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 挑拨(1/2)

加入书签

  李欣默默叹了口气,终于不想再制止远洋队的人帮着自己了。

  然而张靖嘉却突然开口说道:“伯颜,你带着大家把这位夫人的言行记录一下。”

  他在一旁默默观察着,目光闪闪越发坚定了今日要做的事情:“这位夫人的教养想必是很好的。画下来带回去让天舟的百姓看看新卫最有教养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远洋队的人原先可都是新卫的贵族,新君登基之前,老皇帝重文轻武,姜桐的上层人士鲜有不通笔墨诗画的。便是崔文槿不也是因为安少莲琴艺高超才看上对方的不是吗?因此这么一大群人,就算是不喜笔墨的艾寥寥都能画上两笔,更不用说诸如周伯颜周仲林这样的佼佼者。

  听到张靖嘉的吩咐,他们也不用跟主家借桌子笔墨,直接就等着身边的丫鬟小厮们将手上拿着的折叠的木桌给架在了大厅之中,然后便对着洛清城画起来。

  洛清城听不懂天舟话,师景却是能听得明白的。虽然张靖嘉说的十分客气,什么“这位夫人的教养很好带回去给天舟的百姓看看”……他是白痴吗?言语很恭敬,语气很鄙夷,要说这里面没有猫腻,他师景就把头割下来给对方当球踢!

  “清城你下去!”他不耐烦的低声吩咐道。

  洛清城正沉浸在把李欣说的无话可对的地步,哪里会如他意。

  何况师景的语气那么的令她讨厌!

  “夫君,这位公主还在呢。”她柔和的望着师景,眼中尽是仰慕和依赖:“清城还是等着殿下一起走吧。”

  师景本就对洛清城的眼神免疫,后来又看清了这个女人的真心,哪里还会为她所惑。见她不肯走,依然立在人群中间任由别人取材作画,不由大怒。当即就对洛清城骂道:“你耳朵聋了?!站在这里丢人现眼很开心吗?我让你下去就下去!”

  他很不耐烦,也不乐意在众人面前演戏,便直接道:“滚!”

  原本还觉得师景与洛清城必是一对浓情夫妻的人微微疑惑起来。

  师景这话对洛清城可一点都不尊重,当着这么多人,一点面子都不给对方留。

  李欣无声的笑起来:洛清城,你可算尝到被这个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厌弃是什么滋味了吧?这可比自己骂她一千句一万句还更要解气啊!

  洛清城也是咬了咬唇,虽然知道那些天舟人大概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叫师景生气了,可是他也不能把气撒在她身上啊!

  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这个混蛋!

  自己当年真是瞎了眼,竟然嫁了这么一个男人。他不体贴不温柔就算了,竟然还丢了大好的前途。不然凭着他之前立下的那些战功。为自己赚一个将军夫人的诰命总该有吧?!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跟着他什么都没得到。孩子没了,诰命没了。如今就连尊严也丢了个干干净净!

  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媳妇告退了!”洛清城微微红了眼圈,也不跟师景告别,直接给师诚志行了一礼便退下了。

  看到洛清城受了委屈,师诚志便忍不住把师景拉到一边低声骂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清城张罗了这么久本来就够累了,你居然还对她发火!你是不是被猪油懵了心啊……”

  “怎么这么多人!”

  师诚志还没数落完。便听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厅外响起。

  不是朱瀚廷又是谁!他居然亲自过来了!

  师诚志吓了一跳,丢下被训的满脸火的小儿子,立刻就转了身去迎接对方。

  果然,人群分开之后,一头汗的师文礼带着穿着常服的朱瀚廷走了进来。他抢在师诚志前面开口道:“祖父!晋王来来给您拜寿了!”

  他的声音又急又高,整个大厅都听见了。

  这些新卫人不管有没有认出对方的身份。此刻全都叩首拜见到:“晋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天舟这边有人是听不懂没有理会,听懂了的那部分人又都跟朱瀚廷有着深仇大恨——他们才不耐烦跟对方行礼呢。

  新卫朝臣都害怕天舟的炸药,不得不对李欣诚惶诚恐、礼遇有加。

  可他们都跟在李欣身边嚣张惯了。一个个便在新卫人跪下去的时候面无表情的立在厅内。

  朱瀚廷眼神微微冷了下去,片刻之后突然又哈哈大笑起来:“免礼免礼!今天是国公爷寿辰,咱们都是客人,就不要讲究这些虚礼了!”

  他往前走了几步,终于看清了坐在客位上的李欣的模样。不可避免的。他也被李欣上上之姿的容貌给惊讶了片刻,接着便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师诚志道:“这位小姐是?”

  李欣确实没认出他。但是却听到了张靖嘉的提示。她不禁冷笑,这朱瀚廷也太小看她了吧!居然当着她的面假借另一个人的身份接近自己。

  “本宫是天舟李欣。”她毫不掩饰的打量着对方,见他天庭饱满显然一副富贵相貌,但是那双眼睛狭长而阴鸷,鼻挺而唇薄,怎么看都不是个大方之人。

  老实说,对方这相貌也算得上是英俊了。再加上他身上独有的帝王威仪,站在众人当中立刻便有了鹤立鸡群之感,叫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