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毒(1/2)

加入书签

  李欣觉得非常疲累,叫了一个二等的丫鬟名唤子云的,给她拿了条薄的水纹羔皮毛毯搭在腹部,倚靠着软绵绵的绣金穗大靠枕,眼睛一眯,居然就睡过去了。

  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门口说话的声音,她突感心悸,一惊之下,便醒了过来。

  出了薄薄一身的汗。

  “是子玉吗?”李欣问道:“进来吧。”

  推门而入的却是子岚。

  “殿下,您醒了?”子岚笑着回道:“子玉姐姐在外头跟子琪研究花样子呢。要不要奴婢去请一下?”

  李欣刚醒时还有些迷糊,此刻却已经清醒了过来。她讶异的问道:“不是让你与子珍下午都休息半日吗?”

  子岚道:“奴婢又不是子清,她还有个老母亲需要照顾,奴婢却是个光秃秃的棍子,半点枝桠都没的。殿下叫奴婢休息,奴婢可觉得无聊死了。这不,晚膳时间到了,奴婢便瞅着给您来摆膳呀!”

  李欣笑:“本宫真是睡糊涂了,居然这么快就到晚膳的时辰。”她掀了毯子,要往地上走,突然眼前一黑,双腿一软,竟然一头栽在了地上!

  “殿下!”子岚大吃一惊,一边将地上的人扶起来,一边大叫:“快来人!”

  子玉子琪正在抱厦里,闻言飞奔而至,推了门便见到李欣躺在榻上,白皙的额头上一块青紫。

  “这是怎么了?”她们两个异口同声的问道。

  子岚已是泪流满面,自己扇着嘴巴骂道:“都怪奴婢不好,见殿下要起身,也不去搀扶一下!奴婢真是该死!”

  “别扇了。”李欣道:“不是你的问题……”她用力地按着自己的胸口,“本宫……是中毒了。”

  前世,阿娘虽然在她五岁时失踪,但却给她留了一笔巨额的财富。除了那些稀世珍宝,最珍贵的便是一批绝品毒药的方子。

  断头台上吃的冰穴胭脂便是其中一种。

  然而,三个丫鬟显然被吓呆了。子琪结结巴巴地说道:“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对您下毒……”

  子玉担心的问:“殿下您现在哪里不舒服?奴婢去找林伯,给您请大夫来……”

  而子岚已经准备往外走了。

  “回来!”李欣道:“别惊动旁人……这毒,还没到发的时候。”她指着屋子里熏得香炉道:“把那个弄出去……还有,炭火也给灭了……”

  李欣一边看着她们在收拾,一边又吩咐道:“今日的事……不能外传……听到没有?”

  三个丫鬟哪有不答应的份。

  “便是子珍、子清都不能相告。”她咬牙切齿地说道:“既然有人想要本宫的命,不揪出来又怎能安心?这毒药越是温暖,发作的时间越快。你们把门窗全部打开……唔……”

  正说着,她便觉心口似乎被人刺了一剑似地,疼得快要死去。

  “殿下!您怎么了?”子岚忙过来想要扶住李欣,怎奈对方以手按胸,身子弓起来像只虾似的跪在榻上,白皙到近乎透明的皮肤下面青筋凸起,看起来甚是吓人。

  “去……去找林伯……让他……嗯……带……”李欣头上密密渗出汗珠,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宛如被人捏在手上,每跳一次就像被捏碎一次。

  疼痛伴随心跳,叫她话都说不出来了:“带……周伯颜……”

  “知道知道!殿下是说让林伯去找周伯颜过来是吗?”子岚上午跟李欣去过伯乐馆,自然想起这个周伯颜正是知遇阁里买下的奴才。“奴婢马上就去!”

  子岚急冲冲地跑了出去,院子里的二等丫鬟没有吩咐不敢进到正房里头,见状十分讶异。

  但是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从甬道一路狂奔往外院走去。

  内室里,李欣却已再无力气说一个字。若是可以,她恨不能剖开胸膛,将那一颗心扯出来扔的远远地!

  锥心之痛!锥心之痛!下这毒的人就是要自己应誓!华锦熹!一定是你!华锦熹!若是不将你千刀万剐,你教本宫如何泄这心头之恨!不,千刀万剐不够,本宫要将那些毒药一样一样的用在你身上,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啊……”李欣将头埋在毛毯里,闷闷哼了一声。

  两个丫鬟看着李欣疼痛的样子,急得不行。一个垂着眼泪,一个想上前又不知从何下手。听到李欣闷闷呻吟,就又要上前帮忙,却不料李欣一个抬头,一张脸扭曲狰狞,一双眼红得吓人!

  “殿下……您……”子玉吓得话也说不出来了。

  “出……去……”李欣奋力吐出两个字,用最后的理智命令道:“把门……锁起来。”她大口喘着气:“快……走……”见她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