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范荣华(1/2)

加入书签

  李怀瑾一听,气的立马坐直身体训斥女儿:“欣儿,张家与梁王里通外合、狼狈为奸,才置我清王府于绝境!张家女儿,本王未曾休弃已是憋屈至极!如今,你竟要本王去巴结张家不曾?”

  李欣半点都不生气,反而笑眯眯地听李怀瑾说完才接过话:“父王别急。欣儿知道你深恨张家,但是父王……”她脸上笑意隐去,认真地说道,“张侧妃逃回张家,当晚便死了。”

  李怀瑾一惊,问道:“你怎么知道?”

  “父王,你看看这个丫头?有没有印象?”李欣回头,示意子玉上前,“抬头,给父王看看。”

  子玉只觉得自己是那被剥了皮的鸡蛋,光溜溜无所遁形。但是主子的话,不得不听。于是她微微红了脸,大了胆子抬起头正视清王。

  李怀瑾仔细看了看,又想到女儿说的话,便问道:“你是侧妃身边的丫头?”

  子玉点头应是,然后连忙把头垂了下去。清王爷在她眼里是比公主还要高上的存在。她没有勇气长久地与他对视。

  “行了,你先出去吧。”李欣看到子玉被吓成了鹌鹑,有些失望她的表现。不过又想,她不过是个奴婢,又自觉身体不洁,害怕也是人之常情,“给本宫守住房门。”

  子玉大松了一口气,退到了正堂门口。

  而暖隔里,在子玉离开后,李欣便将张家所做之事源源本本地全部吐露,无一丝隐瞒。

  也亏得子玉已经出去,否则听到王爷知晓她已被破身,恐怕当场就要以死谢罪。

  李怀瑾对一个丫头自然毫不在意,他愤怒地是张家。听完李欣的叙述,只觉得满身热血直冲头面,气的发抖:“好个毒辣地张叔辅!自己的亲孙女都毫不怜惜,怎配为长辈!”

  张侧妃闺名静蓉,为人天真骄纵。她比陈文慧晚了半年进王府,虽不得李怀瑾宠爱,却也是上了皇家玉蝶的有名份的侧室。张家此举,无异于挑衅他作为丈夫作为王爷的尊严。

  李欣连忙劝道:“父王息怒。张家敢如此做,就是料定了梁王称霸,父王定是无路可退。却没想到,时来运转,父王还有翻盘的一天。现在他们还指不定怎么后悔呢!”

  李怀瑾却叹了一口气道:“欣儿,你还小,你不懂。父王如今连命都握在别人手里,何来翻盘的可能!张家不会在意的,如今他们更在意的是范诚悦。指不定又物色了哪一房的闺女,好送给范诚悦做妾。”

  “父王,菩萨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一直都是!”李欣道:“哪怕马上就要上断头台,欣儿都相信有机会翻盘。”

  “你现在越来越口无遮拦了!”李怀瑾又怒了:“什么断头台!就算父王死,都不会教你出事!你是本王的命根子,谁也不能碰!”

  李欣先是楞了一下,接着便如同打翻了蜜罐和醋缸,心里甜到发酸:“父王还说欣儿!你自己都乱说!”

  李怀瑾抬手摸了摸李欣的头顶,露出慈父的感叹:“再过几天,你就九岁了!是大姑娘啦!”他转头又看到钟全一脸感动的样子,觉得女儿确确实实懂事多了。不由语重心长的又想教训她几句:“父王看你行事磊落,没有平常女子的忸怩作态,心中甚是欣喜。但是欣儿,防人之心不可无,许多事情许多人都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就说这个丫鬟,你怎么都不避讳着点?还有你的表姐陈兰,你心里再不喜欢她,她也比你年长,你可不能肆意妄为……这样对你的名声不利啊!”

  李欣感动极了,低头擦了擦突然流出的眼泪,点头应是:“父王,欣儿心里都明白着呢。这个子玉,她妹妹在我手上,又是不洁之身,背叛我她才划不来。还有其他人,我也都有防着的。陈兰……表姐,她认定了陈家出事是清王府的错,再怎么讨好她也没用啊。倒不如让欣儿逞点口舌之利,心里也痛快!”

  李怀瑾都快被她说笑了,无奈地摇摇头又道:“你既然有自己的想法,父王就不说你了。张家,父王不会去,一个侧妃而已,还用不着父王出面。”他抬头吩咐钟全,“便让钟全去走一趟吧!”

  钟全应下。

  李欣却道:“父王,让欣儿一块去吧!”

  李怀瑾皱眉:“那怎么行!张家又不是陈家,你一个女孩子去做什么!”

  “父王就不想趁机掌控张家么?”李欣问道,“张家这事做得太绝,杀害皇室女眷是大罪!就算范诚悦心里清清楚楚,明面上他也要装不知道!”

  “欣儿!父王不想你去冒险!”李怀瑾态度坚决,“如今父王可就只剩下你这么一个女儿了!”

  李欣对清王这般反应十分失望。她想到那梁王能够兵不血刃拿下玉昌,大概跟这个父王不敢冒险的性格也有关?钟全去有什么用,张家肯定说张氏病死了,父王难道还能去开棺验尸不成?

  “没几天就过年了。父王答应你过年的时候出去玩好不好?”李怀瑾见女儿不高兴了,便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