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八章劫(1/2)

加入书签

  “殿下,周将军带着尔朱氏也顺利到了姜桐城外了。”周伯颜连忙跟李欣汇报宫外的最新动态:“不过因为下雨,进攻外城大概还要些时间。”

  李欣不在府内,委托他接收一切消息。而周世源的军队蚂蚁搬家似的一点点潜伏进姜桐周边,他却是早就知道的。那两艘大船没装多少武器,送完李欣之后就转道去运周世源的兵了。

  可笑朱瀚廷那时却一直忙着算计李欣的炸药,哪里还有时间去想周世源怎么伏在边境一动不动。

  “就算不下雨,他也不会立刻攻打姜桐的。”李欣淡淡回道:“如果里应外合之下周将军还不能给本宫一个完整的姜桐,他就该回去跟父皇自请辞官了。”

  潘井年这段时间四处给她活动,昨天晚上皇宫大火一起,原本那些摇摆不定的人哪里还会犹豫,只怕周世源的军队还没走到姜桐城下,四面城门就早早为他打开了。

  姜桐没了这皇宫就算了,要是外围百姓的生计也给她弄断了,不说民心不齐,光是收复后的贴补就是一大笔开支。

  安溪城打下来时破烂不堪,李欣不想再让姜桐重蹈安溪的覆辙。

  否则尔朱氏又能趁机把持新卫的税收。

  李欣的原则一直很坚定,尔朱氏称王,不仅不给兵权,便是封地内的税收也要由天舟把控。

  这也是张靖嘉多次跟自己强调的。

  “先生也一直没有消息传回府内吗?”李欣突然抬头问周伯颜。

  虽然知道张靖嘉一有消息应该第一时间跟自己联系的,但是不可避免的她还是会为对方想理由。比如通讯器丢了或者坏了,又比如他不方便什么的。

  周伯颜微微一愣,随后就有些不知所措。

  “先生没有派人回来通知我们,我们派出去的人也没找到他们。”见李欣微微失望,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对方,只是道:“您知道的,西山很大,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也很正常。”

  说实话,周伯颜也认为在这么重要的时刻先生居然不在。也只有一种解释可以说的通:那便是先生那里出事了。

  就依照他平日里的观察,先生对公主殿下紧张的很。若是可以回来早就回来了,哪里会一直拖着。

  李欣的希望慢慢落下,却没有执着的继续深想。她望着外面绵绵的细雨,听着厅内木头被烧的噼啪作响的声音,一遍遍在心里回想当初张靖嘉对自己的承诺和保证。

  “嗯,他没走。”李欣莫名其妙的说道:“我知道他还在的。”

  众人面面相觑。

  李欣也不管他们神色有异。回神之后便又道:“想必你们来之前这一路上也看到了,新卫的皇宫已经被我们毁的差不多了。唯一还保留完整的便是陈事阁那一片。若是还有别的地方没来得及烧起来,那也只能说这雨下的太及时,给朱瀚廷解了围。”

  周伯颜想了想。“嗯”了一声说道:“好像是的。”

  陈宣和站在艾寥寥身边,也接口说道:“刚才只顾着找你们。也没来的及看。只是大概印象也差不多,那些大殿有的倒了一半,有的全都没了影……哎,原本好好的一座皇宫,就这么化为了焦土。”

  所过之处,无不是断壁残垣。焦黑一片。想想之前巍峨的皇宫,只过了这么一夜就完全变了一个样,陈宣和不由就觉得世事难料。

  李欣轻笑:“表哥这是觉得可惜吗?”

  她知道陈宣和的个性,所以这话并不是质问,反而取笑的语气多了些。

  可是另一个女人却敏感的回了头:“你这么菩萨心肠,今天还跟过来干嘛?!”

  见艾寥寥恶狠狠瞪过来的目光,陈宣和心里一急,慌忙摆手道:“哪里哪里,只是觉得死了那么多人……终究有些不忍罢了。”

  他委屈的喊道:“人心都是肉长的。我感慨一下都不行吗……”

  全队的人都在看他们两个的笑话。

  陈宣和话音一落,艾寥寥脸色更黑。低声斥道:“那些人全是我杀的。你若觉得我冷血,就往旁边死开一点!别贴我这么近,哼!”

  陈宣和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是战争……”李欣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劝他们了。

  陈宣和是对的,他们的确殃及了很多无辜。

  可艾寥寥也没错,她是在复仇,她是在执行计划,她是战争的另一方。

  无论这皇宫里的人多么无辜,作为她这对立的一方来说,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们死了,只是她技术好没有失手罢了。假若她行动迟缓又受了伤,即使碰到个最没战斗力的宫女,也会毫不犹豫将她砸晕了拖出去的。

  李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