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二十九士(1/2)

加入书签

  “让本宫看看。”李欣将公孙穆青额间刘海拨开,见到一些细细的疤痕:“周仲林不是说药效很好吗?怎么这么多天过去了,还是没什么变化。”

  坐在一旁的张士琳也瞪大了眼睛瞧着,嘴里说道:“梅姐姐脸上有花。”

  周伯颜的确研究出了金针移热的方法,也确实可以将额上刺字的那些脏东西带出来。但是,每个人脸上都或深或浅留下了疤痕。周仲林连忙研制了祛疤生肌的药,但似乎效用不大。

  公孙穆青却小声给周仲林辩驳道:“周公子的药很好,能恢复成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大家都很感激他们呢。”

  李欣不悦道:“怎么是感激他们?难道不应该感激本宫么。”

  公孙穆青有些傻了:“不是的,殿下,是我不会说话……”

  见公孙穆青一脸惶恐的样子,李欣又没了逗她的欲望:“行了行了,表姐,本宫知道了。你们都是感激本宫的。”

  “殿下,人都到齐了。”子玉从外间进到厢房禀报道:“两位周公子也过来了。”

  “嗯,让他们在正堂候着。”李欣说完拉着张士琳的手交给公孙穆青:“让你梅姐姐带你出去玩。”

  “哦。”张士琳乖乖地下了地,由公孙穆青拉着走了出去。

  子珍忙上前给李欣穿好鞋袜,然后跟在她后面一起进了正堂。

  “奴婢才见过公主,殿下万福!”

  一群少年男女齐声对着李欣问好,声音清亮,带着青春的朝阳之气。

  “起来吧。”李欣端坐主位之上,笑颜骤现:“大家的气色都很不错,本宫看到你们如今这番模样,十分高兴。”

  周伯颜忙道:“都是殿下仁慈,王府大义。”

  众人也忙附和:“殿下仁慈,王府大义。”

  李欣却朝着周伯颜道:“要是本宫将你们再交还给姚船主呢?你还会认为本宫仁慈大义吗?”

  她的眼里全是戏弄的神采,让周伯颜心中无法确定。他只好道:“殿下这么做,自然有您应该这么做的理由。”

  周仲林却抢着说道:“殿下,您怎么会这么做呢!”

  李欣笑意更深,朝着门口的人意味深长地说道:“姚敏悦,看来你很不受大家待见啊!”

  “真是忘恩负义!”

  众人回头,见到门口正站着一个身材丰腴高挑、浓眉大眼的姑娘,可不正是那姚敏悦!

  只见这姑娘气冲冲地走了进来,指着比她矮了一头还不止的周仲林的鼻子大声骂道:“本姑娘当初有亏待你们吗?给你们弄的吃的穿的哪样不是好的?!你们扪心自问,伯乐馆里的那些奴隶哪一个能比得过你们!”

  周仲林原本还有些怕她,后来被骂的狠了,转过头见到李欣身边的婢女子珍正笑着看他们,脸上一下子挂不住了,转了头便反驳道:“那还不是因为你要将我们养好了卖个好价钱!每天穿的跟个唱戏的似地,练着那些恶心兮兮的地东西,还不是为了卖给那些有着特殊爱好的有钱人作践!就这样还指望我们感激你?!”他看着姚敏悦穿着裙装,头发也盘成了发髻,不由尖刻地说道:“再好看的衣服也被你给穿糟蹋了,丑八怪!”

  “你个臭小子!”姚敏悦觉得自己肺都要气炸了,提起周仲林的衣领,挥着拳头斥道:“有种你再说一遍!看我不打落你的门牙!”

  “住手!”李欣道:“姚敏悦!你别忘了,这里是清王府!”

  周仲林见李欣助他,大着胆子将姚敏悦的手打了下来,嘴里嘟囔道:“好男不跟女斗!”

  姚敏悦火气更盛,复又举起手教训周仲林。

  “二弟!”周伯颜一把将周仲林拖到自己身后,骂道:“你混账!公主面前也敢放肆!”说完又对着姚敏悦躬身而拜:“姚姑娘请息怒。舍弟年幼,口出狂言,冒犯了姑娘。在下代他向你赔罪!”

  “姚船主,你在本宫此处多耽搁一刻,与扶风见面的时间就晚一刻。”李欣也怕姚敏悦会不依不饶,故而以扶风为饵劝道:“何必与小孩子计较。”

  姚敏悦终于被说动,哼了一声道:“算了,殿下说的对,本姑娘有更重要的事情办,为你一个小毛孩生气不值得!”

  周仲林再要回嘴,却被周伯颜狠狠掐了一把,痛的龇牙咧嘴。

  “姚敏悦,你先坐。待本宫与他们再嘱咐几句。”李欣安抚了姚敏悦。然后又看向站在她面前的这群人,个个面色俱变,神色不安,便又开口道:“你们不必惶恐。本宫请姚姑娘到此,确实是要领你们出去。不过,你们放心,既然本宫买下你们,你们便是清王府的人了。只要你们对王府忠心耿耿,本宫是绝对不会将你们送出去的。”

  见到众人都松了口气,李欣又道:“你们都是从新卫过来的,因为种种缘故,被辗转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