”他说着又让了半个身子,介绍身边一个年迈的老道士:“这位才是小庙的住持,玉云真人。”

  李欣对两个道士没什么大兴趣。她回了头对着魏予良道:“本宫想要跟你聊聊,一道过来吧。”然后才示意庞子清前面带路,一行人脚步缓缓,从主殿出来后沿着游廊一直走到东厢。庞子清推开中间一间房间,李欣几人跟着进了。

  乔先生眼也不眨进了东边一间,张靖嘉笑笑进了另一间房。

  魏予良在门外犹豫了下,见到张靖嘉进了西边房间关了门,他才回过头,迈了脚步跨过门槛。

  李欣进到屋里,见到房间低矮却宽敞。屋子正中央摆了一张圆桌,旁边衬着几张木椅。东边放了一架屏风,隐现卧榻一角。

  陈设简单整洁。除了雪白墙壁上还挂了几幅长卷画轴,房间之内,再无他物。

  “小庙简陋,还望殿下海涵不弃。”玉云真人躬身说道,头顶簪发的金簪上美玉闪闪。

  “不过是个暂休之地,如此便好。”李欣不甚在意地摆手让他们下去,然后独自走到圆桌之前面门而坐,两个丫鬟便自动跟了上去陪侍左右。

  如此,便只留下魏予良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屋子中央。

  子玉取了桌上茶壶,给李欣倒了一杯茶水。袅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