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章入室(1/2)

加入书签

  陈事阁内,朱瀚廷刚刚坐定,就看见金甲士提了颤微微不停哆嗦的洛丞相跟着走了进来。

  他们膀大腰圆,而洛丞相却比一般人要瘦很多,被金甲士左右叉着,感觉就像是轻飘飘架了个衣服架子似的。

  “把他给朕扔过来!”没有了李欣那群人看着,朱瀚廷便没了顾忌,恶狠狠的骂道:“吃里扒外的东西!”

  金甲士们听了也不管手里拎着的是一个五十几岁的老头了,往前走了几步便将那洛丞相往地上重重一摔,然后也不管地上人的死活,后退了几步就站到了门口。

  洛丞相听到自己下意识往前撑在地上的双手“嘎嘣”一声,然后一股剧烈的疼痛便由右手手腕处直接传来。

  “哎呀!”他位高权重,整日的养尊处优,何曾受过这般对待。顿时便轻声哼叫起来:“皇上……老臣的手断了……手断了啊……”

  朱瀚廷看着对方的右手果然软绵绵垂了下来,心中一片舒爽,嘲讽着说道:“洛相这是在上演苦肉计呢?还是说要壮士断腕放弃南蛮的公主了?其实你不用对自己这么残忍的。只要你现在告诉朕,那南蛮的公主找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并且能保证以后再不跟对方联系,朕绝不会追究你这次的过错。”

  当然,除了这次,你以前做过什么不干净的事情,只要被我查出一丝半点儿,我就诛了你满门!

  洛相何尝不知道朱瀚廷的性子,他这会儿笑眯眯跟你说没事我不介意。可是等你真的天真的上了当以为他信任你器重你时,他却在利用完你之后一脚把你踹进深渊。

  因此别说他没有跟李欣接触过不能招认出什么来,就算是真的有,他也要一口咬定说没有。

  “皇上,老臣真的是冤枉的啊。”年过半百的洛丞相涕泪横流,坚决的否认道:“老臣在新卫都待了快大半辈子了,马上都要六十岁的人了,跟那新卫的公主串通能有什么好处?”

  平日你自诩为明君。怎么现在却这么愚蠢!

  洛丞相在心中暗暗咒骂对方。他的手腕实在太痛了,痛的他这么大年纪了都有些撑不住大哭了一顿。低头再细细一看,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他的手腕居然肿起馒头那么大一个包,皮肤都扯得有些透明了……

  “朕如何知道你们暗地里有没有达成什么协议?”朱瀚廷将信将疑的望着洛丞相:“那你就给朕解释解释那南蛮的公主为什么愿意拿炸药的秘方换你这么一个庸才!还有,满殿大臣那么多人站着,她为什么就单单挑中了一个你?”

  你说你要是个英俊的少年郎。他朱瀚廷倒是还可以接受对方是看中了你的皮相。可偏偏你就是个糟老头,若不是双方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协议,又如何能解释的出她那番举动?

  洛丞相苦笑一声,他左手小心托着下垂的右手手腕。双腿微微曲跪在大地色地毯之上。

  他应该庆幸朱瀚廷还有些理智没有直接将他拉到刑罚司吗?!

  “皇上……”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想说自己也不知道李欣是发了什么疯。但是显然这么说是不会得到朱瀚廷的谅解的。

  脑子一转,洛丞相将快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转而用猜测的语气询问朱瀚廷:“皇上难道一点不怀疑那南蛮公主这一出使得就是条离间计吗?”

  “离间计?”朱瀚廷深深看了对方一眼,似笑非笑的问道:“离间谁?离间你跟我?”

  他一点也不信。离间自己跟洛丞相能给李欣带去什么样的好处?顶多是他不信任这个丞相将这个位置重新换个人罢了。

  可是她要因此而付出的代价却是炸药的秘方——除非对方是白痴,完全不知道新卫得了这炸药的秘方后有什么后果!

  见朱瀚廷脸上那种全然不信的神情,洛丞相也没有非常沮丧。他了解朱瀚廷。也大概猜出了他的意思。

  他便又道:“皇上,也许那南蛮公主一开始就算定了您不敢也不会用老臣去换那炸药方子……”

  他不敢么?

  朱瀚廷猛然睁大了双眼,谁说他不敢的!

  他只是觉得轻易答应了对方很掉面子罢了。

  “皇上可以不相信老臣的话。”洛丞相见到朱瀚廷脸色慢慢有了变化,心里微微一松又继续说道:“但是皇上不妨顺着这个假设继续想一下。南蛮公主为什么要提出这个条件?又为什么答应给炸药方子时那么爽快?依照这南蛮公主前几次的表现,她可不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

  朱瀚廷不自觉就顺着洛丞相的话细细琢磨起来。对啊,李欣为什么会答应的那么爽快?一张方子换一个人,听起来那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自己还不是相信了?!

  洛丞相却依然自顾自说着:“至于为什么满殿朝臣她谁也不选,偏偏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