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换玉(1/2)

加入书签

  李欣带着张士琳在陈文慧身边待了一会儿,一直快到中午了才离开。

  期间陈文慧半句也没提李欣亲征的事情。

  李欣觉得很感激,她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深爱着自己孩子的母亲的问话。她附身在这具身体上,享受了原本的李欣该有的宠爱,却还要去糟践这幅身子上战场。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她心里有些愧疚。

  于是便更加迫切的要去弥补。

  “你上次给我找的玉的确很好。”李欣在思安院里见到了正躺在凉棚内看书的张靖嘉,毫不客气的提着要求道:“给我弟弟也找一块吧?要是没有更好的,我就把身上这块给他。”

  头顶的凉棚上开着一簇簇白色的小花,张靖嘉从藤椅上坐起身,佛掉落在袍子上的花蕊,笑望着她道:“好啊。只是需要点时间。”

  李欣看他答应的这么干脆,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她松了张士琳,坐到他对面的藤椅上,讪讪说道:“我陪你下下棋?”

  没人愿意跟张靖嘉下棋,因为他每走一步,都有千百个问题要问。比如为什么不走这边,为什么那里有漏洞没有发现……

  好好的下着棋,却突然感觉遇到了夫子似的,每走一步都要被指导半天。

  “下棋的时候,你好啰嗦啊!”李欣烦不胜烦,就笑话他:“跟七老八十了似的,你怎么不去找钱阁老呢……”

  “找过了!”张靖嘉一边思考,一边回道:“他比我年轻,对我的棋艺与指教甘拜下风。”

  这人竟也跟钱阁老搭上关系了么?

  仿佛看出李欣的疑惑,张靖嘉淡淡道:“钱阁老是士远的授业恩师。我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就送了几本老旧的棋谱给人家。”

  李欣心思微转,想着张靖嘉这么有能耐。是不是也能帮她解一解心中烦恼:

  “你比钱阁老还老,那你也算个老妖精了。你看,我现在也算是保住了玉昌。就算现在我死了,也应该是回报过父王与母妃的恩德了吧?”

  张靖嘉“啪”的一声落下了棋子,摇摇头回道:“那怎么成?你要想报父母之恩,就得好好活着。好好活着,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报答。”

  说完他转头对着坐在不远处的士远,以及倚在凉棚边上看虫子的士琳大声说道:“你们两个小鬼听到没?叔叔养你们不容易,要是顾念我的养育之恩,就得好好活着。知道啊?”

  张士远呆着一张脸,目无表情的嗯了一声,又低下头看着手里的书。张士琳懵懵懂懂的只是回望了他一眼。理都没理。

  李欣摇摇头,眼中现出忧郁的神色:“师傅,你不知道我的情况。我昨天又发病了。这一次比之前时间要长了许多……”

  她咬了咬下唇:“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

  张靖嘉抬眼看了看她,半晌无言。他将捻在手里的玉白棋子放回棋筒,微微犹豫了下。然后从怀里掏出李欣的玉佩递给她:“拿去吧。这东西你比我更需要。”

  李欣没接:“你不是给我又找了一块吗?”

  “所以换回来啊!”张靖嘉不再犹疑,清俊的脸上现出坚定的神色:“我最近法力大涨,这玉已经满足不了我了。给你倒是正好。”

  李欣想了想,最终还是接了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李欣觉得这玉牌比原先更润泽了,玉牌里头似乎流动着莹莹的光彩。在阳光下一照,异彩纷呈。

  她知道这是对张靖嘉修行极好的东西,心里生出了一丝愧疚。

  虽然这东西本身是她的。

  “这个给你。”李欣摘下脖子里一直带着的四喜孩挂件。递给张靖嘉道:“你不是说这块玉也是难得一见的好玉么。”

  “你这块玉养的也不错。”张靖嘉接过来把玩了一会儿,然后脸色淡然的收入怀中。

  李欣突然生出一种交换定情信物的感觉来。

  有了这种想法,再看张靖嘉时便觉得对方太过灼眼。

  “这东西雕的有些小孩子气。”李欣避开了对方的眼睛,心虚地朝着子琳望去:“还是给子琳吧。你带着不合适。”

  张靖嘉轻笑一声:“怎么不合适。我偏要带。”

  李欣闻言便觉得对方是在故意笑话她,脸上便烫起来。

  “我想起来还要去见表姐。”她慌乱的找了个理由:“改天再跟你下棋。”

  然后落荒而逃。

  李欣找的理由虽然很牵强。但是当她真的回到含英院时,公孙穆青早已在院子里等候多时了。

  李欣意外的愣了一下。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经不起念叨?

  “表姐怎么来了?”

  公孙穆青恭敬地给李欣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