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圣旨(1/2)

加入书签

  李欣沉默不语。

  现在就算有人告诉她,父王母妃是她的魔障,她也甘之如饴。

  “桑家做了一朝的后族,多少荣华富贵全如过眼云烟,到最后什么都没留下。这辈子,我是不会再让桑家走这条路了。但是怀瑾若是要登基为帝,没有外祖家的助力,外人看来他便很好利用。”

  桑月华客观的说道:“再则,古往今来,要做皇帝,必定是深爱而不能爱,深恨而恨不得。他若是不能学会这一点,他这个皇帝如何能做的长?”

  “可是夏家根本不是他的外祖!”槿颜忍不住反驳道:“他们怎么会心甘情愿为怀瑾效力!”

  李欣却明白了,她深深看了看桑月华,然后在对方殷切的目光下点了点头,艰难的说道:“皇祖母所说,欣儿都已明白了。是欣儿短视了,欣儿要的是父王长长久久的平安,不应该贪图这一时的痛快。”

  夏家人口多,不忠心的便除掉,留下肯听话的使唤便是了。

  左右没什么血缘关系,将来父王用起来也没什么负担。

  桑月华听了,欣慰之情流露眼底。

  她的儿子她清楚,那孩子最是重情重义又嫉恶如仇,有这样一个“外祖”在,也算是对他的历练。

  “但是,”李欣却又抬起头,望着桑月华道:“但是欣儿也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欣儿要教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桑月华不置可否。

  李欣又平静地对槿颜道:“姨奶奶,皇祖母不是不肯重建桑家,她是不想桑家再与皇家联系紧密。将来父王登基,欣儿便跟着你一道回乡下,咱们祖孙两个替桑家开宗立祠,然后带着孩子过平平凡凡的日子好不好?”

  槿颜听了,不由一愣。再见桑月华心痛的神色,她有些解气的说道:“好!到时候姨奶奶带着欣儿回乡下招个壮小伙进门,让咱们桑家世世代代传下去!”

  她将此事当成出气的玩笑,却没见到李欣那认真的神色。

  桑月华不由责怪道:“欣儿是公主,婚配岂是你能说了算的。她现在小不知道,将来真的嫁人生子,还不被夫家笑话死!”

  槿颜却哼了一声,然后道:“你就说你吃醋了吧!你要在这深宫内院念一辈子经你念好了,反正我是要跟欣儿到外面逍遥去的!”

  气氛这便好了起来。

  三人吵吵闹闹也过了一上午。

  下午却从宫内连发几道懿旨,召见朝廷重臣进宫商议重事。

  范诚悦心里冷笑。到底是老弱妇孺,上午还信誓旦旦说不求皇位,这才过了多久。便忍不住了!

  其他诸位大臣也是差不多的心思,皆认为太后坐不住了,要提议立亲子为新君了。

  立就立呗,左右这么一直拖着也不是个事儿!

  大家心照不宣的穿衣坐轿,心里打着一会儿要说的吉祥话的腹稿。不到一个时辰,这些大小臣子及王公侯爵便一个接着一个进了延熹宫外院。

  传旨的太监将众人集合完毕,这才带到后一进的正堂。

  桑月华已经坐到了首位,左右侧座坐的是三皇子李茂及安溪公主李欣。

  众人跪拜了一番,然后便起身垂着头恭听上意。

  “哀家近日身子不适,疲惫非常。”桑月华淡淡的声音里的确透着浓浓的倦意。她姿态端庄的坐在那里,像一株芳香浓郁的牡丹,叫一干大臣看了不由亵渎的想着先帝好福气。

  “若不是宫中发生了一件大事。哀家也不耐烦召见诸位前来宣召。”她这样说着,见到群臣面无异色,便晓得他们猜错了。

  “茂儿,你把今日发生的事情跟诸位爱卿说一说。”桑月华对李茂道:“另外将皇帝的旨意宣读一下。”

  李茂这才站起身,然后深深望了一眼站在底下的夏家祖孙。面色沉重的说道:“午时,父皇短暂清醒了片刻。并由父皇口述。庶吉士张大人执笔写下圣旨一则。”

  群臣皆是意味深长地翘了翘唇角,这就要编造禅位的圣旨了?

  看不出来啊。那张国英平日一本正经的,居然不声不响这么快就巴上了太后?

  但是李茂只是顿了一下,然后便对夏家父子道:“请夏国公及礼部侍郎夏云涛上前听旨。”

  大家都惊讶万分,不是宣布禅位圣旨吗?为什么是夏家祖孙听旨?

  夏老爷子下意识看了一眼桑月华及她身边的李欣,心里咯噔一下,便知不妙。

  果然!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后夏氏品行不端,多次联合其兄礼部侍郎夏云涛谋害皇嗣,不尊长辈,不顾幼小,实为罪大恶极之毒妇,即日起废除其皇后尊号,收回金印金册,赐白绫三丈,毒酒一壶……”

  夏云涛听了,腿脚马上便软了下去。白绫三丈?毒酒一壶?皇上这是有多恨萱儿,生怕她不死吗?

  他看着桑月华,心里想这就要开始了是吗?她等不及亲生儿子继位,这就要开始对夏家施行报复了?

  夏老爷子在心底冷笑道:桑月华,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呢。你这么着急,就不怕老夫将你也拖下水吗?

  李茂看到夏家祖孙的目光并未落在自己身上,不由松了口气,他接着道:“另礼部侍郎夏云涛伙同皇后谋害皇嗣,是为天怒人怨之举,即刻罢其官职,革除功名,流放寰岛,永不录用。此兄妹二人,皆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