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五章祭品(1/2)

加入书签

  中秋就要到了。

  这也意味着李欣他们的计划快要收尾了。

  周世源他们也应该布置好了吧?李欣暗暗想着:新卫到底不是什么拥有美好回忆的地方。尤其近到佳节,这里她不想多待,只想着将朱瀚廷给弄死后快些回天舟。

  她心中恨意依旧浓烈,但是那些对父母的思念之情也更加稠和,让她都有些摇摆起留在这里过节的决心了。

  尤其是临到过节前的一晚,外面的月亮已经圆的不像话。李欣既想念曾经的周王,又放不下现在身处襄平的父母。

  “殿下……”周伯颜来了一趟,跪在地上对李欣道:“朱时文大概不行了。我想拿他的人头去祭我姑姑还有全族一百多条枉死的冤魂!”

  日夜对其折磨也不能给他们兄弟二人带来一丝的快感。周仲林今日甚至发狂了差点要杀人。

  站在李欣身边的子珍被他的话给吓着了。她没想过周伯颜这么一个清秀儒雅的君子竟然会做出用人头去祭祀的举动。

  那得多血腥恐怖啊!

  李欣却毫不意外,她很理解周家兄弟那种恨不得生啖仇人血肉的心情,所以欣然同意:“这人原本就是你们抓的,而在外面那畜生也被旁人认为就是个死人了。所以不管你们如何处置,只要弄得干净些,本宫便绝无异议。”

  周伯颜预料了李欣不会拒绝,磕了个头转身便走了。

  李欣瞧着对方走了出去,这才转身准备去内室叫张靖嘉起来。子珍得了自己姐姐的提醒,没到这个时候都不会贴身跟随。

  “节点找到了?”

  李欣进到内室,张靖嘉早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跟手下人通讯。

  她离得远没听见对方说什么,只觉得一片滋啦滋啦的声音。离得近了,才听张靖嘉愉悦的笑了下,然后说道:“好,我知道了。明天一早我就去西山查看。”

  李欣顿住了脚步:明天是中秋。是他们约定了要一起进宫的日子。

  张靖嘉收声后看到是她,便高兴的跟他分享自己的情绪:“欣……他们终于找到节点的位置了……嗯?你怎么不高兴……”

  他见到李欣脸色明显不对,掀了身上的薄被子下床就朝着她走去:“你不高兴吗?我找到你母亲当年离开的地方了。”

  他身上只穿了单薄的白色中衣,头发散在脑后,俊俏的脸上神色迷惑,幽深的双眸像天空中无限延伸的宇宙——永远都寻不到底。

  李欣见对方一步步向着自己走过来,勉强的笑了一下。然后道:“没有不高兴。”

  她低头:“我只是在想明天新卫皇宫的宴会怎么办?”

  张靖嘉听了哈哈一笑,走到她面前长臂一勾,寻了她的唇就香了一口,然后两人贴着鼻尖亲密的说道:“自然是我跟你一起去。不然我干嘛跟他们说明天一早就去西山会面啊?还不是为了能下午早些回来陪着你去皇宫?那朱瀚廷阴险又狡诈。我可不放心你一个人去……”

  他看清了她心里的担忧,信誓旦旦的说道:“你放心。我跟你已经订了婚,你就是我的妻子了。我怎么可能跟你阿娘一样离开你呢?”

  他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将他绑在自己身边。

  李欣“哦”了一声:“那你一定要早些回来。”

  张靖嘉大声说了声是,然后便执着与寻找她的红唇索吻不断。

  李欣被逗得咯咯轻笑,室内一片温情脉脉。

  第二日一早,李欣刚醒来就听子玉跟她说张靖嘉走了。

  没有上一次那般不安。李欣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晓了,然后便起床梳洗打扮——她希望张靖嘉回来时。看到的会是最美的自己。

  “先生,就在这里。”西山深谷广袤的森林里,一个穿着迥异与外世服装的“野人”递给了面前人一张纸:“我们先是用井字格一个点一个点的敲着,然后根据振动频率把地底下的情况全摸出来了。”

  面前那人就是张靖嘉。他接过图纸细细看了许久,然后朝着其中感兴趣的某些点走了过去。

  这片山谷的构造很特殊,张靖嘉身后跟着一队队穿的破破烂烂跟青山绿树浑然一体的“野人”。而他自己却是一袭锦缎华袍罩在身上,像个从天而降的仙人一般沿着山谷中的小溪走走停停。

  “怪不得。”他喃喃自语:“原来我到达这里的时候,她恰巧趁势离开……”

  八月十五,这片天体之上圆月引动大气潮汐。天地间一切引力相互间发生微妙变化。这处山谷所出的地方如此巧妙,李世慧在此地究竟守了多长时间才等到他们的飞船冲击整个气层。然后趁圆月之势引动的最大的气潮而离去的?

  她到底是用了什么东西离开的?飞艇?单人机甲还是最原始的航天飞行器?

  又或者她跟某些星系的文明一样,灵魂已经剥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