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闺探(1/2)

加入书签

  张靖嘉这次脱力的厉害,昏睡的时间也长。

  他好久没这么累过了。

  因为频繁的大流量的给李欣疏理情绪,他的精神力越来越枯竭。

  每日补充进来的那么少,但是消耗的却越来越多。最要命的是,李欣发病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你醒了?怎么不肯睁眼?”

  他听到李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便弯起嘴角睁了眼。

  “你怎么知道我醒了?”他的声音有些暗哑,带着刚刚苏醒的迷蒙。

  李欣正坐在床边,手指划过他的脸颊,笑吟吟说道:“你的眼珠不停的转啊转的,不就是醒来了?”

  她的指尖慢慢沿着张靖嘉脸部的线条描摹,轻轻的像是一支笔在纸上做着画。

  张靖嘉觉得有些痒,便捉住她的手腕,对她笑道:“你不知道人在做梦的时候眼珠是会不断转动的么?”

  李欣不同往日那般挣扎着要将手抽回来。她今日格外温柔,任凭他紧握住自己的手腕却乖乖不动。听到张靖嘉的话,她露出了不信的神情:“你刚才是在做梦?那你梦到什么了?”

  张靖嘉一醒过来就看到她,哪里还记得睡着时候的梦。但是见李欣今日这般好说话,他胆子便又大起来。

  “梦到你嫁给我了。”他一边调笑一边盯着李欣的眼睛看着,见对方只是红了脸,便又继续道:“梦到了咱们的洞房花烛夜。”

  李欣终于忍不住,抽了手再不准他说:“还以为你虚弱的不行了,可现在看来你精神的很。”

  还有精神来调戏她,好像也没自己想象的那般严重。

  张靖嘉因着她的抽手而脸色一跨,整个人都显得无精打采起来。他的脸色依旧苍白,不似平日里莹莹如玉泛着脂玉一般的光彩。唇色淡淡的。浅浅的,好似天边的暮色,带着垂垂消散的危险。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自然就有精神了。”他越发虚弱的说道。

  李欣看了心中便是一痛,有些自责,便主动去握住他的手轻声道:“再有下次,你不要再救我了。若是你因救我而出事,我又有何面目苟活于世?”

  张靖嘉满足的握住她柔软的手掌,脸上露出迷幻的得逞笑容:“我愿意,你管不着。”

  李欣原本都要落下泪来。却在听到这句话后生生被气乐了。

  “谁要管你!”她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自作多情。”

  张靖嘉仰望着对方如玉的容颜,想着她体内埋着的隐形炸弹。忧色便微微浮上心头。紧紧拽着李欣的手,他低声问:“欣,你有没有跟你父皇说咱们去新卫治病的事情?如今这个时机最好不过了。”

  李欣点了点头回道:“昨日我一醒过来就跟父皇提了。”

  “那他答应了吗?”张靖嘉追问道:“有没有提什么条件?”

  “嗯。”李欣感受着对方宽大的手掌心里传来的热度,觉得整个心都是暖的:“没提什么条件,只说要我们治好病就立刻回来。”

  回来嫁女儿。李欣想到李涵槿当时说的话,便又脸红起来。

  张靖嘉总算放下心来,躺在床上的身体越发的舒展和放松:“那就好了。船厂的远航舰船早就造好下水了。原本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如今连东风也刮起来了,咱们就可以迅速准备行程了。”

  李欣今日觉得张靖嘉说话的声音格外动听。她刚醒来,听说张靖嘉为了救她而昏厥过去时。心都要跳出来了。

  张靖嘉曾经警告过她,修炼的精神力万不可过度使用,倘若透支过多昏厥过去。十中有九一睡不醒。

  她自然不知道这是张靖嘉为了防止她滥用精神力而故意夸大了说的。却不料因为这番话而享受了李欣一个上午的温柔对待,叫他若是知晓了原因,以后只怕更加热衷于这种骗术。

  “你现在可以起身吗?”李欣问道:“母后的意思是让你养好了病再回公主府。但我觉得这边不方便,便说咱们用了午膳后就回府。”

  最明显的便是张靖嘉的三个星队不能随意出入皇宫。还有年后就被接过来的张士琳张士元,倘若张靖嘉真的有事了。她不能不顾及这两个小家伙的情绪。

  张靖嘉懒懒的坐了起来,抓着李欣的手却没有放开:“我只是力竭。哪里需要养病。吃过就走吧。”

  李欣赞同。

  两人在凤藻宫用完了午膳,然后便默契的提出了告辞。

  陈文慧知晓他们自有主张,也没有阻拦。只是又赏了一大堆的药材珍玩随着他们一道跟去了公主府。

  虽然昨日的生辰宴是在宫中举办的,但是公主府内也好生装扮了一把。李欣下了马车时,看到满院子的花木时眼前便是一亮,心情也无端好了许多。

  张靖嘉也跟着她下了车,守在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