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张靖嘉(1/2)

加入书签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张秋然熏熏然下了轿子,就看到张府门口三三两两不时走过的人在那指指点点。

  他的脸一下子拉长下来。对着自己的随从道:“哪里来的宵小,知府门前也敢指点,给老爷我赶远点儿……”

  随从听了忙躬身答应。

  张夫人因为在王府受了美人的刺激,下了轿子也冷着一张脸。她见丈夫到了家门口还要耍威风,便也不管他,先行一步进了门。

  张秋然本觉得没面子,待要发火,却看到夫人后面还跟着的两个娇娇怯怯地美人。于是有些惧内的张大人憋住了一口气,跟在自己夫人的后头进去了。

  张府是张家老宅子,这么几代一直是嫡系居住,所以老祖宗栖身的祠堂一直没挪过地儿,安然不动地福佑了张家这几代近百年。

  张秋然是这一辈的嫡子,府里还有个老爷子,也是张家这一代的族长。张老爷子下面总共两个儿子,老子没死,儿子们也不敢分家。因而两家全都住在一块。

  张夫人沈氏上头没有婆婆,娘家争气,又是张府的当家主母,腰板子自然硬气。今天若不是清王给赐的美人而是张秋然自己领回来的,只怕这时候身边这两个清水出芙蓉的丫头就不是竖着站在这里了。此刻她一进门,身边的耳报神就自然而然的凑上来禀报详情:“夫人,您总算回来了!今天您和老爷刚一出门,那位就领着两孩子过来了。说是三少爷逼死了他嫂子,气死了他兄长……要族里给个说法……”

  “老太爷呢?”张夫人皱了眉头:“既然找的是三少爷,那二老爷跟二夫人哪去了?”

  张家嫡系目前就三个少爷,两个是老大家的,余下的一个就是这个被二房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头怕化了的独子三少爷----张东霖。

  那丫头见后面老爷也跟上来了,忙给行了个礼。

  张秋然慢腾腾地问:“这天寒地冻的,夫人怎么站在院子里说话。”

  张夫人闻言头也没抬,憋了一肚子的气终于可以撒了:“还不是你那个好弟弟惹的破事!我真是不晓得前世做了什么孽,修了来跟你做夫妻。上要伺候糊里糊涂的老的,下要拉扯只知道疼媳妇儿的小的。还有你这个一大把年纪,孙子都快要抱到手却整日里惦记狐媚子的老不老小不小的……”

  张秋然往日里听她在内室里头唠叨倒也习惯了,没成想夫人今日气大发了,居然在院子当中就数落起来。看到一院子的丫鬟奴才,还有那两个新领进来的“狐媚子”,张秋然觉得面子全丢没了。太过分了,他的忍耐也是有限的!遂大声喝道:“够了!你有完没完!别仗着平日里让着你,你就可以真的无法无天……”他看到妻子愈加愤怒的脸色,声音不自觉地也低了许多,但到底还是将心声说了出来:“得寸进尺的娘们……”

  可是他的夫人到底没给他机会将全部牢骚发完,暴怒道:“张秋然!你搞清楚是谁让着谁!越发出息了是吧……你等着!我这就收拾东西回平西侯府!”

  随手还瞪了碍眼的美人一记冷眼,甩袖而去。

  张秋然这才恢复了理智,他真是得意忘形了。正要上前劝慰一番,转念又收回了脚——现如今自己好歹也是个知府了,更是范诚悦跟前排的上号的人物。平西侯府?!哼,不过是名头上好听些,又没什么实权,怕他作甚!

  自己还没问问他家怎么教出这么个善妒的女儿呢!

  于是他瞥了一眼刚才正回话的丫鬟,问道:“刚才夫人问你什么呢?”

  那丫鬟正吓得缩着脖子,听到老爷问话,又仰起头说了一遍,最后又加了句:“老太爷被气着了。拿了名帖请几个族老来,要除了三少爷的名呢……”

  “什么?!除三少爷的名?”除的不应该是张靖嘉的名么。张秋然大为疑惑,忙问:“人都在哪儿呢?快带爷去瞧瞧!”

  那丫头回道在瑞松院。几人脚步匆匆便往正院里头赶。

  刚一进门,便见到正对着大门的主位上坐着自己白发苍苍的老父。两边侧坐排了十来张椅子。左边坐着五位族里的长老并神色焦灼的老二一家子。右边做的是老二家的娘家人。剩下的便是那个闻名不如见面的张靖嘉及他的一双侄儿侄女。

  张秋然仔细瞧了瞧那个张靖嘉,不得不感叹果然是个俊秀人物。

  老太爷一看见张秋然,便道:“回来啦?”又见他身后没有大媳妇,便问:“素琴人呢?”

  张秋然有些恼火地回道:“她不舒服,回房休息去了。”然后气呼呼地往左边一张空椅上坐下。身后的小厮见状,立马将准备好的解酒茶给敬了上来。

  张老爷子一看,便猜是两口子又闹起来了。但是老大家的也太没眼色了。两口子再大的矛盾不能等解决完家里的事情再说,除族这么大的事……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