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琴音(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jieqi_title?})正文,敬请欣赏!????感慨过后,严盈不禁有些悔意,了尘是个不拘小节生性潇洒的师父,但是她自己悲愤之下这话却太多破绽,严盈悄然看向了尘,意料之外,师父却似乎是怔住了,那眼光又飘向后院,一时间神色变幻莫测,不知思绪飘向何方。严盈心中疑惑,却也不去打扰师父似回忆似走神的沉默,只是静静陪着站着。

  “人还没老,倒先犯起糊涂来了。”不知过了多久,了尘回过神来,自嘲地一笑。

  严盈轻轻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脚,微笑道:“师父说笑了,仰慕师父的人可以绕京城一圈还不止,谁敢说师父老了?”

  了尘难得地叹了口气,说道:“你这孩子倒是嘴甜,只是身未老心已老,倒被你勾起那些尘封已久的情怀,罢了,都有些不愿人知的**,既然你如此坚定,那原因如何便不重要了。”

  严盈松了口气,了尘不再追问却让她心中却涌起更多的迷茫。了尘已经整理好情绪,说道:“你心里也清楚,你那青梅竹马的小表哥现在没有反应,那便是没什么希望了,既然你不愿一般,强人所难,想必也不愿借师父我的名头了?”

  严盈听到没什么希望这句话,心中多少有些黯然,她强令自己收敛心神,认真看着师父说道:“我知道,能借用师父名望的地方,都是大兴名望贵族所在,稍差一点的都不足以跟师父结交,虽说低门娶妇,可这样无用的一门亲事,若是对方真的接受了,我却更加害怕。”

  了尘听得认真,见严盈停下便问道:“害怕什么?”

  “害怕这样的侯门深海,会将我吞噬。会将我淹没,今日他们能够为了师父接纳我,他日便能为了更大的利益而放弃我,以严家的声望地位,并不足以为我争取护佑什么,未免连累家族,说不定还会避之不及,登门谢罪……”

  严盈声调缓慢而平静,却偏偏带着说不清的悲凉之意,似乎是亲身体会。切身之痛。了然越听越诧异,也被严盈的情绪感染了,一时间两人默然无语。只闻风吹竹叶沙沙作响,平添无限怅寥寂然。

  “你这孩子,我一向知道你心思重,却不知竟是如此悲观……”了尘良久开口说道,“倒像是经过多少劫难看过多少沧海桑田似的。”

  严盈心中一跳。这个心底里最深沉的秘密,即使在最信任的人面前也不敢透露一二,若是说哪一个人是最能接受这光怪陆离之事的,那莫过于面前这位深不可测的师父了,只可惜性命攸关,不到迫不得已又岂能轻易示人?

  见严盈垂下眼眸沉默不语。了尘愈发奇怪,正待再问,却闻一阵琴音袅袅飘来。清越悠扬,千回百转,一听之下便让人深深陷了进去,曲艺之高明让人动容,隔着后院一段距离。声音模糊了许多,曲中那一丝怅然忧伤却愈加清晰悠长。只是严盈听着听着却总觉着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还未及凝神细想,那感觉便如溪流中的鲫鱼一般滑走,再也抓它不住。

  了尘听见这曲音却是神色一变,咬了咬压抑下满怀情绪说道:“盈儿,你今天赶路也累了,先去歇着吧,横竖也要住一段日子,慢慢说便是。”

  严盈自然知道其中必有蹊跷,却不欲打探,只是微微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去。这几年往来无尘庵,了清已备下一件厢房供她使用,早已熟悉这庵中道路的严盈不需要人跟随,自带人去安顿整理。

  随后几日,了尘不知在忙些什么,始终未曾露面,严盈也不去找她,每日读书习字,院中散步,遇上好天气,甚至还有心情在院中摆上笔墨画上几笔,甚是悠闲,却急坏了身边的两个丫头。

  “你说姑娘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呢?咱们不是来跟了尘师太求主意的吗?”芜青终于忍不住了,趁着给碧瓷笔洗换水的机会偷偷跟香蝉咬耳朵。

  香蝉正在帮严盈给小罐中添补朱砂,闻言也心中烦躁,皱起眉说道:“姑娘也许有自己的主意,总归要在这庵中住些日子,你急什么?”

  芜青扁扁嘴,正要说什么,却听见一阵乐声传来,煞是流畅动听,不由被吸引了注意力,边听边说道:“这也不知是什么人,日日在外面弹琴,偏生好这样好听,咦,你说这调子怎样有点耳熟啊……”

  香蝉侧耳听着也觉得熟悉,还未及细想,便见严盈手中羊毫跌落,愣了片刻便向后院方向疾步而去,她不知发生了何时,跟芜青对视一眼,都连忙跟上。

  “小师妹,你这是急匆匆地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