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章 药方(1/2)

加入书签

  白胡子老神医作画的时间不长,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他就丢了画转头问那女童道:“他们拿了什么好东西来?”

  他说的是天舟官话,这让众人都觉的十分亲切。

  但是当着病人的面就问这敲门砖的价值,难免会叫人觉得对方太过重利。

  神医淡泊名利的仙家光环一下子就暗淡下来。

  原本还觉得神医飘渺的不可接近的众人,此刻心里都有些复杂。

  但那女童却规规矩矩的回道:“是一块极品红玉。”她说着眼光便落到了李欣身上,轻声道:“就是这位小姐压裙摆的那块火凤凰。”

  听说是玉石,老神医的态度就有些冷淡起来。转过身,眼睛盯在李欣裙摆上的玉佩上看了半晌后他才点了点头,对李欣说道:“先把玉佩给小青再说。”

  然后便是一副你先交东西我再给你治病的模样。如此这般小气的做法叫旁人看了不知是笑还是气。

  李欣却没有犹豫,左右不过损失一块玉佩,没什么好不舍的。这种东西在新卫稀罕的紧,在她玉昌却并不算最珍贵的。

  要不然她也不会拿来压裙摆了。

  她也没让子琪子岚上前,自己就利索的将玉佩解了下来,然后轻轻放在小青身边的桌子上。

  小青的眼睛自那块玉佩一落到桌上时便再移不开,小心取了玉配之后便坐到一边自己把玩起来。白胡子老头见了也不说什么,只是丢下一句:“跟老夫进来!”

  然后他便背着手独自往旁边的厢房走去。

  李欣犹豫了一下就带着一大堆丫鬟跟侍卫跟了上去。

  “我这里庙小,容不下你们这么多大神!”白胡子老神医见了就差跳脚指着李欣的鼻子斥责了:“看病最忌讳吵闹,你要么别找老夫看,要么就让他们都出去!”

  李欣微微恼怒,但是又不得不妥协。往后看了看,见到方城几个也是一副就要发作的模样。她心里才平衡了一点。

  这不是什么老神医,这就是个令人讨厌的臭老头!

  “你们就在外面守着吧!”她淡淡说道。然后便和张靖嘉一道进了内室。

  老头瞧见了跟进来的张靖嘉也没说什么,只是往桌子后面一坐,对李欣道:“过来让老夫给你把个脉看看。”

  李欣乖乖的走过去坐在桌子旁边,微微撩起衣袖,将右手手腕搁在枕袋上,给老头切脉。

  张靖嘉一动不动的在旁边看着。

  “你中毒了。”老头收手后说道:“把那只手也给老夫把一把。”

  李欣不由好笑,你徒弟都不用切脉就知道我中毒了。你把了这么久才看出来。

  但是她也知晓医家诊病最是谨慎,倘若这老头看了一眼就给自己开药,那她才要担心呢。

  对他不满纯粹是因为对方那令人讨厌的态度。

  换了个方向。李欣背着那老头坐着,又将左手递了过去。

  少顷,那老头道:“好了。你再坐过来给我说说。你是不是一年多之前就知道自己中了毒,还服过很多解毒的草药?”

  李欣觉得对方果然是有两把刷子,点了点头便认真回道:“不错。”

  老头子的脸上却没什么得意的神情,反而十分疑惑:“你这病不该进展的这么慢。除了用草药,你是不是还练了什么武功?”

  李欣心里越发觉得对方不简单。但是练武功什么的她还真没有。她知道病人不能对医者撒谎影响对方对自己病情的判断。所以她便道:“武功倒没有练,只是每天都会习一遍养心经法罢了。”

  老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结束了他望闻问切的过程,便开诚布公的说道:“你这病能治。”

  不等李欣露出兴奋的神情,他又道:“但是治的时间比较长。大约要十年才能慢慢拔干净埋在你身子里的毒。在这十年的时间里,你还不能因为情绪激动而发病。否则哪一次过不去。这病也就白治了。”

  十年吗?

  李欣有点怔住。

  这时间听起来好像很长。她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就发病了不止十次。虽然每一次都能从鬼门关里走出来,但是不代表以后的每一次她也能这么幸运。

  “她这毒是不是往外拔的越多,发病的次数就越少?”张靖嘉问道。

  “这是自然。”老头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你们还要不要治?”

  “治!”

  李欣和张靖嘉异口同声的说道。

  治了还有希望能好起来,不治就只能等死啊。

  “那你们还有什么东西能交换的?”老头往身后的椅背上一靠,老神在在的望着李欣和张靖嘉道:“老夫不是外面那个贪玩的丫头,在她那里玉石有用。但在老夫这里只收丹药方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