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就计(1/2)

加入书签

  “本宫亲自去跟父王说吧。”李欣见方城与塔苏尔在斗嘴,便转了头望着张靖嘉道:“只是不能说你十日前就得了消息。”

  若是十日前张靖嘉就得了消息,就该在见到李怀瑾的第一时间就全盘禀告。

  张靖嘉无所谓的笑了笑:“你便是说我十日前就得了消息也无妨。王爷若要归罪与我,那便让他怪罪好了。如果没有一个可以埋怨的人在他身边,反而让他不好受。”

  “不行。”李欣断然拒绝:“就算父王要怪罪,那个人也不能是你。”

  她想了想,往方城身上看去。

  “殿下,下官也不行的。”方城见李欣的目光射到自己身上,麦色的脸上竟然吓出一大片惨白:“王爷一定会当场杀了下官的!”

  李欣摇摇头,最后又转过头去对张靖嘉道:“本宫还是希望这个消息由范诚悦派人来禀。”

  方城心里一松,擦擦脑门上的汗,对塔苏尔道:“师傅,跟着公主殿下压力太大了。”

  张靖嘉则笑了一下,然后说道:“这还不简单。军营里有现成的人选。”

  其余三个人皆疑惑的看着他。

  “殿下不要忘了,这次从安溪拔出来不少的钉子。虽然你答应了一部分可以放回北峭去,但还有一些不符合条件的,现在还关在大牢里呢。”张靖嘉淡淡说道。

  “可是这么隐秘的事情,这些钉子怎么会知道?”李欣好奇的问道:“如果范诚悦要传信与安溪,恐怕也只有陈平知晓吧。最多他那个外甥也能知道一点。”

  “可这两个人都死了。”方城接口道。

  张靖嘉哈哈一笑:“就是因为他们死了,所以这事才要落在他们身上。殿下,一会儿你挑几个钉子去整理陈平及钱满的书信,然后……”

  他的话还没说完,方城便得意的低呼道:“知道知道。然后殿下便拿着这些书信去找王爷!”

  李欣“哦”了一声,然后就觉得一阵心痛,低低说了一句:“但愿父王能体谅我的不得已。”

  室内一下子安静下来。

  张靖嘉的“星星”们,有几个专长模仿笔迹的,很快就炮制了一封密信交到了李欣手上。

  李欣在牢里面挑了半天,都没能挑到一个满意的人选,心急之下索性不再选人,而是直接找到郝先来,对他说道:“这是今天早上从范将军那边得来的密信,指明了是要给统领的。本宫对这种军事信件没什么兴趣。程统领又刚巧不在行营,所以才招了你来处理。”

  郝先来高兴的接过信件。李欣又问了他一些安溪当地的民风民俗,然后才若无其事的放他离开。

  郝先来回到中军帐内找程新泉。对方果然不在。他想了想,便拆开封口,拿出信件仔细读了起来。

  还没看完,他就觉得全身冒汗,坐立不安。等到全信看完。他想也不想,立刻冲出营房去找李欣。

  “殿下!殿下!”郝先来进了营帐举着手里的信大声叫道:“不好了不好了!”

  李欣身边的子岚不悦的喝道:“郝副统领还请收敛一些,惊了公主可是大罪!”

  李欣和颜悦色的说道:“没事。副统领这么着急可是有事?”

  郝先来的镇静淡定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抬起一张焦急万分的脸,对李欣道:“殿下!王妃及小世子被林千红给抓了!”

  不得不承认陈文慧及李琰就是清王府所有人的命根子,饶是李欣早就知道这不是真的。可初听郝先来说出这么一句话时,她依然身形不稳的差点摔倒。

  子岚一把抓住李欣,泪水瞬间溢出眼眶。急这说道:“殿下!殿下!子珍,拿药来,快点!”

  子珍早就被这样的消息给惊呆了,听到子岚叫她,这才醒过神慌张的找药。

  李欣摆摆手。柔声道:“本宫没事。”

  然后她就伏在一旁的桌上暗暗想着心事:就如她这般提前知晓事情原委的人都承受不住,他的父王能撑下来吗?

  想了一会儿。她觉得还是要再减弱一下事情的严重程度。

  她这般不言不语的思考,落在旁人眼中就是公主殿下被吓傻了。大家默默垂泪的同时,心里也在想殿下千万不能出事,否则王爷就什么希望都没了。

  “郝先来。”李欣最终决定了这事如何禀告给李怀瑾:“一会儿本宫带你去见父王。你把这件事告诉他,但是不能说母妃跟弟弟都被抓了。你只说母妃被抓了就行。”

  郝先来却有些紧张:“万一王爷要亲自看这信呢!”

  李欣便对他道:“信呢,拿来!”

  郝先来诚惶诚恐的将手里的信件递了上去。

  李欣一把将信撕得粉碎,雪花一样的纸屑落了一地。她看了一下,然后抬头对目瞪口呆的众人说道:“本宫太过气氛,不愿意相信此事是真,一气之下,便将这信给撕碎了!”

  大家都应了是。

  李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