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 圈套(1/2)

加入书签

  师文婷是临时起意要去娘家的。

  她心里赌气,觉得安少莲临走时那一通承诺全是骗人的。所以她只派了个丫鬟回郑国公府打了声招呼,然后便一路乘车去了师国公府。

  师家这个国公比郑国公家那种加了国号的爵位低了一等。师家对太祖皇上有从龙之功,但是门庭不显,因此太祖只给师家封了忠勇国公的美号。外面的人觉得忠勇国公读的别扭,因此便直接称师国公。

  师国公府的面积不小,人口却凋零的很。师国公长寿,子嗣不丰。如今就只有大儿子师禹和小儿子师景两子,且大儿子与小儿子相差了近二十岁。

  师禹已经五十多了,他是嫡长子,自然就承了国公府世子爷的封号。他是武将,虽然在战场上比不上弟弟师景勇猛,但是难得的是他十分谨慎踏实,因此这次与天舟作战,朱瀚廷便封了他为镇南大将军。

  算是将之前师景丢了的兵权从新又拾到了手上。

  但是师禹都五十几了,本身又有世子的封号,若不是弟弟师景不中用,连累师府在姜桐的地位日渐下降,他又何必主动请缨、征战沙场。

  师景是国公爷的老来子,是继室所生。年轻时风流倜傥又年少有为,征服了一大堆少女的芳心。然而他这辈子吃亏就吃在女人身上。

  当初他为了娶李世慧跟父母闹得很僵,后来为了将李世慧从宫里接出来又放弃了兵权。最后,为了跟她见面,竟然连官职和自己唯一的儿子的命都搭进去了……

  更别提那李世慧的孽种针对师家的诸多报复了。

  “哎,二太太命苦啊。”所有人提到师景时就是叹一声,然后便感叹他的妻子洛清城苦命:“二太太长得好看心肠又好,当年她不计较名分嫁给了咱们二爷。没想到却是掉进了狼窝,被那南蛮子给害的差点连命都丢到!”

  师文婷从花厅穿过,听到奴才们的窃窃议论声后只是冷笑一声,丝毫不放在心上。母亲手段好,全府上下提起她时无不交口称赞。这么几年下来,父亲身边的人再无人会为李世慧打抱不平,也再没一个人可以跟他共享回忆了。

  “文婷!”洛清城听闻女儿突然回来,又惊又喜:“你怎么今天回来了?”

  师文婷见到洛清城后,满腹委屈总算有了爆发的地方。她也顾不得有人会看见,走在路上就呜呜哭了起来:“阿娘!女儿好苦啊!”

  洛清城吓了一跳。将师文婷抱在怀里抚了抚后背,然后便拉着她的手往屋里走。

  她想要问问女儿的奶娘许嬷嬷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回头一看,许嬷嬷一只胳膊晃悠悠挂在身上。表情痛苦而狰狞,不由惊怒:“嬷嬷这是怎么了?!”

  师文婷这才想起许嬷嬷被人折断的胳膊,擦了擦泪对洛清城道:“阿娘,快让人请个大夫来吧。嬷嬷她被人打断了膀子……”

  被人打了?!

  “那你有没有事?”洛清城第一个担心的就是女儿有没有受伤。

  师文婷摇了摇头:“女儿没事,只有许嬷嬷受了伤。”

  洛清城表情一沉。却没有立刻询问原因。她看了看左右,然后低声吩咐道:“陈嬷嬷,你拿着我的牌子出去请个大夫来。雪儿,你扶着许嬷嬷去偏厢等着。”

  两人都应了。

  许嬷嬷都快撑不住了,此时一听自然千恩万谢的走了下去。

  洛清城这才将师文婷拉进屋子,然后挥退了左右丫鬟。轻声问道:“怎么回事?少莲不是去了天舟吗?你又跟谁闹矛盾了?你这性子我说了多少次了,你就不能改一改吗?!”

  师文婷的样子看起来很文静,但是洛清城这个做娘的却知道。女儿那是表面上看起来柔弱,内里的性子却泼的很。她倒不骑马不拉弓,但是今天跟她吵明天跟你斗,没一天安生的。

  女儿给养成这个性子,她这个当娘的便怀疑是受了许嬷嬷的影响。但是她又不敢将许嬷嬷撤掉。在女儿出嫁前,有个崔文槿威胁着。许嬷嬷放在女儿身边才能保证她不受欺负。出嫁后,女儿又去了别人家,那就更让洛清城不放心了。

  “阿娘!不是我的错!”师文婷听洛清城那语气好像又是自己挑起的事端似的,她顿时就委屈的直掉眼泪:“你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就骂我。我惹谁了真是的!早上高高兴兴出门为祖父选寿礼,谁知道会碰上一个贱女人啊!”

  洛清城就只剩师文婷这一个女儿,到底舍不得让她掉眼泪,便给自己的心腹梁嬷嬷使了个眼色。

  梁嬷嬷见了忙拿着帕子给师文婷擦眼泪,一边擦一边柔声劝道:“小姐,您这就错怪太太了。她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