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禅让(1/2)

加入书签

  李怀瑾只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二十几年了,他一直都在为儿时外祖家的冷落而耿耿于怀,今天终于知晓真相,原来自己跟人家毫无关系!

  那之前那些讨好跟怨恨全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母后知道你一时之间不敢相信。”桑月华见到儿子这般反应,便有些忐忑:“怀瑾,母后是有苦衷的。你不要怪母后一直瞒着你……”

  她一边说一边紧紧抱住李琰,心里想万一自己儿子大怒离去,她就将李琰扣下,逼着他回来。

  但李怀瑾并没有十分难过的样子,只是转头问道:“母后,您说的桑家,是指前朝后族?”

  桑月华连忙点头。

  李欣便走到李怀瑾身边说道:“父王,这些事情,欣儿早就知道了。您也别怨皇祖母,她也是被逼迫的。”

  然后便一五一十的将桑月华是如何被夏家控制,如何进的宫,又是如何被伤了腿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李怀瑾的脸色便随着李欣所说的话而变的越来越黑,越来越阴沉。

  直到最后,他忍不住重重拍了一下床榻边沿,赤红了双眼骂道:“狼心狗肺的东西!母后你对他那么好,他为何如此待你!”

  这一刻便是再多的愧疚也消失无影。李怀瑾只恨自己没有亲眼目睹康平帝的狼狈模样,更恨自己懦弱无能,没有早点谋划起兵。

  这样想着,自己又是重锤了几下床沿,直到母亲跟妻女连连劝阻,他才停下。

  狠狠发泄了一通,李怀瑾微微镇定下来,便又问道:“母后!孩儿小的时候,你总是疼……他……比疼我多。是不是为了保护我?”

  桑月华点头,然后将李琰重新交到陈文慧手上。

  “天下哪个父母不疼自己的亲生孩子。”她长叹了一口气:“那时候母后瞧着你也十分心疼,但是忍一忍便也过去了。若不是如此,你又如何能躲过夏家的暗算……这深宫之中,死去的皇子比比皆是。你是嫡子,更加容易遭人算计。所以母后也只能装作不在意你,其实……”

  其实她日夜煎熬,恨不得将儿子时时刻刻带在身边才放心。

  “母后!儿子不孝!若不是儿子拖累了你,你也不会吃这么多苦受这么多罪!”李怀瑾听了便又拉着妻女给桑月华叩拜了一通:“请母后受孩儿一拜!”

  “姨母,这些年多亏您在母后身边照看。也请受外甥一拜!”一家人转了头对桑月柔又是一拜。

  桑月柔自然是上前将众人拉起来,然后笑着说道:“若没有姐姐的牺牲,姨母也活不到今天。其实咱们都是一家人。还会去分谁欠谁更多一点吗?”

  她不由望着李欣道:“对姨母来讲,如今只要你们平平安安的活着就好。将来等你们安定了,我就带着欣儿去重建桑家!”

  李怀瑾却不同意,他跟李欣当初的反应一样,极力想要让桑月华也恢复桑姓。

  凭什么要让桑家没落!

  他不甘心!

  自然又是被桑月华一番教导。

  最后为了母亲。李怀瑾才不得不咽下心中怒气,点头应下。

  “父皇他……”他又突然问道:“他知不知道这些事情?”

  桑月华摇了摇头:“你父皇他,母后就没看清过。也许知道吧,否则,他也不会暗中默许母后的诸多打算。这宫里头,他的眼睛少吗?”

  她自嘲着说道:“他只是不想揭穿罢了。”

  李怀瑾听了。又是一阵难过。

  既然父皇知道,那他为什么不为母后主持公道。

  “如今这些事情你都知晓了。”桑月华对李怀瑾叮嘱道:“其实母后是多么希望你能一辈子被蒙在鼓里啊。但是,他不放心。他一定要将这一切翻开……”

  像李怀瑾这样的性子,如何能当得了皇帝。以后情势,少不得要她这个老太婆外加那个能力不凡的孙女帮衬操心了。

  “哎……”她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以后就不一样了。坐了那位置,凡事就由不得你的喜恶了。你慢慢学。母后也慢慢看着,你一天学不会。母后就一天不闭眼!”

  李怀瑾默默记下,然后对她道:“孩儿想去看看他。”

  桑月华便皱起眉头,不悦的盯着他看。

  李怀瑾见了,连忙换了句话说道:“儿子想要去叩见皇兄!”

  桑月华这才松了眉,摆手说道:“去吧!茂儿在那边伺候着。那孩子淳厚,你莫要迁怒于他。欣儿,帮皇祖母提点提点你父王。”

  李欣应是,一家人徐徐退下。

  刚出了内殿,秦公公又迎了上来。见到众人眼睛红肿,似乎刚哭过一场,他便格外小心伺候着。

  “王爷,您这是要去哪里?”他谨慎的问道:“奴才好去给您提前准备好。”

  李怀瑾便清了清嗓子,淡淡说道:“带本王去叩见一下皇兄吧!”

  秦书海应了一声,然后便将人引到了东厢偏殿。

  果然,三皇子李茂正在床头为康平帝念孝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