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二章 拜帖(1/2)

加入书签

  “哼,本宫正愁要找什么借口去砸了他们师家的门庭呢。”李欣将那大红的拜帖往地上一扔,恨不能再在上面跺上几脚:“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把机会给本宫送上门了!”

  李欣睡了一觉起来后就收到了国公府送过来的拜帖。她原本就有些起床气,此刻看到那拜贴上大红的颜色便越发觉得刺眼,在加上昨天因为日记的事情跟张靖嘉闹了一点点别扭,此刻这心情别提有多恶劣了。

  子岚几个都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谁也不愿意在这档口上去招惹李欣。

  所以见到张靖嘉从外面走进来时,大家俱是眼睛一亮,暗暗松了口气,然后脆生生齐声问候道:“先生金安!”

  总算有人来哄公主了。

  李欣转了头去看他,脸上却扯不出笑容。

  张靖嘉则一路挂着笑缓缓朝着她走来,弯腰从地上捡起那张拜帖,看了一会儿才道:“八月初四?十天后啊……”

  他将帖子递给子珍吩咐道:“好生替你们公主收着。这可是敲门砖,没有这个进不了门的。”

  子珍抿嘴笑了下接下了。

  李欣却接口说道:“怕什么!大不了放一堆炸药炸垮他们家大门!”

  要说她最想对谁家用炸药,第一个是新卫的皇宫,第二个便是师家那大院子!

  师府从上到下,每一间屋子,每一颗花木,她都无比膈应,恨不能立刻就去摧毁!

  这是从幼年就形成的条件反射,哪怕她已经重生在了另一副躯壳里,也不能减消她对这两个地方一丝一毫的厌恶。

  张靖嘉走到她身边坐下,拿着她喝过的杯子抿了一口茶水在嘴里品了品慢慢咽下,淡淡说道:“一下子将他们炸死。你心里能舒服?难道你不想让对方日日夜夜恨生生不了、恨死死不成?”

  李欣微微惊讶了一下:“你赞成我用那些折磨他们的毒药了?”

  张靖嘉点了点头。

  李欣更惊:“为什么?”

  张靖嘉是个非常宽和的人,如果不是那人实在可恨,他通常不赞成李欣用那种残忍的手段去折磨别人。

  他不喜欢直接面对鲜血。他的方式是借力打力,或者直接对上公堂。

  报复的最高境界不是你灭了对方,而是你有能力灭了对方时,你却选择了宽容。在得知她得了那病之后,他便更加宽和,经常对她念叨这句话。

  他不希望李欣因为仇恨伤到自己。

  “因为看了光华公主的日记。”张靖嘉坦白道:“这世界上除了律法和道德需要我们去遵守,还有一样东西叫公平。她,从未得到过这样东西。”

  他深深的望了李欣一眼。脸上现出以前从未出现过的怜悯:“这样东西,有时候需要用鲜血去换取。”

  “她,吃了很多苦对吗?”李欣一点都不在乎张靖嘉那同情的目光:“你全看完了是吗?”

  张靖嘉嗯了一声。将心里的那些躁动平息后,他才接着说道:“我不知道她过得苦不苦,因为她不怎么记录那些不开心的事。除非是特别重要的事情,但往往也是一笔带过。”

  比如她被人害死的孩子,对方的日记上只有一句话:宝宝。安息。

  但是恰恰就是在那么多欢快的字眼衬托下,那些时不时就冒出来的寒意凛人的不多的句子反而更叫人看得心惊胆战。

  通过她的日记,张靖嘉的眼前渐渐明晰的现出一个坚强而开朗的女子。李欣的很多方面都与她相似,但李欣没有她那么的宽容。

  可是宽容有什么用呢?最后她的结局是带着一身的伤痛离开了这个世界。不仅如此,她走后,她唯一的骨肉还要遭受那样灭绝人性的折磨!

  如果残忍才是这个社会得到公平的方式。那么他妥协了。

  若是李欣能通过对敌人血肉上的折磨换取内心的平静,他不仅不会反对,还会帮着她将那刀子和皮鞭准备好。就算她会因此成魔。他也不怕。

  “其实你说的对。”李欣见张靖嘉赞同自己原来的那些主意,嘴角终于勾了起来。她心情愉悦,但是话语里有了另外的意思:“仅仅是在肉体上折磨对方是最下乘的报复方法。他们不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吗?过几天我就亲自上门,他们有多相爱!”

  从相亲相爱变成相爱相杀,李欣想应该不难吧。

  张靖嘉点了点头:“我跟你一起去。”

  他停了下。又道:“想来那朱瀚廷也着急的很。我们这行踪刚刚透露出去,他那边就迅速找上门来了。”

  师家的拜帖送的这么及时。自然是朱瀚廷的授意。

  李欣听到朱瀚廷的名字,阳光明媚的脸上立刻又刷了一层寒雾:“我不会放过他的。等我先收拾了师家,再去跟他算账。”

  “我们现在还无需有什么大的动作。”张靖嘉说道:“对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