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流民(1/2)

加入书签

  程新泉带着一千人先行启程。

  剩下的四千多人慢慢拔营整收。

  山风浩烈,程新泉手里紧紧握着那方玉印,胸中激昂澎湃。

  谁能想到一年前,他还只是个名不经传的打铁匠呢。他从小便生了一把子用不完的力气,书也读了几年,却始终难进生员的队伍。家里为了供他读书把地都给卖了,最后望着嗷嗷待哺的小妹,程新泉一咬牙便去城里的铁匠铺当了学徒。

  梁王到玉昌后征兵的第一批,他因为正病着便被淘汰了。几个月后,冯谦再征驻兵时,他便主动报了名字——不用背井离乡,他很满足。

  军中大都是农家子弟,识字的不多。如程新泉这般识字又勇猛的老实人便升的很快。他也不知道自己如何就能与侯府的世子爷一般做了守城的副将。

  他爹娘把这归功于他们十年如一日的烧香拜佛。

  如今,他居然拿到了统领的玉印。

  程新泉的马慢慢跑着,一边山谷上微微转黄的叶子片片飘落,另一边废弃的良田上杂草丛生。

  若不是这场战争,这时候闻到的应该是粮食的香味吧。

  太阳还坠在枝头的时候,程新泉的队伍终于赶到了九龙镇。这镇子建在一座小城里头,四面守城的都是陈平从安溪本地征召的民兵。

  程新泉让大军放慢速度,直到接近了东城门口,这才停下。打前的正是陈平的心腹爱将,他们抬着一口瘦棺,哭哭啼啼的就要进城。

  原本十分警惕的哨兵见到陈平的心腹后,心里的戒备便放下了一半。几个腿脚快的连忙跑到那几人身边,谄媚的询问道:“大人这是怎么了?怎么没见到统领?”

  那几人呜呜咽咽的骂道:“没见到统领就在咱们手里么,还不快开了城门迎接。”

  几人犹豫了一下。陈统领出去后两天没回来,城里又发现丢了王爷。现在是副统领钱满坐镇。今天一早就下令封城,对出入的人马都要详细搜查。

  “那麻烦大人将棺木打开看看……”那哨兵大着胆子说道。

  “你们竟敢怀疑本大爷?”陈品的心腹在安溪从来都是横着走,哪曾想到今日竟被一个小小的哨兵给质疑了,顿时大怒:“你叫什么?是谁给你的狗胆,竟敢质疑大爷我?!”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那哨兵吓得立刻跪在地上,大声叫道:“是副统领吩咐的啊!小的们只是依令办事啊!”

  见他们在城门前争执,程新泉的高头大马“哒哒哒”的便行到他们面前,然后沉声说道:“这是陈统领的遗骸,你们几个还没资格查看。速速回城通知副统领亲自来接!”

  几个哨兵都是吓得魂不附体。好不容易有人来帮他们解围,便大着胆子抬起头先看了看陈平的几个心腹。见他们没有异议,这才应了声是飞奔而去。

  程新泉带着军队在城门外的秋风中等着。

  陈平的几个心腹却是心里发抖。如果这钱满起了坏心思要跟程新泉交战,那就惨了。

  他们杀了陈平,是不可能再背叛李欣了。而且这位公主殿下手里还有四千多兵力没过来呢。钱满跟他们打只会两败俱伤。

  而他们就会成为这两败俱伤中的炮灰。

  为了不做炮灰,他们最紧要的就是尽力促成双方的和平交接。

  可是换位想想,若是他们处在钱满的位置上。只怕也要拼一拼的。

  时间就在他们的担忧中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夕阳沉沉,东城门内终于出现了一只几百人的小队伍。

  年仅十九岁的钱满从城门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他先是环视了一圈左右,然后便朝着陈平的几位心腹那边走过去。

  “诸位叔叔,听闻舅舅遇难,遗骸就在这口棺木之中?”

  钱满的母亲是陈平的堂妹,他这个副统领之职就源于这声舅舅叫的亲厚。

  “是的……”陈平的心腹抽泣说道:“将军与叛匪们交战……后来得公主殿下的援助。虽然最终收服了那些悍匪,可统领他……”

  钱满余光又瞥了一眼程新泉,见对方一脸平静。便给自己的部下使了个眼色。

  钱满的亲兵便上前打开了棺盖,钱满慢慢走到棺木边上,果然见到陈平正安详躺在里面。

  他一阵心慌,眼泪夺眶而出,滴滴落在棺木里头。短暂的失态之后。钱满又一阵心跳如擂,转了头问陈平的心腹:“舅舅的玉印呢?”

  钱满那一双眼又黑又亮。如水洗过一般澄澈,让对方慌乱无比,立刻指着程新泉道:“这是新的安溪统领。”

  程新泉也不下马,闻言只是对钱满点了点头:“副统领有礼了。”

  钱满失望了一下,却又觉得事情不对。他也没时间多想,只是不甘心的问道:“这是舅舅临走时亲自指定的统领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