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凄艳(1/2)

加入书签

  李欣几人在槿颜的带领下,一路行到了凤藻宫。

  她与槿颜完全无所顾忌,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以凌厉之势,迅速攻进了凤藻宫内殿。

  凤藻宫宫主夏萱披头散发,只批了件外套坐在床上。

  她一双杏眼扫过这五人,却只认得桑月华一个。

  “太后娘娘深夜光临寒殿,不知有何指教?”

  对着桑月华,她莫名带着高高在上的施舍语气,从来不会给对方好脸色看。

  方城和彗星放下肩辇,槿颜便扶着桑月华坐到一旁的贵妃榻上。

  几个宫女瑟缩在角落里头不住尖叫,被方城一阵敲打,全都昏了过去。

  “哀家的寝殿走水了。”桑月华微微笑着回道:“想到诸多宫殿之中,就数萱儿你这里最是宽敞明亮。哀家便带着孙女过来挤一挤了。”

  夏萱一阵鄙夷,却在看到方城对宫女们的动作后,收住了嘴里的恶毒谩骂。转而望着那个站在桑月华身边的明艳少女问道:“你就是安溪公主?”

  李欣点了点头,柔柔福了一礼道:“承蒙皇伯母挂念,欣儿不胜惶恐。”

  果然是什么人养什么种!夏萱见李欣这一番做派,简直跟桑月华是一个德行,顿时对她也是厌恶非常。

  “您是仙家,”夏萱撇过脸嘲讽道:“本宫怎么敢受您的大礼!”

  槿颜听她贬低李欣,原本就翻涌的怒火愈加炽烈,便走到夏萱床边坐下,然后咬牙问道:“皇后娘娘,您可认得我是谁?”

  槿颜未带面具,一张脸艳丽倾城,夏萱怎么想也想不起来。这宫里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皇后娘娘真是贵人多忘事!”槿颜讥笑道:“也是,夏府里养着的婢女没有成千也有上百,我这么一个早就被忘在角落里的粗使丫头怎么能得您贵眼赏识!”

  夏萱越听脸色越白,失声惊叫道:“你是桑月柔!你不是……”她抬手指着对方,身子颤抖的厉害:“你不是死了吗?!”

  桑月柔将她指着自己的手推开,然后往前又坐了一点,凑到夏萱跟前鬼气森森地说道:“皇后娘娘这是说什么傻话呢……奴婢哪里是什么桑月柔啊……奴婢明明是槿颜啊……”

  夏萱顿时就明白过来。她大叫一声,将槿颜推到一边,自己往床里边一缩,然后望着桑月华狠狠骂道:“是你!一定是你这个贱人把她弄进来的!”

  她骂着骂着眼泪就流出来。然后又对着桑月柔道:“你们别嚣张,我一定要告诉皇上你们的真实身份!让皇上判你们斩首!不,判你们凌迟!”

  李欣现在才知道原来槿颜的真名叫桑月柔。而皇祖母的真名叫桑月华。

  她望着桑月柔一脸凶恶的样子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无奈说道:“姨奶奶,你吓唬她作甚。要是看不顺眼,一刀杀了便是!”

  方城在一旁轻声称赞道:“殿下这脾气才是真性情嘛!”

  彗星不同意的说道:“太直接了,不好。”

  桑月华叹了一口气。对李欣道:“你姨奶奶就是这猫儿性格,抓到感兴趣的东西总要千方百计的玩弄一番再丢掉。”

  夏萱听到他们并不把她的威胁放在心上,反而一直议论着怎么杀了自己,顿时一阵心慌,失口叫道:“皇上,救我!”

  被他呼救的皇上的确来到了凤藻宫。

  乾清宫及养心殿的火势好不容易扑灭后。慈宁宫外安总管却被发现已经烧成了一具焦尸。

  从他手里找到的玉印变成了一块黑漆漆的石头。

  康平帝急火攻心,派人四处寻找,便又听南城门有人报。说两个时辰之前,有人拿着玉印出城了!

  他顿时瘫坐在地上,调动御林军大营的十万禁军储备需要玉印及圣旨,这是祖宗订下的规矩。可现在玉印丢了,万一敌人破城。他拿什么去调兵?

  正在他魂不守舍的时候,又有人来报皇后被人劫持了。

  康平帝顿时一阵心痛。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便往外走。夏萱是他登基后亲选的皇后,是他的结发妻子,他要去救她。

  带了一队护卫,康平帝冲到了凤藻宫。见到整个院内院外全是伏地不起的内监宫女,他忧心忡忡。

  他不敢想皇后已经遭到了意外。

  正在此刻,便听到寝殿内室传来夏萱呼救的声音,他想也不想,当先便冲到内室,大声道:“谁这么大胆子!敢劫持朕的皇后!”

  原本还懒洋洋的方城和彗星,听到声音后便全都警惕的站直了身体,站到李欣和桑月华身侧。

  槿颜只好也从床沿边上站起身,退到了桑月华身边。

  “皇上……”夏萱眼中腾起希望,迅速赤脚下床,扑到康平帝身上哭诉道:“皇上,臣妾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

  康平帝扶住她,松下一口气,然后才看到内室里坐立的几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