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章 报应(1/2)

加入书签

  洛清城心里一阵失落绝望……

  她的儿子死了之后,师景便极少踏足她的房间,所以她后半生的指望便全落在了师文婷身上。

  虽然看不起崔文槿那小贱人,但是不可否认,她也希望师文婷跟对方一样能将她这个母亲时刻放在心上,即便死了也不能放下。

  可是师文婷刚才的话叫她十分失望。

  若真的是顾忌师府的名声,师文婷就应该坚定的要自己去死。

  可师文婷她不是。

  看到自己还有被利用的价值,师文婷便犹疑了。

  “好,那你便等着。等阿娘帮你在郑国公府坐稳了位置,”洛清城笑起来,神色却淡淡的有些违和:“……再去死。”

  都是女儿,都是师家的种,崔文槿可以为李世慧忍受残虐和暴力也要复仇,师文婷却不能原谅自己这被人陷害的失足!

  师文婷目光慌乱,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洛清城这般笑着她竟有些心虚。低头避开了对方的目光,她又暗暗恼怒起来:做错事的又不是她!她要心虚什么!

  “文婷,”洛清城没什么想说的了,她累极了:“阿娘走了。”

  师文婷嗯了一声,却没有起身送她。

  洛清城踏出师文婷的院子,心里一空,整个人都觉得茫然起来。她慢慢朝着自己的院子挪过去,将周围人打量的目光视若空气。

  她的院子其实不远,但是因为身子太虚,她竟然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到。

  一踏进正房,便看到了坐在上首的师景。对方还穿着宴席上的宝蓝色长衫,单手托着脑袋斜斜靠在了圈椅上。

  见到洛清城回来,师景双眼赤红的瞪着她,脸上的表情要多厌恶有多厌恶:“你还有脸回来?我还以为你去找个干净的池子投水了呢!”

  洛清城已经有了新丈夫。就不想在师景身上浪费精力。事实上,这几年她越来越不耐烦应付对方。此刻听到他的讽刺,她理都没理,脚步都不停一下便往偏房走去。

  她需要休息。

  “你聋了?!”师景见洛清城这副样子,顿时就火了。噌的一下从位子上站起来,冲到洛清城身边拦住她的路骂道:“洛清城,你若还有点脸面,就该想想怎么迅速了结了自己的性命!你只要活在这个世上,就是咱们师家的耻辱!”

  洛清城这才停住脚步,轻轻抬起头迎上了师景嫌恶的目光。毫不客气的反问道:“可是你师家的耻辱关我什么事?!师景,你若是个男人,就不该在这里冲我发火。有本事你去找皇上理论啊?!或者你去找那个南蛮公主算账,你要是敢,我洛清城就立马死在你面前!”

  见到对方不思悔改,比自己还要嚣张,师景心中的怒火几乎要喷出来。他一把将对方从丫鬟的身上摘下。拖着她虚弱的身子按到一边墙上,然后掐着她的脖子恨恨说道:“你这贱人!你不死是吧?那我亲自送了你去西天!”

  洛清城的丫鬟见状大叫起来,引来了洛清城的奶娘和陪房。

  这些人都是洛清城的心腹,见状自然冲上来帮忙拉开。

  “救命啊……”帮不上忙的就大叫:“二爷杀人啦……”

  混乱的局面迅速将住在二房旁边的师诚志给引了过来。

  “咳咳……”而这时洛清城已经被救了下来。她原本想着身上有圣旨,师家人不敢拿自己怎么样,但是她忘了师景现在就是个疯子。这人当年敢冲进皇宫救李世慧。如今抗旨杀了自己又有什么奇怪的。

  “二郎,你干什么!”师诚志上来就给师景甩了一巴掌,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不就是个残花败柳么。他们洛家还没嫌丢人,你急什么!”

  不管洛清城是否是自愿的,今日这事出了,她的名字就不可能再呆在师家的族谱上了。师诚志巴不得她被圣旨赐走呢,成了别人的妻子和媳妇。那今日的耻辱就不是他师家的了:“一会儿速速写了休书将她休了!”

  师诚志的话没给洛清城造成什么影响,她靠在自己奶娘的怀里。笑得十分肆意:“残花败柳又怎样?你们敢杀我吗?师景,我还真不怕你对我动手。”

  她身上还背着一个御赐的圣旨,若是此刻出事,皇上完全可以利用这个借口抄了整个师国公府。

  “杀了我,让整个师家的人陪葬。”她哈哈大笑:“想想就痛快!”

  还需要顾忌什么呢?!她的名声已经臭了不能再臭了,那些虚伪的端庄便没什么用了。既然在世人眼中她已不算是正经女子,她索性再不伪装,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你!”师诚志语塞,只能骂道:“果然最毒妇人心!”

  洛清城无所谓的撇撇嘴:“老头,休书你赶紧催着你儿子写,写好了就交给我的奶娘。”她打了个哈欠:“我累了,先去睡会儿,明天一早就走。”

  然后不屑的看了颓丧的师景一眼,头也不回就进了偏厢。

  师景被自己的父亲打了一掌后也没有回过神,只是蹲在地上一动不动。

  师诚志心疼,便拿拐杖在地上敲了又敲:“二郎啊,这女人名声不好,休了就休了。本来爹就愁着要怎么把她弄出去呢!想不到皇上这道圣旨一下就把问题都解决了。”

  他慢慢劝道:“如今把这祸害踢到郑国公府了,该头疼的是他们。我们师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