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挑衅(1/2)

加入书签

  李欣的军队又经过十几天的急行,终于在九月末到达了襄平外城。

  因为先前派出的斥候回禀,范诚悦坚决及肯定的说自己不需要支援。因此,与众将领商议之后,李欣决定走水路,绕行至襄平西面再行进攻。

  “将军为何屡屡拒绝公主殿下的支援?”跟在范诚悦身边的宋月亮问道:“襄平外城久攻不下,咱们的士兵及武器消耗巨大。若是能得公主殿下相助,不说他们能否攻下城门,至少可以为咱们分担一部分的压力。”

  范诚悦将手里的信纸揉成一团,狠狠掷到地上,朝着宋月亮吼道:“你懂个屁!你只晓得他们过来支援,却不知道他们打的是来抢功的主意。这仗都快打完了,他妈的这批玉昌兵才晓得过来支援,早干嘛去了!”

  宋月亮在心里嘀咕道:先前流疆侵犯玉昌,不就是你下令让他们自生自灭的么。

  早先,人家要抵御外敌啊!

  范诚悦越想越窝火:“真没想到,这柴壁杰还有这一手!老子在的时候他安安生生的乖得像只兔子。结果老子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巴上了王府跟老子唱对台戏!”

  若要范诚悦相信柴壁杰是听命于李欣,从未擅自主张做过什么越轨之事的话,还不如跟他说李欣身边藏了个妖孽更加令人信服。

  他是不会去怀疑年仅十三岁的女孩子能有什么大能耐的。

  玉昌的不在掌控,他认为罪魁祸首一定是柴壁杰。

  “那咱们是否要再征一次兵?”宋月亮无奈问道:“林千红回到襄平后,武器质量跟数量都一下子提高了不少。咱们武器拼不过他,就只能多找一些民兵来消耗他们的装备了。”

  炮灰不够,宋月亮又舍不得让那些有经验的老兵上前送死,这才又跟范诚悦提议。

  “又征?”范诚悦不乐意的说道:“你不晓得老百姓都在说我们是过境蝗虫,与林千红一样臭名远扬?再等等!”

  宋月亮一听。叹了口气后不再多言。

  打消耗仗比的不就是谁比谁更心狠么!你现在知道爱惜名声,不愿意去招兵征粮,那就只能祈祷林千红比你更心善,也不愿意压榨城内百姓为他征战了。

  林千红身经百战,自然不会在这个生死存亡的时刻还去肖想什么好名声。他只知道,每输一战,他那留在京城的家族就因此而灭去一脉香火。

  此战再败,林家便也到头了。

  “再去!将城里那些流浪汉乞丐全都抓来!”他大叫着命令军官:“只有死人不会跟你们争粮食!多死一个,你们就多一份口粮!”

  军官领命后忧心匆匆的下了城楼。

  襄平外城,除了公侯子爵。如今谁也不愿意碰到他。

  林千红站在南门城楼之上,看到范诚悦的军队跟巨大的甲虫一般,慢吞吞的往自己的方向蠕动。

  军队的最前方。是永不知疲倦的民兵,他们在身后大军的威胁驱使下,将一袋袋泥土扔进壕沟,在他们身后,无数的箭手在攻击掩护。

  林千红阴郁的收回了目光。他眼窝深陷。两颊的皮肤松垮而蜡黄。谁能想到,一年前,他还是个红光满面的胖子?!

  在他身边,士兵们畏畏缩缩的躲在城垛后面,然后从倾斜向下的射击口向下射击。但是这样的小洞,视野窄小。即便是经验再丰富的弓箭手,这般受限,也只能是乱射一气。

  因为壕沟及梅花桩的阻拦。范诚悦的军队这么久还未能进攻到城墙边上。但是林千红未雨绸缪,已经在城内搜集了大量的棕油及石块。若是敌人用云梯攻城,他便即刻将这些东西招呼到这帮叛匪的身上。

  “将军,不好了!”一个浑身污泥的军官从城楼下连滚带爬的冲了上来:“西城门外发现大量叛匪!”

  林千红听了,震惊莫名:“有多少人?他们是怎么来的!”

  安溪海一战。范诚悦从玉昌抽调的水军尽数与他们同归于尽!玉昌是舟船上的城市,襄平却因为封锁海道而久不经营水师。因此林千红与范诚悦在安溪海一战能打成平手,他其实是功大于过的。

  也是因为范诚悦是北峭人,不善水战的原因。总之,那一战之后,双方都退守内陆,再没发动过水战。

  如今,听说敌人竟然绕到西城门去了,那定是走的水路!

  “斥候的情报是大概有一两万。”那军官回道:“是走的水路。攻下咱们沿路设的几个关卡后,一路浩荡行到了西城门底下。”

  “西营都是死人吗?!”林千红听了大怒,西城门外驻扎了四万多的大军,竟然被一两万新上岸的玉昌兵给打光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