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除族(1/2)

加入书签

  张老爷子怒目望着二儿媳。如果这是真的,他真怕自己会忍不住当场就打杀了这个蠢货。这个儿媳妇除了家资丰富,别的一概拿不出手,果然商贾之家无好女!想到这,他严厉的望着二房唯一的嫡子喝道:“东霖!你说的可是实话!”

  张东霖抖得如筛糠一般,但是依然点了点头。

  这时候,张林氏忽的大哭起来:“各位长老,我们家东霖是个好孩子。他今天一定是被吓着了,才会如此说。但俗话说无风不起浪,苍蝇不盯无缝的蛋,龚氏若真的清清白白,又怎么会传出那些话来!”她转而又望向自家弟弟:“关旭,是你亲口对姐姐说的!是那龚氏勾引你的!只怕那时让东霖听到了,小孩子家不懂这些,这才传了出去。”

  林关旭见亲姐姐将所有责任都推给了自己,虽然气的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也不管龚氏是蛋他是苍蝇的胡话,只能硬着头皮认道:“不管外甥有没有传那些话,龚氏确是一直与我私通……这孩子是不是张家的种……还真难说。”

  张老爷子见林家领了责任,顿时松了好大一口气。他使了个眼色给那几个坐在下面看戏看得津津有味的长老们。

  对方立马心领神会。其中一人起身道:“既然这……咳……奸夫都已经承认了。这事实也算是明了了……”

  “长老们何必如此心急。”张靖嘉依然是一副客气有礼的模样,定定坐在椅子上一手抱着士琳,一手帮小姑娘拢了拢衣服,“捉贼捉赃,拿奸成双。先不说我那嫂子是否清白,单论靖嘉的长兄当日从府上受罚回家,已是奄奄一息之人。府上要收**中公产,何时不行,非得当即就要核对?”他侃侃而谈,完全不似在讲他长兄惨死的经过,倒像是跟人授课一般:“就算府上规矩大,这收族产也该是大夫人派人去,可据靖嘉所知,当日进了兄长家中的却是我们的二夫人。”

  林氏听到此处已是肱骨瑟瑟。她连忙辩解道:“是老爷让我去的!”

  张秋然目光不虞地射向了自己的弟弟张秋善。

  张秋善有些怵这位大哥,见他目光阴冷,顿时跪在地上磕头不止:“父亲!我是请示了您老人家的啊!是您说大嫂不在,让我们帮衬些的……”

  这事涉及私吞族产,一个处理不好可能惹来全族人的不满。老爷子也不记得当时的情形了,但是自己的儿子还是要保的,闻言便向长老们解释道:“的确是我让老二家的去帮忙的。”

  张靖嘉闻言也不恼怒,只是又道:“既是老爷子的命令,靖嘉也无话可说。不怕各位笑话,我和兄长二人在南城安家,还真没带上族里公中的财产。那些东西全锁在西市永巷的老宅里。如今兄长的家业,要么是靖嘉嫂子的陪嫁,要么就是兄长与靖嘉分家后自行创建。累及二婶白跑一趟,真是可惜。”

  他似笑非笑的讲着叫人浮想联翩的话语,叫林氏恨极却又无可奈何:“再说长兄原本就不在乎那点族产,靖嘉的嫂子都准备带着二婶去城西收产了。孰料身边的这位族弟却突然来了一句‘我认得你!你就是和舅舅在一起的漂亮嫂嫂!’。”

  张靖嘉一边说一边和煦的问着张东霖:“这位族弟,你真的认识我的那位嫂嫂么?”

  张东霖呆呆看着他,泪水禁不住流了下来。他摇着头大声道:“不认得不认得!是母亲教东霖那样说的!”

  林氏的脸又是一白。

  张靖嘉抚了抚额头,似乎有些不舒服。他缓了缓,睁开眼却是带了些凌厉的风采:“我的好二婶!就算你现在不承认教唆幼子撒谎污蔑旁人,可是你当着我那重伤的兄长的面厉言士远不是张家子孙,害我嫂嫂自杀明志,兄长气绝身亡!如此这般行径,又和你亲手杀了他们有什么差别!”

  “关我什么事!”林氏崩溃了,如同愤怒的狮子一般红着眼睛炸了毛,不管不顾地怒吼道:“就她那副浪荡样儿!若没有勾人家汉子又何必心虚……”

  “你胡说你胡说!”一旁沉默的士远突然冲上去拍打林氏:“是你杀了我父母!是你杀了我父母……”他小小的手掌拍在林氏身上不管不顾,哭的撕心裂肺:“你还我父母……你这个坏人……”

  林氏正要将身上的孩子甩到一边,却被起身的张靖嘉先行一步抱开。

  林氏的母亲林老夫人却又冲上前去,继续拍打着自己的女儿:“我苦命的女儿啊!你不过是说了句实话……为什么老天爷连实话也不让人说……”她拍着拍着又起身打起自己儿子:“都是你这个不成器的!也不看什么货色就往床上拉!你害苦了你姐姐啊……我的儿啊……”

  张家人都被这个老婆子的干嚎声烦的头疼,尤其是刚刚喝了不少酒的张秋然。既然不干张家的事,都是林家惹出来的,是不是可以让他先回去啊……他还等着两个新赏的美人伺候呢……

  “老夫人还是安静片刻罢。”张靖嘉道:“待我问完您儿子,说不定会让您老开怀一次。”

  林老夫人果然立马停了下来,迷惑不解的看着张靖嘉走到林关旭面前,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问道:“关旭兄,你道是我那嫂嫂与你通奸,张士远不是张家子孙。你有何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