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五章 鬼胎(1/2)

加入书签

  郑国公出宫的时候整个人的神情也不比洛丞相好去多少。他脑子里翻来覆去全是朱瀚廷刚才的细致“叮嘱”。

  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自己今日坦白出陈兰的事情到底是好还是坏了。

  出了宫门,便见到自家的马车孤零零一辆剩在那里。赶车的车夫及自己的贴身管家连忙迎上来问东问西。

  郑国公只是嗯嗯嗯应着,却是半句都没听进去。

  一路晃晃悠悠浮浮沉沉的回了家。

  他当先去了安少莲的院子,见到陈兰不在,反倒有个姿色颇为艳丽的丫鬟伺候在安少莲的病榻前。

  “你是哪个院子的丫头?”郑国公进了自家府院,便是个颇为严厉的家主了。他瞧这丫鬟眼生的很,心里便有些不悦,语气也很不善:“兰姑娘呢?”

  那丫鬟也没怎么慌张,先是规规矩矩给郑国公行了一礼,然后才柔声回道:“回国公爷的话,奴婢是世子夫人院子里的。新婚三日,夫人一直不能近前伺候世子爷。她心中忧虑,便派了奴婢前来伺候。”

  她对背对着自己的安少莲看了一眼,然后又道:“至于陈兰小姐,夫人觉得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老是待在世子爷的屋里头实在不像话,便差人将她好生劝了回去……”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郑国公重重哼了一声,怒斥道:“你这奴婢好大的胆子!”他想起皇上的态度,鼻子里便喷出一声嗤笑:“世子夫人?本国公还没喝过媳妇茶呢!又是哪里来的世子夫人!”

  那丫鬟脸色一白连忙跪下,流着眼泪说道:“都说郑国公府最重规矩,世子夫人虽然没来得及给国公敬茶,可她关心世子爷的心意是不会错的。再者,咱们夫人可是御赐的……”

  她也不敢说是郑国公老是避了洛清城故意不全了那些礼节,只是说来不及……

  “滚出去!”郑国公不耐烦听她说话。他现在最讨厌别人提那御赐两个字。

  这代表了朱瀚廷的强权不容反抗,郑国公心里一片烦躁,就差上去踹上一脚了。

  那丫鬟也不敢太过放肆,洛清城交代她来试探一下府里众人的态度。现在任务基本完成,她也算功成身退了。

  “是。”她诚惶诚恐的行礼,然后便装作害怕不已的样子迅速退了下去。

  郑国公见状又挥退了值守的丫鬟和小厮,吩咐安少莲的贴身侍卫在外面守着,然后便心情复杂的走到安少莲的床边,坐在那里哀声叹气。

  安少莲便睁了眼回头,双眼有些发热。哽咽的喊了一声“父亲”。

  他在郑国公进来时就醒了,因为搞不清楚自己父亲对陈兰的态度,便装作没醒一直侧耳倾听。

  而郑国公想到自己汲汲营营了一辈子。到老了却连个继承家业的后辈都没有,顿时就觉得凄凉起来。

  “少莲,为父刚刚从宫里出来。”他艰难的开口说道:“原本皇上还要怀疑你与那洛清城合谋算计他,为父没办法,为了打消皇上的猜忌之心。就将陈兰的事情说了出去……”

  他仔细打量着儿子脸上的神情,见对方并没有发怒的迹象,这才微微松了口气,然后又道:“皇上知道后十分高兴。他暗地里吩咐咱们叫那陈兰去接近她的堂兄,想办法打听出炸药的事情……为父知道这事很为难,但是不这么做。以皇上的性子……”

  他这算是从一个火坑跳入另一个火坑吧?今天在大殿上见识了那南蛮公主的嚣张跋扈,他心里就不愿与之为敌。可是不这样做,朱瀚廷又不会放过郑国公府。

  安少莲却出人意料的平静:“父亲。这事原本就与儿子想的差不离。陈兰虽是儿子的心中所爱,但是比起郑国公府的将来根本不值一提。她若不提那堂兄的事情,儿子都不想将她接进府的。如今咱们给了她贵妾的身份,她自然也要付出点什么来回报咱们。”

  他知道这事若要做起来必是万分危险,但是陈兰的安危跟郑国公府的安危比起来。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原本他去陈家家庙救她出来就打着利用对方的心思,如今虽然对她动了情。但是涉及家族利益时,这点情分还是太过单薄了。

  “那为父就放心了。”郑国公原就怕为了个女人让儿子与自己离心,现在听到对方的想法顿时就把心里的那点担心抛到了九霄云外:“那你行事注意些,尽量不要留下痕迹。如果这事不成,之后也能妥善处理。”

  事情顺利的话就算了,倘若事情不顺利,被那南蛮公主抓到了把柄,也能把事情都推到这个陈兰身上。

  郑国公淡淡说道:“左右就是个妾罢了。而且还是个天舟女人。”

  安少莲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两人这边商量着怎么利用陈兰,却不知陈兰也正在监视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