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子清(1/2)

加入书签

  所有人为之一震,厅堂之上一片安静,连呼吸声都难以耳闻。

  身边的子清一下子慌了,连忙将桌上装着剩余茶水的茶壶甩到地上。

  “啪”的一声,茶壶碎成两半。

  除了李欣,所有人又是一呆。

  而预先得到李欣摔杯提示的扶风,则一个穿堂飞步,片刻之后就将子清双手反剪与后,扭跪在地。

  “子玉子岚!”李欣道:“去门外守着。没本宫的命令,谁也不能进来。”

  她的声音很平静,似乎早就知道了。

  两个不明所以的丫头晕乎乎地绕过地上那片狼籍,怀着复杂的心思走到正房外面,守着大门。

  周伯颜则连忙捡起地上半个茶壶,凹陷的瓷壶腰腹还残留着茶叶及少量茶水。他站在原地,将那半片瓷器凑到眼前细细查看,甚至用手指捻了一片泡软的茶叶,靠在舌尖上尝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周伯颜抬头,声音干涩:“殿下,在下怀疑这茶水里下了少量的‘锦口绣心’。”

  “虽说这药无形无味,但也不是毫无形迹可露。在下细细观这茶色微带红汤,尝在舌尖也能品出不同于茶叶的轻微苦涩之气,正是‘锦口绣心’所表之形状。一次两次服用症状轻微,但殿下若是日日饮用,恐有性命之危……”

  他又看了一眼地上低着头颈的丫鬟,微露厌恶,神情严肃认真的继续说道:“不过在下仅是怀疑,若要证实,不妨找个体型娇小的牲畜来试验一番便可知晓。”

  李欣便又对还留在房里的子琪道:“去!让林伯找只鸡来。”

  在这位公主殿下的思维里,好像鸡就是比较小的牲畜了。

  子琪正要往外走,却听子清道:“不用查了……”她脸上一片死灰:“殿下,药是奴婢下在茶水里的。求您赐奴婢一死!”

  李欣微微按了胸口,寒心草找到之前,她都会有性命之危,不能动怒。她想到此处,眼神却是一黯,语带讥讽的问道:“华锦熹那厮许了你多大的好处,才让你敢背叛本宫为他卖命?本宫又是哪里待你亏待了,教你下这般死手?嗯?”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子清不清楚李欣是否真的知道,她只是一个劲的求着李欣赐她一死,其他一概不说。

  “子清,你母亲在外面过的好像并不开心啊?”李欣冷笑着:“虽然母妃宽厚,看她年纪大,你又是本宫身边的大丫鬟,一个慈悲心肠便将她放了出去。但是本宫怎么听说她其实并不想离开王府呢,昨天晚上还求着林伯让她重回慧真院伺候母妃呢。”

  子清终于抬起头,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们把我母亲怎么了?”

  “扶风,掌嘴!”李欣淡淡吩咐道:“一个贱丫头!也胆敢在本宫面前称我?”

  扶风便一手抓着她,一手毫不留情地抽了她几个耳光。

  很快,子清娟秀的脸庞便肿了起来。她连连叫着错了,哭的眼泪鼻涕一大片。

  “行了扶风,再打你的手都给弄脏了。”李欣厌恶的说道:“子清!别以为本宫年幼就好欺负!你可否问过华锦熹为什么恨本宫入骨?”她双眼微微泛红,将那段足以毁掉她声誉又被清王压下的事情口齿清晰的道了出来:“那是因为本宫将他那十岁的独子亲手杀了,用的正是你身边那些碎瓷,一片片割下去,割的他血肉横飞,一张猪头脸烂得都能看到骨头了,连他那亲身母亲看了都疯掉要自尽!你想不想试一试啊?”

  她宽袍大袖,衣料鲜艳,讲着这段往事时脸上全然没有害怕和恶心,而是双眼迷茫,神色一片迷醉。周伯颜看着就不对劲,心中暗暗叫了一声不好,便见到李欣双眼慢慢变红,已经起身往子清身边走了过去。一双细白小手自那袖中伸出,目标却是那丫鬟的脖子。

  “咚”!“哗啦!”

  李欣被一阵大响惊醒回神,收住自己已伸到半空的双手,抬头一看。原来是周伯颜将身边的小桌整个掀翻了,桌子碰到旁边一个矮几,将上面放置的花瓶也一起带落碎在地上。

  周伯颜见李欣直直看了过来,立刻委屈的解释道:“没看到还有个花瓶……”

  李欣站在原地闭了闭眼,确定此刻神志又清醒了,便挥手对周伯颜道:“你给本宫出去守门,让子岚进来。”

  “好吧。”周伯颜还想等李欣审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