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 回忆(1/2)

加入书签

  程果在李欣等人面前完整演绎了从神仙到普通老头再到神经病的完美过度。

  他的情绪变得太过迅速,叫人猝不及防又疑惑万分。

  “怡红馆的规矩是不仅要病人提供丹药的方子,就连这方子的出处也要追究出来?”李欣冷冷盯着对方说道:“若我执意不说,你是不是就不给解药了?”

  张靖嘉却敏锐的从程果身上感受到了激动欣喜而又警惕的情绪。他觉得有些奇怪,便试探着问道:“莫非老神医刚才并没有看出她身上中的毒就是锦口绣心?”

  不知道中的什么毒就敢给李欣配置解药?可若是他知道李欣中的是锦口绣心,那为什么一开始不惊讶,现在却表现出这么震惊。

  程果对小青示意了一下,对方便立刻离开原地走到了他身后。仿佛面对着入室抢劫的罪犯,这一老一少脸上都露出了万分戒备的模样。

  “她中了锦口绣心并不奇怪。这药当年做的就多,流露在外还没用完也很正常。”程果对张靖嘉回道:“但是知道这方子的人却少之又少。说明白点,知晓这方子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他们全是我程果认识的!可是你,怎么会有这方子的?!”

  他说完便死盯着李欣,仿佛对方不说出来他就要跟对方拼命一般。

  所有的侍卫跟丫鬟都站到了李欣身边,也摆出一副要跟对方拼命的架势。

  整个大厅之中的气氛顷刻间就紧张起来。李欣却仿佛没感受到这剑拔弩张的关系一样,往前走了几步,然后一字一句的问道:“你认识阿……光华公主?”

  要让她直呼李世慧的名字她是做不到的。

  程果鹤发童颜,整个脸上红润而丰满,全然不似他这个年纪的老人那般有着枯瘦苍老的容颜。此刻,这张与他年纪不符的脸上现出狂喜的神色,激动的问道:“你……你认识我们庄主?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庄主?”李欣讶异的问道:“她是海澜山庄的庄主?”

  这真是太出乎人的意料了。她前世在新卫生活了十五年。海澜山庄的大名她知道,但是要说这山庄跟阿娘有什么关系她死也不会相信。

  在卢嬷嬷给她构造的印象里,她的阿娘一向是温柔善良、柔弱无依的形象。而她五岁之前的记忆只有几个画面,有阿娘陪着她放风筝玩耍的记忆,还有她阿娘在周王府的大院子里治脸的记忆。

  所以她也一度怀疑自己就是周王的亲生女儿。不然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为什么自己会记得他和阿娘在一起的画面。

  可是随着她越来越大,随着她的调查越来越深入,这种侮辱阿娘和父王的传言越来越经不起推敲。直到后来偶然救下洛清霏身边的丫鬟后,一切阴谋才浮上水面。

  阿娘一直是清白的。

  她崔文槿该死的真是师景的女儿!

  但是那么多的调查没有任何一项显示阿娘跟海澜山庄有关系。难道是有人特意抹去了这一切?还是阿娘隐藏的太深,谁都没有发现?

  “你有多长时间没有见过你们庄主了?”李欣微微颤抖的声音出卖了她极力保持住的镇定脸庞:“我手里的方子的确是一个女子所赠……你若是能告知我关于你们庄主的一切。我便也将她的事情说给你听。”

  程果太激动了。庄主一走就是十几年,音信全无。她当年身中奇毒,大部人都猜测她已不在人世。只有戴副庄主依旧坚定的为庄主守着位置。

  没想到她真的还活着!

  看了看厅里的众人。程果郑重的对李欣道:“你先叫他们都出去替我们守着院子。”

  李欣自然同意,挥手对塔苏尔几人道:“塔苏尔和方城,你们两个带着侍卫们都出去守着,务必要保证四周都无人探听。子岚子琪你们守在门口,有事情我会叫你们。”

  众人齐声应下。

  整个厅堂里面便只剩下了李欣和张靖嘉、程果还有小青。

  四人围着一张桌子坐下。程果微微喝了点水润湿了一下嘴唇,然后便缓缓说道:“海澜山庄建了这么多年,只为一个庄主保留过位置。这人便是第二十二代庄主,天舟远嫁而来的和亲公主李世慧。”

  提到李世慧,程果的眼中现出激动的神彩:“她第一次进入山庄时只是巧合。那时候她还只是太后身边的一个小小的陪同,因为救人。误入了我们布置在山谷入口处的迷阵。但是令人惊讶的是,她只花了半个时辰就走进了山庄,半点事都没有。然后她又通过了布置在山庄门口的守门人的考验。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竟然直接进了我们第二十一代庄主戴庄主的宅院。”

  “她见到戴庄主的第一句话就是请他救外面一个受伤的小子。”程果抚摸着白花花的胡须,仿佛是夸耀自己的闺女一般不吝赞美道:“她在庄里照顾那小子呆了一个多月。她既聪明又勇敢,既美丽又善良,不止所有庄内的人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