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结案(1/2)

加入书签

  “你这孽障疯了!我没说过!一切都是你指使的!”林老夫人坚决要撇清其中关系。

  “就是你!”张林氏确实状若疯癫:“你才是最恶毒的!你害死了父亲那么多孩子,你算什么母亲!关旭是为了你才得的报应,我也是为了给你还债才有今天的下场!是你是你……”

  庞清之见张林氏情绪失控,忙让衙役将其堵上嘴巴,捆绑起来。

  林老爷子却指着林屠氏一口气接不上来,指了她半天才道:“我……我要休了你这老货!”

  张靖嘉看着这一家子的丑态,转而面向庞清之道:“父母官大人,如今案情已经明了。草民大嫂被林关旭诬陷,如今他已身死,草民也无力追究。但是林家母女串通一气,害死草民兄嫂;林炳秋知情不报,默认发妻侵吞草民大嫂的嫁妆。手段卑劣,情节恶劣,求大人严惩凶手及其帮凶,已告慰草民兄嫂枉死的冤魂!”

  张靖嘉一口一个草民,不过在李欣看来,他满脸傲气,半点卑微之态都无。

  庞清之连连点头,对着张林氏道:“张林氏,既然你自己认了罪,那便速速在供纸上签字画押吧!”

  旁边文书写好供状,有衙役取来走到张林氏身边,拽着她签了字画了押。

  “张靖嘉,如今事情已经明了。这些事情全是那张林氏伙同弟弟一手所做。龚氏贞洁烈妇,本官定会上奏朝廷,为其旌表。那张士远也确是你兄长子嗣,而非林家长孙。按律,这林家的家产,张士远是不可继承的。”

  林炳秋总算长舒了一口气。

  张靖嘉却嘲讽地看着林家二老,口中道:“父母官大人。草民的大嫂是无辜被冤,这是事实,并且犯人也已承认;但是草民的侄儿张士远为林家子孙,也是事实啊,并且人证物证俱全。”他笑着望向林家两个老的:“律法上,张士远确实是林家子孙。虽然事实上,他并无林家血脉。”

  “这……”庞清之承认自己很容易就能被张靖嘉说服。他不由对着李欣及张秋然道:“公主殿下、知府大人,不知两位有何高见?”

  李欣道:“本宫只是来玩的。怎么判案是你们大人的事,本宫可不管。不过本宫也觉得张先生言之有理。”

  张秋然心里想的是张林氏肯定要被休,那还不如将林家的家产全都判给张士远,再怎么说,张士琳还在张家的家谱上呢。他日借此跟那张士远要几笔赡养费,还不是手到擒来?于是他便道:“清之,林家多行不义,你便按律宣判吧。”

  庞清之点头,胖胖的脸上一双小眼睛精光闪闪,重重拍了那惊堂木一下,他道:“堂下张林氏听判,你为图谋他人私产,串通亲弟,辱人名节,害死张家夫妇两条人命,罪行滔天,法理难容。本官便判你斩刑!来人!将其即押入大牢,秋后问斩!”

  张林氏听此判词,嘴里呜呜呜不知说着什么,大概是喊冤吧。但是衙役们却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迅速将浑身颤抖的张林氏拖了下去。

  庞清之觉得堂上少了几人,空气都清新了不少。心情畅快的继续一拍,口中道:“堂下林炳秋,林屠氏听判。你二人教女不严,教子不善,令其二人做下诸多恶事。本官便罚你二人庭仗各四十,三日后执行。但念林炳秋年事已高,可免去此刑。林炳秋!”

  林炳秋两股战战,忙道:“草民在!”

  “林家既已签下文书,认了那张士远为孙,你膝下又无子嗣。那张士远便可继承林家全数产业。”

  林炳秋一下子瘫软在地。

  林老夫人大叫:“不!民妇不服!”

  “肃静!”庞清之道:“将这老妇嘴巴堵上!”

  立刻又有两个衙役上前,将林屠氏的嘴堵上。

  庞清之对着张靖嘉和颜悦色道:“张靖嘉,张士远在这律法上是该继承林家的家产,那么律法上,他也要供养祖父祖母,不得遗弃。”

  张靖嘉笑得出风拂面,人畜无害:“那是自然。草民及侄儿一定会好好地照顾林家两位老人家的。”

  李欣见案子已经如张靖嘉期望的那般了结了,便起身对张秋然道:“好戏这么快就看完了,真是精彩。唉,张大人,下次再发生类似你家小舅子的这种事,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本宫。本宫可不想再次错过好戏了。”

  张秋然面色隐隐抽动,脸色刷的黑了:“殿下,那林家已经跟张府没关系了!”

  李欣笑得天真:“哦!本宫这不忘记了么。对了,后日便是王府开私学的日子,令千金可准备好了?”

  如李欣所料,王家、钱家均婉拒了清王府的帖子。但是有趣的是,王、钱家两位小姐又私下给李欣派了帖子,希望日后公主能时常邀请她们参加王府的聚会。

  张秋然听闻此事,脸上终于露出了真挚笑容,态度热络的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