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章绣技如神妙手解纷争(1/2)

加入书签

  src=""  ( )  [-]  不一会儿,回府取绣架的小厮已经飞快地跑了过来,抱着一幅约三尺长,一尺半宽的绣架过来。人群让出一条道来,让那小厮进来,将绣架摆在正中。

  光滑洁白的绣布上,绣着一红一黄两朵硕大的牡丹花,周围绿叶如翡,怪石嶙峋,彩蝶翩翩,阵脚细密,十分精致,原本是幅上好的绣图,可惜红色牡丹花那里绣线褪色,淡淡的红色染透了绣布,蔓延出一片不规则的红,凌乱不堪,顿时将整幅图的美感破坏殆尽。

  而那红色,与先前水泼到白丝上所浸融的红色一模一样。

  见状,周围的人顿时议论纷纷,显然都觉得魏师傅所言不虚,这绣图的确是被丝线上的染料给毁了。

  “真是,这简宁斋还是多年的老字号呢,然做这种弄虚作假的事情,毁了一幅好绣图不说,还毁了魏师傅一辈子的前程,一家子的生计,真是太缺德了!魏师傅还是简宁斋的老顾呢,越熟越坑,然被简宁斋害得这么惨!”人群中一个皂衣的年轻人吆喝道,“魏师傅,我说了简宁斋的东西不成,以次充好,最好别买,你还不信。现在得了教训了吧?要是你是从广致斋买的,哪会出这种事情?价格还能便宜些呢!”

  魏师傅叹了口气,双手抱头蹲在地上,那模样就像是一个庄稼被蚂蝗啃光了的老农夫。

  “瞧简宁斋把人家魏师傅害的,都是多年的老伙计了,然这么坑人!”另一个灰衣的中年人也道,“反正以后我打死也不到简宁斋来买东西了,省得跟魏师傅似的,连一家子都赔上,那可就划不来了!”

  “是啊是啊,以后大家都别到这种黑心缺德的店来买东西!”先前那个皂衣青年又道。

  “就是,不要再来了!”

  ……

  裴元歌正凝神查看着绣图,思量着补救的办法,但仍然注意着周遭的动静,耳听得人群被那两人鼓噪起来,眼看着形势就要失控,简宁斋要声名扫地,忽然转头朝那皂衣青年和灰衣中年人望去,眸光冷冽。

  隔着帷帽,两人自然看到裴元歌的表情,但不知为何,两人心中却同时涌起一股冰寒入骨的感觉,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裴元歌缓缓走近,沉声问道:“两位贵姓?可是魏师傅的至交好友?”

  以现在的情形看来,魏师傅或许不是别人拍来捣乱的,但很可能却是被人煽动的,否则,事情未必会闹得这么大。尤其那个皂衣青年,一直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简宁斋,夸大抹黑,鼓动别人不要到简宁斋来,又提到广致斋,言行举止实在可疑。

  被裴元歌点出来,两人有些畏缩,随即又挺起胸膛,道:“我们都是魏师傅的好友,为他打抱不平有什么不可以?难道说简宁斋就这么霸道,连让人说句话都不许?你们是天理国法吗?这里可是京城,天子脚下,容不得你们这样放肆嚣张!”

  “就是,明明就是你们用假丝线害得魏师傅这般境地,难道我打抱不平都不成?”

  “两人是魏师傅的朋友也好,打抱不平也好,首先要关心的,应该是魏师傅如今的境地,要如何解决他眼前的困境,挽救这副绣图?而不是像两位这样,一位的挑拨生意,煽风点火,只想要抹黑我简宁斋!”裴元歌声音悠淡,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凛然生威,“就算真如二位所言,我简宁斋倒闭了,可拿对魏师傅又有什么好处?还是说,两位根本就不在乎魏师傅处境如何,将来如何,而只是一心想要诋毁我简宁斋?你就是这样做魏师傅的好友的?你就是这样替魏师傅打抱不平的?我看,你们根本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完全都没有想过魏师傅和他一家子的死活!”

  她说着,突然抬手,直指着两人,声音也转为威严凛寒,咄咄逼人。

  两人被裴元歌的气势所震慑,不自觉地后退一步。

  皂衣青年强辩道:“你别在这里混淆视听,想转移话题,魏师傅的绣图被你们店里的假丝线所污,根本就回天无术。这都是被你们简宁斋的黑色缺德害的,我让大家不要再到简宁斋买丝线,以免上当受骗,有什么错?”

  裴元歌轻笑一声,问道:“请问公子,你是刺绣师傅吗?”

  皂衣青年一怔:“不是。”

  “那么,你对刺绣和丝线又懂得多少?”

  皂衣青年犹豫了下,有些不安地道:“怎么,不懂刺绣丝线就不能抱不平吗?”

  裴元歌不理会他的色厉内荏,再度问道:“那么,公子对我简宁斋知道多少?可曾再我简宁斋买过东西?可曾被我简宁斋所骗?为何口口声声说我简宁斋的坏话?”

  皂衣青年被她问得哑口无言,道:“我听说的,怎么样?”

  “这就奇怪了,这位公子你并不曾在我简宁斋买东西受骗,只凭着一点道听途说,就造谣生事,究竟目的何在?你口口声声说是魏师傅的朋友,却不想着如何帮他解决眼前困境,反而开口就说绣图无救,魏师傅一家落魄凄惨,这又是什么原因?你一不是刺绣师傅,二来对刺绣和丝线一无所知,凭什么断定这副绣图就无救了?”裴元歌环视四周,扬声道,“诸位,我简宁斋在京城立足十余年,品质如何,信誉如何,简宁斋的老顾心里都清楚,我在此承诺,诸位在我简宁斋所购买的丝线如果有问题,只要拿过来,我简宁斋必定更换,并另外赔偿诸位的损失。但是,若有人趁机生事,玷污我简宁斋的声誉,我也绝不宽待,到时候大家只好到京兆府的公堂上见面了!”

  说完这番话,裴元歌特别注意了两人的神色。

  她已经可以断定,这两个人是广致斋过来推波助澜的,现在的问题是,广致斋的东家到底是谁?为何频频与简宁斋作对?她故意提出京兆府,目的就是为了试探这两人,看他们所依仗的势力究竟有多大?

  皂衣青年和灰衣中年人对视一眼,神色却并没有多少变化。

  看着裴元歌心里,心底微微一沉。从这两人的神色来看,似乎并没有把京兆府放在眼里。虽然说京城权贵云集,但是连随便拍出来挑拨生事的下人都不把京兆府放在眼里,那只能说明,他们的后台很硬,硬到京兆府连他们都不敢碰,一丁点皮肉之苦都不会有。

  不过,现在还是先处理眼前的事情比较重要。

  裴元歌走到魏师傅跟前,微笑道:“魏师傅,您不必如此,其实这绣图并非全无补救之法,魏师傅如果信得过我,咱们就到铺子里间去谈。魏师傅是咱们简宁斋年的老顾,不说其他,单这份交情,咱们就不能对魏师傅如今的困境视而不见,总要商议出一个解决的办法。”

  她故意没有提红绣丝的事情,而是把补救绣图的出发点引到老交情上,收拢人心。

  果然,听了裴元歌这些话,周围的人纷纷点头,人心都是肉长的,简宁斋这般顾念旧情,自然让他们心头有一股温暖之感。而且,刚才这姑娘也说了,如果这是简宁斋的问题,人家不但包赔,而且还另赔损失,这倒是让不少人心里踏实了些。

  现在只看魏师傅的事情结果,如果能够圆满解决的话,那这简宁斋还是可信的。

  裴元歌自然知道这些,姿态温和地将魏师傅请进店铺里间,又让人将绣架搬了过来。魏师傅还未坐定,便急切地问道:“这位小姐,你真的有办法补救这幅绣图吗?”

  刺绣的图案,全凭绣线的颜色来表现,因此,绣线和绣布的颜色对比就显得很重要。现在红牡丹花附近的绣布被红色所污,即使再用红绣丝绣制,花瓣的颜色深浅和轮廓也会变得十分模糊,根本看不清楚图案。乍一看,就像是一团凌乱的红色,十分难看。

  而且,那片红色范围也有些太大了,单绣一朵牡丹花显得过于突兀,绣两朵空间又不够。

  早在绣图被污时,魏师傅就想过各种补救的办法,但却都不可行,眼前的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穿着华贵,气度高雅,显然一个金娇玉贵的大家小姐,她这能想出办法来吗?

  这些问题,裴元歌自然也考虑过,对着绣图思索良久,又问了魏师傅几句关于吴大人的话,这才吩咐道:“取茜红草和蓝颜料过来。”

  魏师傅惑然不解:“要颜料做什么?”

  裴元歌笑着不答,因为接下来的事情比较细致,视线不能被遮挡,裴元歌到了偏间,摘下帷帽,换了面纱。再出来是茜红草粉和蓝颜料已经取来调好,裴元歌先小心地将红牡丹处的针线拆掉,露出错乱纷杂的红色绣布,因为有绣线的遮挡,有的地方是浅浅的红色,有的地方则是白色。

  看了看茜红草调出来的颜色深浅,感觉很合适,裴元歌便取过毛笔,沾了茜红草染料,将那片红色涂抹均匀,然后又取过一些清水,将蓝颜料再稀释,感觉差不多了,这才取过毛笔,将蓝颜料浅浅地涂在那片红色的右边。

  茜红草本身是一种红染料,与蓝色相融,顿时化成一片浅浅的紫色。

  “先将绣布晾干,再去取黑绒线、黑绣丝、黑漆金、鸦翅青以及金珠儿线过来,再取一套绣针过来。”裴元歌暂时顾不上理会别人,又吩咐道。

  简宁斋本就是卖丝线和各种绣具的地方,自然周全,很快就取来一套。

  赵二掌柜早听说这位东家小姐对丝线十分精通,想必绣技也高,见她这样子,似乎要动手刺绣,忍不住关注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舒雪玉也见过裴府前院大厅的那副梅寿图,赞叹不已,这会儿第一次见裴元歌绣制东西,也十分好奇。一时间,房间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裴元歌身上。

  裴元歌视若无睹,取过丝线,用劈丝法将绣线一根根地劈开,劈成比头发丝还要细很多,几乎用肉眼无法看到的细丝,然后又将几种丝线的细丝混合在一起,重新凝成一根丝线,对着绣布比了比颜色,似乎觉得还满意,点了点头,穿针引线,开始在那片左红右紫的绣图上飞针走线。

  她的动作十分娴熟优美,绣得飞快。

  随着她的动作,嫣然怒放的牡丹花轮廓慢慢地被黑线勾勒出来,翩然绽放。裴元歌双目凝定在绣布上,神色专注,显然全副心神都在刺绣上。过了约莫近一个时辰才算大功告成,黑线犹如画笔一般,描绘出一朵芳华盛艳的牡丹花,花瓣细碎,重重叠叠,显得雍容富贵。而那片红紫双色,正好错落在牡丹花的两边,一红一紫,正是一朵“二乔”,姹紫嫣红,争奇斗艳,栩栩如生。

  被红颜料污到的绣布范围比较大,绣一朵牡丹花过于硕大,绣两朵则太拥挤,绣成一朵双花,红紫争艳的二乔则刚刚好。

  “取各种红色丝线和紫色丝线过来。”裴元歌忍着有些僵硬的肩膀和脖子,再次吩咐道。

  等到红丝线和紫色丝线取来,裴元歌再度用劈丝法将各种丝线劈成细丝,然后看了看绣布上的红色和紫色,略一思索,各取出几根细丝,拿到绣图上比对着,然后再重新凝成一根绣线。这才对魏师傅道:“魏师傅是多年的老绣匠,晕染针法,应该难不倒您吧?”

  魏师傅早就被裴元歌的技艺惊呆了,下意识地点点头:“会。”

  晕染针法是一种特殊的绣技,绣出来的图案就好像用颜料绘上去的,不像一般刺绣针法显得针脚细密,别有一股清新悠淡的感觉。这种针法并不难,难的是所用的绣线不能单调,必须用劈丝法劈开又重新调和,否则根本出不来效果。这位小姐现在将丝线配好,已经将最难的部分完成,剩下的针法,倒是并不算艰难。

  “那就好。”裴元歌欣然道,“接下来就请魏师傅用晕染针法,将这朵牡丹花留白的地方填充上。一般的绣图,总是用绣线的颜色来表现图案,所以绣布一旦被颜色污了,就会影响绣图的效果。好在茜红草的颜色还浅,我用配出来黑线能够压住它的颜色,先将牡丹花的轮廓勾勒出来,然后再用晕染针法填充,这样一来,牡丹花的轮廓依然鲜明,颜色深浅有致,就不会受绣布颜色的影响,不至于整幅绣图作废。魏师傅您看,这样行吗?”

  魏师傅有些呆呆地望着绣布上那朵牡丹花。

  黑色的轮廓,红紫颜料的绣布,乍一看上去,就好像是用松烟墨绘画的墨画,再用颜料浅浅沾染,巧妙的构图和精湛的绣技,使得这朵牡丹花像是用墨笔绘上去的,而非用丝线绣出来的。黑色的丝线并不黯淡,相反的,宛如上好的松烟墨,黑亮而有光泽,加上其中混有黑漆金和金珠儿线,阳光从窗口透进来,照在绣布上,熠熠生辉,更显然的雍容庄重。

  晕染针法的效果,魏师傅也知道,能够预料得出来,当这副绣图完成时,这朵红紫相间的牡丹花该是何等的浓墨淡彩,宛如图画。这种绣如画的风格,在京城中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这可比他原来的绣图高明无数倍。这样一来,何止是不会再受绣布的影响,这根本就是化腐朽为神奇,让这幅绣图的价值一下子跳了好几个台阶,从上作变成了佳作乃至仙品。

  “小姐真是神技!”魏师傅忍不住感叹道。

  裴元歌淡淡一笑。这种绣法叫做画绣,是前世的她为了讨好万关晓而创制,用劈丝法调色,将丝线调成各种墨色或者颜料的颜色,然后再用细腻精巧的针法绣制,宛如图画,将刺绣和画结合在了一起,以针线为笔描绘图案,曾经在江南盛行,也以此让万府的绣庄一跃成为江南最好的绣庄。

  之前送给父亲的寿礼梅寿图,便是化用了这种画绣之法。

  “魏师傅过奖了,我只是听您说,吴大人是文官,喜好风雅,所以试着将绣线调成墨色,将刺绣当做绘画一般,想必吴大人会喜欢,虽然说时间有些紧促,不过晕染针法并不难,绣制也快,应该能赶得及。”裴元歌谦辞道,“说起来也是魏师傅的机缘,这副绣图配色十分淡雅,并没有浓艳的色调,这才没有冲突。”

  魏师傅赞不绝口,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