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九章 就计(1/2)

加入书签

  陈宣和趴在摔落的椅子旁边,半张脸贴着地,半张脸朝着安少莲走过来的方向。

  安少莲想起刚才对方辱骂自己的那些语句,便十分想上前在陈宣和那白腻的脸上踹上一脚。

  然而顾忌着陈兰在场,他到底还是忍住了出脚的欲望,慢悠悠的将倒下的椅子扶好,然后又费力的将陈宣和拖到了椅子上。

  “他就这么睡着怎么办?”安少莲轻轻捏了捏陈宣和的脸颊,触手的滑腻质感竟毫不狲色与陈兰:“咱们总不能一直在这边等着。”

  “给他灌点水吧。”陈兰淡淡说道:“不然就等着他睡醒。”

  她没想过陈宣和酒量这么浅,才几杯黄汤下肚,便晕晕乎乎的不知道东西南北了。倘若对方是那种酒品很差的,说不定还能趁他醉了多多盘问几句;可陈宣和酒品这么好,不声不响倒头就睡,这让陈兰不由怀疑起是不是那药粉起了作用。

  可梁天说的很确定:七日断魂散是不会这么快发作的。安少莲那厮哄骗她就是普通的痒痒药,不给解药就只是身上起一些红疹子有点痒罢了,绝不会威胁性命安全。

  可是他哪知道自己一转身就被梁天给卖了。七日断魂散,顾名思义,七日之后便魂飞魄散,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陈兰这次什么也没做,只装作不知道。但是心里却有了报复的快感:陈宣和啊陈宣和,但凡你之前对我受难的时候伸过一次手,今日都不会落到这般下场!

  安少莲听了陈兰的话后便回身取桌上的茶壶,然后在杯盏里倒了一盏茶。

  试了试,是凉的。

  “是给他喂进去还是扑到他脸上?”他问陈兰。

  依照他的真实想法,自然是扑到陈宣和脸上为妙。但是陈兰看起来对陈宣和还有兄妹之情,自己这么做恐有不妥。

  没想到陈兰竟说随便他。

  他听了就有些窃喜。转身就要将手里的茶水往陈宣和头上浇。

  陈宣和却没等他有所动作便睁了眼。他盯着对方手里的杯盏,冷冷问道:“你要做什么?”

  这就是从小跟自己一起长大的亲妹妹。他想起那个在葡萄架下的慵懒女子,心里涌起的不再是空虚的失落跟愤懑。

  她说的对,陈兰早就变了,只是自己一直不愿意相信罢了。就因为不相信,所以他总要对方救赎,却从未报答过对方。

  陈兰看到陈宣和一脸的戒备,便对安少莲娇声道:“世子爷,哥哥不习惯你离他那么近呢……”

  她转头浅笑,却再不似刚才那般无害:“哥哥。你醒啦?”

  陈宣和只看了她一下就错开了目光。

  “你是不是给我下了毒?”他盯着闪闪融化的冰块直言问道。

  陈兰脸上的笑容凝固在了嘴角,然后不慌不忙的说道:“只要哥哥告知兰儿那炸药的方子,兰儿就将解药给你。”

  算是承认了。

  安少莲坐到陈兰身边。他不知道陈宣和是怎么发现自己中了毒的。如果不是他亲眼看着对方将拿杯加了药的酒水喝了下去,他都要怀疑他的计划提前漏了馅。

  陈宣和嗤笑一声:“陈兰,你以为我是谁?炸药的方子就连皇上及周将军都不知道,我一个籍籍无名之辈,难道还能打听出这么惊天动地的秘密?”

  他自嘲:“你是在太看得起我了!”

  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陈宣和心中有了数。便不再急着离开此地。事实上,当陈兰跟自己摊牌的那一瞬间,他心里就掉了一个大包袱。

  那绝不是什么好东西,那是累赘。

  他对自己说道,就当是挖掉身上的一块腐肉罢了。

  “哥哥将李欣当成亲妹妹一样疼,怎么李欣对哥哥就这么吝啬呢?”陈兰讽刺的看着对方:“真是太不公平了……哥哥对兰儿再不好。兰儿都没有埋怨过哥哥呢!”

  安少莲便在旁边附和:“那怎么能一样呢。你跟陈公子都姓陈,是一家人。那位却姓李,恐怕在心里还觉得你们攀不上她呢!”

  陈兰轻笑:“可有些人就是上赶着要凑上去给人打脸啊。”

  陈宣和在一旁听他们狼狈为奸。一唱一和,心里却出奇的平静下来。他有意要知晓对方幕后的那位是不是朱瀚廷,便开口直勾勾盯着陈兰问道:“那姓朱的又是给了你什么样的酬劳,让你不惜对我下毒也要为他卖命?”

  陈兰微微清醒,是呢。她给这新卫的皇帝卖命,可除了一个贵妾的名分。她什么也没得到。

  而那个贵妾的名分,她只要有肚子里的那块肉,便是什么都不做也能得到。

  想到这里,她幽怨的目光便落在了安少莲身上。

  安少莲原本想看着这兄妹二人斗法的,却不料被陈宣和轻轻一句就破解了。

  他怕陈兰不配合,便慌忙安抚对方道:“皇上承诺我,只要拿到炸药的消息,他就替我们处置了洛清城。然后封你为世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