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二龙治水(1/2)

加入书签

  被李欣的主意打动,范荣华一回到将军府便开始观察范夫人身边的丫鬟,却始终找不到适合被收买的人。在她眼里,范夫人身边的丫鬟全部不能信任。

  不能从将军府探到消息,范荣华一连几日见到李欣都有些躲闪,毕竟被人夸的时候她可是拍着胸口应下此事的。没办法,只能数次支开了张姝桐,单独与冯意桐呆在一起嘀嘀咕咕。

  这让张姝桐十分沮丧,以至于她回府后将这一情况告知张秋然时,还引发了张知府长长的叹息和深思。

  范荣华自然不知晓这番举动引起了张姝桐的不满,她让冯意桐回去问消息,连续几日,冯意桐都说父亲不在家中。

  范荣华都想逃课了。

  直到昨日,冯意桐才给了范荣华一些有用的消息:元宵节刚打下来的安溪城居然又被林千红给打了回去。两军此刻在月息城胶着,双方互不退让,几乎每天都要交战一次。

  第二日正好轮着了琴艺课,又刚得了这么有用的消息,范荣华起了个大早,也没等张冯二人,独自带着丫鬟去了清王府。

  三月末,淋淋沥沥的小雨一连下了几日不绝。玉昌城里烟雨朦胧,青砖缝里芳草抹了新绿,树梢头上嫩芽染了鹅黄。这样的天气,城里的书生们可以整日里吟诵诗词,城外的农户们却是抓紧了时间犁地播种。

  范荣华的马车压过湿漉漉地长街,一路慢行来到清王府中园门外。还未曾下车,守在门口的一个青衣小厮便撑伞来到马车头恭敬问道:“未知是哪位府上的马车?”

  车夫身穿蓑衣,头戴斗笠,稳稳地停了马车回道:“这位小哥,车上是将军府的小姐,是王府安溪公主的陪读。这几日一直从此院门进园的,今日这番寻问却是何故?”

  那小厮闻言忙笑着解释道:“并不是要盘问。今日张先生有事不能开课,一早便来请了假。事出突然,虽然殿下一早便派了人去各府相告,但想来府上今日出来的有些早,才与那送信之人错过了。”

  马车里的范荣华掀了帘子,露出一张圆润脸庞:“张先生有何事需要请假?可是身体不适?”

  那小厮忙低下头,规规矩矩地回道:“回这位小姐,奴才不知。”

  范荣华大大地眼睛露出浓浓地失望,低声说:“那算了。我只找殿下说些话。”

  小厮闻言又道:“范小姐,公主殿下也有急事,此刻恐怕已经出门了。”

  范荣华的丫鬟便劝道:“小姐,那便先回去吧。外面湿气重,当心身子。”

  范荣华不再发问,怏怏地放下车帘坐回车内。可她心里有些不痛快,怎么先生与公主一起都有事呢。

  马车夫在丫鬟的催促下又重新牵了缰绳,缓缓地驶离了王府。

  虽然范大小姐被打发走了,但是那小厮说的话却不全对。李欣此刻还未曾出门,依然在自己的院子里拿着一张名帖疑惑不已。

  这张帖子早几日便到了李欣手里,当时不过以为是某大户人家的集会邀请函。直到今天一早,张靖嘉派人过来请她同去城外的龙王庙时,她才在林伯的提醒下想起了这张帖子。

  事情起因便是张靖嘉通过王府的关系给派送到各个村落的农具耕牛,由于没有经过官府的盘剥,是真真正正地挨家挨户地派送了一个县,因此不过半个多月的时间,整个钟落县便都宣扬起张靖嘉和清王府的美名来。

  几日连降细雨,虽然春雨贵如油,但是欢欣地用着耕牛播种耕地地乡民们却不自觉的从心里冒出了浓浓地忧郁。

  因为今年辰日在初二,二龙治水,天地之气阴多阳少。天地相克,预言洪灾泛滥。

  钟落县地处淮水与渭水的交汇之地,洪灾每年都有,但这几年多为十龙治水、五龙治水,堤坝加固后受灾面积不大。因而,几年的安生日子过去了,今年却来了个二龙治水……

  不仅是钟落,整个玉昌的农户自正月过后,便都开始惶惶不安。

  正当各乡各县筹备着一起到为昌河及淮水修建的两座龙王庙里烧香拜神时,正巧清王府给钟落县送了一批农资。乡绅民众便都认为清王府重视农事,而钟落县令庞清之又想巴结王府,因此清王府便也得了这么一张名帖,说的正是乡民将于三月二十八日在昌河龙王庙开坛祭龙王,希望王府届时能派人前去观礼。

  “走吧。”李欣将手中的名帖递给子玉,吩咐着:“子玉、子岚跟着就行了。对了,请了乔先生没?”

  子琪回道:“请了。先生说在院外等候。”

  子岚忙给李欣身上罩了件轻薄丝绢制成的琥珀衣,又在她乌厚的发上压了顶莲花帽,然后才匆忙穿了自己的蓑衣斗笠,与子玉一起跟在李欣后头走了出去。

  院子外头,乔先生身后跟了个丫头,两人各自打着伞立在霏霏细雨之中。

  “乔先生来的真早。”她一直对各科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