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陈齐(1/2)

加入书签

  陈靖得知范诚悦进宫求懿旨要诛杀他,在书房里枯坐了半天后,便起身去松鹤院寻陈老爷子。

  出乎意料的,老三家的陈兰也在。

  见到自己进来,她顿时热情的迎上来福了一礼,然后叫道:“大伯。”

  陈靖嗯了一声,然后在屋里随便寻了个座位坐下。

  “大郎,怎么回来了还唉声叹气的。”陈老夫人见大儿子眉头紧锁十分苦恼的样子,便关心的问道:“可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找个大夫看看?”

  陈靖等一干群臣被锁在那宫墙里过了好几天,又赶上去给养心殿乾清宫救火,回来时个个衣衫不整,形容狼狈。

  可把陈老夫人给心疼死了。

  陈靖摆了摆手,对一旁的陈老爷子道:“父亲,儿子有要事跟您商量。”

  陈老爷子闻言丢下手里的茶盏,起身往内书房走去。

  陈靖见了也立刻站起身跟了上去。

  “祖母,大伯看起来很烦恼的样子。”陈兰靠在陈老夫人身上说道:“不会是朝廷上的事吧?”

  陈老夫人听了,便不屑的说道:“朝廷上的事要他担心什么,既然仗打完了,想必你姑姑过两天也要进京来了。到时候宫里自有你姑姑盯着,难不成还有人敢找咱们陈家的麻烦!”

  她虽然不敢明着说清王是回来登基的,但是这意思却表述的很明白,陈家就要出一位皇后了。

  朝中这时候谁不长眼睛敢惹他们陈家?

  “姑姑自然是向着咱们陈家的。可是……”陈兰犹豫地说道:“姑父还有公主殿下就说不准了……”

  陈老夫人听了,眉头便微微皱起来。

  “尤其是公主,她大概都恨死咱们陈家了。”陈兰小心翼翼的望着陈老夫人的脸色说道:“如今宫里就只有公主在,说不定就是她给大伯出了什么难题呢……”

  陈兰一边说一边露出愧疚的表情,有些哽咽的低声说道:“都怪我,要不是我受不了冯意桐的羞辱而错杀她。殿下也不会因此而厌恶陈家,大伯也不会……”

  陈老夫人见陈兰柔顺的小脸上一片晶莹的泪水,早心疼死了,一把将她搂在怀里骂道:“跟你有什么关系,有些人天生便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你忍气吞声,她倒当你下贱。好了,兰姐儿,别哭了啊……”

  她原本就不喜欢李欣,陈兰这般给她说道之后。她对这位外孙女的厌恶便更添了一些,拉着脸道:“不管怎么说陈家都是她的外祖,她若要对陈家不利。便是不孝,是要受天下人耻笑的。”

  陈兰听了,心里沉甸甸地。

  她就知道陈老夫人如今不能拿李欣怎么样。

  天下人的耻笑?那有什么用!再说清王登基后,李欣的身份地位便更上一层楼,天下人谁敢耻笑她?

  陈兰不由叹了口气。对着书房的方向望了半晌,神色晦暗不明。

  书房内,陈靖跟陈老爷子也是神情严肃,心里滋味难辨。

  “若他早先时候也如今天一样有本事,我便是拼了前途不要也必会支持他夺位。”陈靖有些后悔的说道:“总归在外人眼中,咱们是脱不了与清王的联系的。”

  可是早先。清王那么无能懦弱,别说陈靖不会把赌注压在他身上,便是陈老爷子也不会同意儿子这么做。

  “他没变。”陈老爷子宽慰儿子道:“你做的也没错,忠君尽孝,今上在一天,你便还是他的臣子,没人敢指责你。”

  陈老爷子见陈靖依旧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便开解道:“咱们父子都看走眼了。他是无能懦弱,却生了个有用的女儿。你也莫要忧愁。清王登基,文慧必是国母。如今形势对陈家只有利没有害。”

  现在便是今上清醒了,怕是也无力改变被人夺位的境况了吧。

  陈靖听了,脸色古怪的说道:“可范诚悦昨日进宫,请太后懿旨要诛杀儿子。”

  陈老爷子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范诚悦那厮竟敢?”

  陈靖点了点头:“儿子得了消息后便坐立不安。范诚悦原先就还有十几万兵马,再加上得了禁军玉印,便越发张狂起来。虽说宫内有公主殿下求情,但是儿子得到消息说,便是公主跟太后都对之十分无奈。”

  他有些怀疑这消息的真伪。

  公主殿下为他求情?对范诚悦很无奈?

  他跟在康平帝身边接触李欣不止一次,虽然都只是远远地瞧着,可哪一次她不是嚣张又狂妄的样子?

  那是个仗着自己有些利爪就丝毫不将别人放在眼里的小猫崽,她会怕范诚悦?

  可是想想,她才十三四岁,比陈兰还小,有此反应再正常不过了。

  陈老爷子气愤的拍着桌子吼道:“范家竖子他敢!”

  联想到范诚悦在玉昌起兵前昭告天下的那篇檄文,陈老爷子也有些心慌,连忙问道:“他是否还提及了齐裴海那老匹夫?”

  陈靖又点了点头,他已经四十好几的人了,如今见父亲也慌乱了,脑门上不由就流下了冷汗。

  “不行!你不能坐以待毙!”陈老爷子并不知道李欣的底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