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犒劳(1/2)

加入书签

  康平三年腊月二十一,李怀瑾继位为帝,康平帝李弘瑜禅位称太上皇。

  次年正月初一,李怀瑾在太和殿行授受大典,改名李涵槿,改元承平。诏书侍太上皇于太和殿,由孝贤太后授玺,三朝宰相齐裴海代太上皇训政。

  立清王妃陈氏为皇后。

  立嫡子李琰为太子。

  加封长女李欣为玉昌安溪长公主。

  另外又颁布了一大堆封赏及赦令。

  因为太上皇依旧安泰,新皇又刚登基,是以承平元年这个新年襄平的老百姓们都过得比较欢乐。

  尤其是长公主殿下在襄平西郊建了船厂造船,一下子招募了大批劳力。

  这些因为战争一下子没了生计的贫民原本是襄平府郡的巨大负担。

  被李欣这么一分流,襄平府尹的压力至少给卸了一半。

  “只一味的拿了钱去堵那亏空是不行的。以钱生钱才是上策。如果你还是觉得不妥,便将赔款的大部分拨入国库,剩下一小部分留着生财好了。”

  这是张靖嘉跟李欣说的原话。

  流疆一战,按理赔款全部由玉昌接收。如今玉昌是李欣的封地,那些银子便也名正言顺由李欣持有。

  李欣到底不敢叫李涵瑾为难,第二批赔款一到,便拨了大部分进国库,让天舟过了一个安生年。

  但是李涵瑾这个皇帝却没有安生多少。

  今日,范诚悦又进宫来闹了。

  他执掌御林军玉印,虽然不可调派全部兵力,但是却可以任免四品以下的军士。

  也就是说,带刀侍卫以下的人,他全部可以任免。

  于是,虽然有一个左统领祁逸林始终跟他唱着反调。但是不可否认范诚悦粗狂的人生中始终站着一个心思细腻的忠诚部下。

  那便是宋月亮。

  自从得了禁军玉印,宋月亮便开始用这个任免权一点一滴的往十万禁军队伍里慢慢渗透。听话的留下,不听话的用范系军团的士兵去换了。

  不到两个月,御林军上下将士便都妥协了。

  至少表面上是妥协了。

  再加上玉昌兵在李涵槿登基后便陆续撤退。

  襄平皇宫的安危便也慢慢移交到禁军手中了。

  这么一来,在皇帝登基后只被加封了一级的范诚悦便大大不满起来。

  “皇上,想当初微臣与皇上出生入死,皇上便是不感念微臣的忠心耿耿,也要为微臣那些死去的将士想一想。”范诚悦此刻站在养心殿的中央,目光炯炯的望着李涵槿道:“皇上对微臣的封赏其实就是对微臣忠心的否定,微臣以为此举足以叫天下忠义之士寒心!”

  李涵瑾愤怒交加。但是太后一直训导他要喜怒不形于色,他便极力忍耐着。只是阴森森问道:“范爱卿以为凭尔等功绩可以超越平南将军吗?平南将军尚未有任何封赏,若是朕今日加封与你。那又如何与平南将军交代?”

  范诚悦听了,越加不耐烦,他最讨厌别人拿周世源跟他比了!于是他道:“周将军为首阳王府世子,本就封无可封。”

  周世源凭什么啊!不就是投了个好胎,有个好爹么!他怎么比得过自己从一个小卒做起的实打实的军功!

  他觉得李涵槿这简直是在侮辱他。便越加倨傲的说道:“再者,周将军可是太上皇任命的,而微臣才是至始至终跟在皇上您身边的。微臣平日常听人道狡兔死走狗烹,皇上的意思难道是想鸟尽弓藏,卸磨杀驴?”

  范诚悦竟敢如此放肆,这让伺候在李涵槿身边的执笔太监秦公公大为愤怒。

  但是皇上不发话。他也不敢肆意呵斥。

  毕竟他才跟着李涵槿的,对这位新皇帝的脾气还没摸透。

  李涵槿放在桌子底下的左手狠狠握了一下,他真想叫人将这厮拖出去斩了。但是一想到太后的谆谆教导。他便平定了心绪之后对范诚悦道:“那范爱卿认为,朕应该给你个什么封赏才合适?”

  范诚悦被这么一问,倒有些犹疑起来。他当然想越显赫越好,越多越好。即便不赏功名,多赏点银子也行啊!这襄平的物价太贵了。他现在好歹也是个二品大员,出门在外也要讲点排场的。

  可是钱却总也不够用。

  可他也害怕太过分了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

  于是他想了想然后道:“微臣自然是听皇上的。皇上认为微臣的忠心值得怎么封赏便怎么封赏。微臣也不是贪图自己富贵。主要是微臣手下那些将士为皇上征战多年,如今皇上登基了,微臣总要拿些银子去犒劳一下这些将士吧……”

  李涵瑾便点点头,然后面无表情的对范诚悦道:“朕知晓了,你先下去吧。”

  范诚悦也不知道李涵槿听进去没。但是他已经打算好了,自己先回家里等消息去,若是李涵槿没动静,他明天就继续来闹。

  会哭的孩子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