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审案(1/2)

加入书签

  “传原告张靖嘉、被告林炳秋上堂——”传令声远去。

  片刻之后,素服修身的张靖嘉与华服老态的林老爷子同时进了大堂。

  两人同立堂前,躬身而拜:“草民张靖嘉(林炳秋)见过父母官大人。”

  县太爷一看堂下两个自称草民的人却默契的都没跪拜,而是草草躬身拜了一礼,顿时一拍惊堂木,大声喝道:“大胆刁民,见了本官因何不拜?!”

  张秋然清了清嗓子,见庞清之望向了自己,这才开口道:“庞县令,这林炳秋为玉昌远近闻名的大善人,乐善好施,声名远播。如今又年逾古稀,身染沉疴,知县可酌情免其跪拜,以彰父母官慈。”

  庞清之忙起身拜了一拜,口中道:“知府大人言之有理,下官记下了。”复又坐下,对着林炳秋道:“既然知府大人也说你素有善名,本官便免了你这跪拜之礼。”

  林炳秋自然千恩万谢。

  李欣闻言轻笑一声:“既然如此,县令大人便也将张先生的跪拜之礼一并免了吧。”

  庞清之官阶低微,原本升堂之前便与张秋然商议了要严惩张靖嘉的,听到李欣的话,他不由无助的看了看张秋然。

  张秋然忙侧身道:“殿下,这公堂之上,无功名之人必须行跪拜之礼。张靖嘉无特殊理由不能为其免除。”

  李欣斜眼瞥了张秋然一眼,开口说道:“谁说不能。张先生是本宫老师,本宫见了尚且要对其执弟子之礼,难不成你们都比本宫尊贵,居然还要他给你们行礼?!”

  张秋然听了一愣,张靖嘉是公主的老师?!他怎么不知道!

  “自然不需要,不需要。”庞清之忙又起身躬拜,他身材短粗,连番动作下竟起了一身薄汗。

  张靖嘉对着李欣颔首暗谢,李欣也回了他一个笑容。

  “既然如此,你二人的跪拜之礼便都免了吧。”庞清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又道:“张靖嘉,你前日所呈状纸,本县令俱已阅览。今日你状告林家侮人名节,侵吞私产,可有人证物证?”

  张靖嘉嘴角噙着笑意,先是看了李欣一眼,然后才道:“回禀父母官,草民手里有林家当日所立文书一份。乃是林家大少爷林关旭亲笔所书,言明草民的大嫂与之有奸,生有一子正为林家长孙。因此,草民便将大嫂龚氏陪嫁的田产铺子全数交给了林家,林家也全数收了下来。此事,张知府可为草民作证。”

  庞清之让人收了那文书,阅过之后不由又望向张秋然:“张大人,不知这张靖嘉所言是否属实?”

  张秋然含糊道:“当日本府于王府饮醉归家,头痛欲裂,发生的事情都记不太清楚了。”

  李欣笑着打趣道:“那倒是王府的不对了。只是张大人这酒量也太清浅了些,据本宫所知,当日几位将军都还嫌王府的酒不够烈,嫌没味呢。”

  张秋然忙打哈哈:“是是是,下官确实不擅杯中之物。”

  庞清之便又问林炳秋:“林炳秋,那张靖嘉所言可是属实?”

  林炳秋自从知道这张靖嘉确是公主老师的时候,脑子便“轰”的一声炸裂开来。他惶惶然有些害怕,谨小慎微了一辈子,临了了被妻儿坑了一把。他不得不放弃了原本要报复张靖嘉的想法,而是决定极力保住家产。

  “回父母官的话。草民只知道我儿关旭素有顽疾,不可令女子有孕。是否与那龚氏通奸草民不得而知,但是那孩子确实非我林家血脉。草民不能仅凭一纸文书,便叫毕生产业交与外人啊……”他说的涕泪俱下,动人心扉:“若真的诬陷了张家嫂子,小老儿愿意割让一半家产给张家人赔罪。”

  张秋然不由后悔万分,若是没将那张士远逐出族谱,这赔偿的家产不还是张府所得?!

  张靖嘉却道:“倘若我那侄儿不是林家子孙,那当日林家又为何将我大嫂的嫁妆全数侵占?”

  “这……”

  张靖嘉甩袖怒道:“父母官大人在上,当日口述文书的是林老夫人,传我大嫂与林关旭通奸的是张府二夫人张林氏。还请大人传这两人上堂一问。”

  李欣拍了拍手,清脆脆地叫好:“真是有趣有趣!庞县令,你还不速速传了那两个林家人上堂?”

  庞清之看了看张秋然。

  李欣见此情形,便转了头对张秋然道:“今日这案子果然有趣,比那戏文上讲的都要好玩百倍。只是……唉!可惜了那林关旭竟然那么快就死了。若是还活着,本宫还想听他说说是如何杀了那范府小舅子的呢。真是没劲,王府里的人都不肯告诉本宫,张知府,你应该最清楚吧?那林关旭也是你们府上的小舅子,人人都传是你的小舅子杀了范将军的小舅子呢!你就给本宫讲讲呗!”

  张秋然脑子嗡了一声,是了。这林家可是得罪死了范家的,范诚悦如今不在城内,范夫人一个妇道人家拿林家也是无可奈何。可一旦范诚悦回来,林家还能逃得了吗?!

  看来这林家不仅沾不得,还要速速撇清关系才行。父亲是被林家那泼天的财富迷了眼睛,可他张秋然不能跟着犯浑呐。银子可以慢慢赚,官丢了一切也就没了……

  想到此处,张秋然对这李欣说道:“殿下,那林关旭可不是张某人的小舅子。且这事腌?污秽的很,殿下冰清玉洁,还是不要听的好。”

  “哼!”李欣故意嘟了嘴在旁边生闷气,孩子气十足。

  张秋然又对庞清之道:“那便宣她二人进来审问吧。清之,你为一县父母官,得为乡亲父老查明真相,还含冤者一个清白。”

  庞清之得了令,便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