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和亲(1/2)

加入书签

  那闲汉吓得当场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求饶:“好汉饶命啊好汉饶命!”

  整个茶馆都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抬了头看向门口被削的只剩下半截的布帘子,实在搞不懂那人怎么那么快蹿进来的。

  “塔苏尔,退下!”那少女便是李欣,她淡淡说道:“不是让你在外面候着的吗?”

  塔苏尔紧紧抿着唇,他近来的话越来越少,沉默到可怕。

  周仲林也趁机跟了进来,他不太高兴,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调戏良家妇女的恶霸,却还没等人开口,塔苏尔就将这恶霸给吓得怂了。

  “就是,公主让你在外面等着,你却抗旨不遵!”

  他可无聊死了,远洋队所有人都去了新卫,包括那个要死要活的陈宣和。

  只留下了他。

  因为李欣的病情不稳,他必须留下来配合张靖嘉制药。年初的时候,李欣带着一行人去了玉昌帮忙重建桑家,他也跟了去。

  但是没有伙伴们的玉昌一点都不吸引人。

  “公主……”据说是见惯了大场面的说书先生的扇子吧一声掉到了地上,张口瞪大了眼睛望着门口那些人。

  而那要上千搭讪的闲汉则“噗通”一声便晕了过去。

  醒过神来的乡野平民们纷纷跪到地上参见公主殿下。

  李欣原本还算平和的心情顿时就愤怒了。她想如那些平常百姓一样在市井茶馆听听书也不行吗!

  她盯着周仲林的眼睛慢慢便有了血色,愤愤站起身从他身边走过,低声斥道:“本宫也没同意你进来!你没长耳朵吗?!”

  然后便甩袖离去。

  张靖嘉微微叹了口气,起身追着李欣走了出去。

  周仲林生气的踢了躺在地上的闲汉一脚,恶狠狠骂道:“扫兴!都怪你,害爷又被公主骂!”

  李欣大步走到门外,朝着不远处大道上停着的几辆灰扑扑毫不起眼的马车走去。只是还没等她上车。便被身后的张靖嘉一把拉住手腕,微微担忧的说道:“欣……你又动怒了……”

  李欣不晓得张靖嘉哪里来的怪异癖好,自从跟她坦白了心意之后,便喜欢只叫她一个字。

  她微微按住心中怒火,转过头,脸上是无可奈何的悲凉:“你知道的……我控制不住。”

  范荣华死后,她的病不知为何竟然发作的越发频繁。

  “因为新卫征战吧。”张靖嘉对她说道:“你太急躁了。周世源已经夺回了失去的土地,新卫那位不是没脑子的蠢货。他能以庶子之身登上皇位,岂会是冲动之人?这场战争,就快结束了……”

  范荣华那事只是诱因之一。新卫那位新上任的皇帝才是最刺激她的存在。

  对方太知进退,形势一对其不利,那人便立刻就要收手。

  因此她也越发易怒。

  李欣被他说中心思却半分恼怒也没有。只是对他道:“咱们上了马车再说吧。”

  两人早已在宫中那三位主子面前坦白了心意,如今便是同进同出,也无人胆敢闲言半句。

  张靖嘉微微点头,将李欣扶上马车后,对车夫吩咐了一句回公主府后。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

  原本在里面布置收拾的子玉便红着脸退了出去,走去后面的马车跟子珍一起作伴去了。

  “我好想跟着远洋队去新卫!”李欣见到张靖嘉进来,立刻对他道:“我想亲自带兵攻进新卫皇宫,将那朱瀚廷从龙椅上拉下来!我想把将军府那两个贱人拉出来千刀万剐!我想……我想杀人!”

  李欣微微抖着身子说着,心里那份怒涨的火苗一格一格往上升:“可是他为什么不打了?!为什么要求和?!混蛋!”

  张靖嘉既不去安慰也不打断她,只是让她发泄一般的叫嚣着心中的欲望。然后将她颤抖的身子裹在自己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头顶,蛊惑的声音像飘渺的仙乐一般蹿进她的耳中:“那就去吧。我会帮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在旁边帮着你……”

  他紧紧的拥抱让李欣觉得自己像一只孤单的小舟停泊到了安全的海港,满满的安全感将她心中的不安和狂躁渐渐抚平。

  “张靖嘉……”李欣放纵地将脸埋在他的胸口,热热的泪水将对方的青衫外袍弄湿了一大片:“你喜欢我什么?我哪里配的上你?”

  她是一个孤魂野鬼,前世是那样肮脏的死去,若真有灵魂。那她的灵魂也是不纯洁的。她脾气比前世更差,稍不顺心就要发怒。她什么都做不好。既不能成为一个贤妻,也不会拥有长寿。

  张靖嘉闻言轻声笑了一下,手指摩挲着她的秀发,感受着她湿热的呼吸喷在胸口,只觉得心头一片滚烫。他忍不住低了头去吻她那乌压压的秀发,温柔的声音从喉咙里吐出来带着叫人沉溺的不可自拔:

  “你哪里配不上我?你漂亮、年轻,你聪明、坚韧,你哭起来叫我痛惜,笑起来叫我欢喜。在我眼中,这世上任何一人都敌不上你。为了找到你,我都孤单了好几辈子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