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章九殿下动情(1/2)

加入书签

  ( )  裴元歌惊骇的是,这么隐秘的事情怎么会被裴元容和裴元华知道?李夫人母女谈及此事时,这两人早就离开临江仙了。那她们是从哪里知道的?难道是叶问卿向她们透漏的吗?无缘无故的,叶问卿应该不会提起她的事情,可想而知,有人又要把她落下浑水……

  裴元华还真是处处都不肯落下她啊!

  五殿下要立歌儿作侧妃?裴诸城惊骇莫名,在他的私心里,是绝对不想歌儿入宫,跟皇室有瓜葛的,那趟浑水水太深,他不希望儿搅进去。可是,无缘无故的,五殿下怎么会想起来立歌儿为侧妃呢?上次从白衣庵回来时,歌儿的言辞语气里,对五殿下并无好感。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丫鬟的禀告声从外面传来:“老爷,小姐,大夫来了。”

  看到父亲迷惑的目光,裴元歌福了福身,神态自若:“女儿也是刚刚知道此事,正要告诉父亲,只是因为大姐姐受伤,先到了这里。如今还是大姐姐的伤势要紧,先请大夫进来为大姐姐诊伤,五殿下之事,还牵涉到其他事情,请容女儿稍候向父亲禀报。”

  她倒并不忧心裴元容的指控,因为她确确实实不想嫁五殿下。

  只要让父亲明白这点,一切指控就都不攻自破了。

  大夫进来后,仔细地替裴元华诊断了伤势了,开了活血化瘀的药物,留了禁忌食单子就离开了。而这一会儿,原本出去找周娘子的下人也已经将人带到。

  周娘子年约二十四五,穿着一身蓝底白花的粗布衣裳,收拾得倒是干干净净,微黑的脸不懂得要垂下去,悄悄地偷看着众人,以及四周的摆设,末了接触到裴元歌幽深的眸光,心中微微一颤,低下头去,小声道:“民妇拜见大人,拜见各位小姐。”

  “周娘子,你还记得我吗?”裴元华柔声问道。

  “大姐姐你最好不要吓唬人,也不想试图暗示些什么,不然我只有当你是心虚了!”裴元容抢先道,横了裴元华一眼,扬声问道,“周娘子,你前些日子是不是绣过一副月下雪猎图?是个穿黑大氅的骑者射白狐的模样,图上还有一首诗,你还记不记得?”

  周娘子咽了咽唾液,道:“民妇记得。”

  “你既然绣好了这副绣图,对绣图的内容应该很熟悉。那我问你,我大姐姐拿绣图给你的时候,绣图上是不是就带着一轮明月,还有那首诗?”想到马上就能揭下裴元华的皮,让这位表面端庄完美实则阴险狠毒的大姐姐也受到惩罚,裴元容就觉得一阵快意,示威似的瞥了眼低眉垂目的裴元华。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周娘子身上,等着她的答案。

  周娘子的身体开始瑟瑟发抖,忽然如鸡啄米般不住地磕起头来:“大人饶命,小姐饶命,民妇不是有意的,民妇真的是……”泪水从脸上滑落,神情甚是惶恐。

  裴诸城眉宇紧蹙,喝止她道:“别只顾着磕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

  “是,是,民妇不敢隐瞒,只求老爷看在民妇无知的份上,饶恕民妇这回。”周娘子擦擦眼泪,哽咽着道,“那天,这位裴小姐带着丫鬟,把一副绣图交到民妇手里,托民妇尽快绣完,然后就离开了。结果,民妇出门送那位小姐时,正巧有位公子迎面而来,问民妇那位小姐是不是姓裴,民妇说是,那公子就说要看看绣图,然后提笔在上面添了一轮明月和一首诗。民妇正要拦阻,那公子说……。”

  没想到周娘子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裴元容厉声喝道:“你不要胡说八道,明明你拿到的绣图上本来就带的有明月和诗,分明就是大姐姐做的手脚,你别想混赖!”

  裴诸城紧紧盯着周娘子,若有所思:“说什么?”

  “他说他对裴家大小姐倾慕已久,想……。想借这绣图传递情意,又许给民妇十两银子。民妇想,如果图样上有明月和诗,绣图上却没有,那不明摆着有问题吗?如果照图样绣,说不定还能蒙混过关,又贪图那十两银子,就这样绣了。”周娘子头越垂越低,“后来,这位小姐来取绣图,倒也没有发现异常,民妇以为事情就这样完结了。后来听人说,才知道民妇闯了大祸,说这叫什么死什么瘦什么的,对大家小姐的闺誉损害很大,说不定会弄出人命来。”

  “是私相授受。”裴诸城淡淡地道,眼眸幽深低暗。

  “对,就是这样的话,民妇识字不多,说不出来!”周娘子又不住地磕头:“大人,这件事都是民妇一时贪心,民妇以为一轮明月,一首诗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行民妇就重新绣。民妇真的不知道,这事会毁损裴小姐的声誉,会让她受冤屈。今天民妇一听说是裴府的人来请,就知道一定是事发了……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民妇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你害死我了!”裴元华指着周娘子,眸带悲愤,对着裴诸城跪下道,“父亲,女儿真的不知道中间还有这样的内情,也不知道那轮明月和诗原是男子所作。因为这件绣图时间紧,又有些麻烦,女儿只想着赶快让绣娘完成,完结此事,并没有好好地查看过绣图的内容。后来去取时,见绣图和图样一般无二,以为本就是如此,没有多想,结果酿成今日的祸端。父亲,都是女儿行事不慎,被人钻了空子都不知晓,女儿知错了,还请父亲责罚!”

  一边说,一边哭,红肿红肿的脸上泪痕纵横,煞是惹人可怜。

  周娘子这番话,裴元华的这番请罪,顿时将行事逆转。

  这样一来,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有了合理的解释,大小姐拿到图样,托付给周娘子绣制,出门时正好遇到爱慕她的男子。男子便收买周娘子,因为是表达爱慕之情,所以添上一轮明月,有“愿卿为星我为月,夜夜流光相皎洁”之意;而诗里的最后两句首尾则暗暗潜入了元华二字,用意相同。

  这样一来,所有的错误都是周娘子和那位公子的错。

  甚至,这更表现出了大小姐的声名远扬,否则怎么会有公子苦心孤诣在绣图上做手脚向她示爱?大小姐最多落个行事不慎的过失,而这个过失却又充分的表明她有多冤枉——若她真有意攀附五殿下,绣图是个绝好的契机,可是她在拿到绣图后,却并没有认真看过,随手就交给了绣娘,以至于取绣图时,没有发现上面多了一轮明月和一首诗,这不是更说明她的洁身自爱,清白无瑕吗?

  绣娘的请罪丝毫也没提五殿下和叶问卿,只说为这私相授受有辱裴小姐闺誉而请罪,却是将裴元华摘得干干净净。

  多么顺理成章的故事,多么精心巧妙的设计安排,没有丝毫的破绽。

  而且,因为这件事牵涉到有男子私下向裴元华示爱,对裴元华的闺誉有影响,所以不能将事情闹大,更加不能拿着这个到叶府去讨公道。因为别人的过时被误会,被叶问卿打,却又无法辩白澄清,只能咽下所有的委屈,裴元华这朵楚楚可怜的小白花实在扮演得很精彩!

  裴元歌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正要开口,看到裴诸城的神情,忽然间又顿住。

  “父亲,这绣娘分明是——”裴元容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裴元华然还能脱身,怒不可遏,指着那绣娘就想要动手,威逼她说出真相来。

  “够了!”裴诸城神色沉沉,喝止道,“既然事情已经清楚了,就派人送这位周娘子回去。不过,华儿,这人行事如此不可靠,以后不要再找她绣绣图了,免得再生是非。”

  “是,女儿记住了。”裴元华低声应道,看似委屈无限,心头却是在暗暗窃喜。

  听父亲的意思,显然是相信了周娘子的话,也相信了她的清白。多亏她脑筋转得快,猜到裴元容这个一根筋儿愣头青不会轻易放过她,定会找她的麻烦,将此事闹将开来,引父亲来看。她绝不能承认自己在绣图上做了手脚,那就等于承认了自己虚伪狡诈,明知故犯,攀龙附凤的心思;但裴元容绣过绣图,对图样知道得清清楚楚,而且真闹大了,说不定会去找五殿下或者叶问卿询问绣图原样。

  如果说绣图原样没有问题,她也没有做手脚,那么就只有可能是在绣娘那里出了差错。

  所以,她一回府就命流霜出府去找周娘子,编造出这样一番说辞;同时又派新提上来的流絮故作不在意地提点采薇园的人,让她提醒裴元容要找绣娘来对质。而她又故意在裴元容提起绣娘时,流露出些许惊慌之色,好降低裴元容的戒心,让她更加认定绣娘能够成为指证自己的证人,极力要请周娘子过来。

  事情的发展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现在,她是个被别人拖累而受了委屈却又无法辩解的女儿,父亲只会对她更加怜爱,而不会认为她别有所图,心叵测,先前在父亲心目中的完美形象非但不会受损,反而会更让父亲心疼。

  “你伤得不轻,好好养伤,别落了疤痕。我有时候了就来看你。”裴诸城轻声道。

  裴元华眼泪盈盈:“多谢父亲关心。”

  “容儿你回采薇园吧,今日闹腾了一天,想必都累了。歌儿跟我来房,我有话要问你。”裴诸城说着,起身离开,裴元歌急忙跟上去,只见裴诸城到门口时,低声对石砚吩咐了些什么,石砚点点头,飞快地跑开了。裴诸城顿足,朝着裴元歌招了招手,等她赶上来,才继续向前走,却是放满了脚步,免得裴元歌跟不上他。

  到了房,裴诸城长长地叹了口气,坐在紫檀木圈椅上撑着额头,似乎不欲多语。

  见状,裴元歌也没有急着禀奏五殿下的事情,而是起身到旁边的铜质狻猊香炉旁,加了一块檀香进去,点燃,拨弄了下,看着袅袅白烟慢慢升起,才盖好铜鼎,任由那令人凝神静气的淡淡甜香在空气中弥散,又取过旁边的茶具和红泥小火炉,加水煮沸,冲泡了一杯茶,双手奉给了裴诸城:“父亲。”

  裴诸城抬头,接过茶水,轻轻地啜了一口,微微一笑,道:“歌儿,坐吧!”

  只是那笑容中,似乎带着些微的苦涩。

  裴元歌自己也取了杯茶,坐下慢慢品啜,房间内寂静无声,有着淡淡的沉闷和压抑。

  没一会儿,石砚回来,附耳低声道:“启禀老爷,奴才到偏门打听过,说是大小姐的丫鬟流霜在大小姐回府后不久就出门了,说是家里老子娘得了病,要回去探亲,到现在还没回来。”说完,见裴诸城久久没有吩咐,正要垂手退下,却又被叫住,忙转身等候吩咐。

  “今天端午佳节,按规矩各小姐处都要有节例,四小姐和二小姐处照往年的规矩,再加今年新兴的五彩丝镯两条送过去;大小姐和三小姐那里送去一卷蚕丝,一篮时兴果子过去。到了雨霏苑,告诉大小姐说,今年的节例,她和三小姐是同一份例的,是我特意吩咐下去的,念在她有伤在身……”裴诸城顿了顿,语气有些低沉凝滞,“让她好好地……。揣摩揣摩。”

  石砚领命离去,很快就把事情办妥了。

  叶问卿虽然是女子,但心怀嫉恨,下手颇狠,裴元华正拿着上好的药膏往脸上敷抹,生怕会毁损她的花容月貌,收到裴诸城派人送来的节例,顿时有些莫名其妙。这节例跟往年的完全不同,若说是怜惜她今日受了委屈,特意分发的,但只有一卷蚕丝,一篮果子,未免又单薄了些,听到裴诸城传来的话,更加奇怪。

  仔细地揣摩揣——裴元华忽然心中一震。

  蚕丝,果子,丝,果……丝果,思过,父亲这份节例难道是在警告她,让她静思己过?

  再一想更觉得这个猜测有理,每年端午节的节例,她们三位庶女都是相同,如今却把裴元巧挑出去,独留她和裴元容相同,这能是什么意思?裴元容因为私自答应五殿下绣制绣图被禁足,她和裴元容相同,岂不是说她和裴元容是一样的人,都为了讨好五殿下而不顾声誉,做出了有失体统的事情?父亲根本没有相信周娘子的话,只是顾念着她有伤在身,才没有当众拆穿她,保全了她的颜面。

  但是又送这份节例来,是在敲打她,表示这件事他心中有数,让她静思己过……

  想到这件事终究还是没能瞒过父亲,裴元华惊慌之下,脚一软,几乎跌倒在地,心乱如麻。

  采薇园里,裴元容翻弄着那卷丝线,和那篮果子,莫名其妙地喃喃自语着:“为什么不是旧年的节例,换了这两样?拿丝线给我干嘛?父亲不会真的以为我要在刺绣上下功夫吧,要不是为五殿下绣绣图,我才不要绣东西呢!”说着,随手拿起一个果子,“卡擦”一声咬了一口,忽然惊喜地睁大了眼睛,“咦,还挺甜!”

  ……

  房内,吩咐石砚将节例送去各远落后,裴诸城靠在椅背上,沉默不语。

  他是真的很失望。

  以前镇守边疆,常年征战在外,不经常回府,偶尔回京述职,在府里住十天半月,只觉得华儿懂事明理,容儿娇憨可爱,巧儿虽然木讷却也老实本分,章芸将府务打理得井井有条,唯一忧心的歌儿,偏歌儿性子又倔,偶尔想要教导,却又常常被顶撞,父女俩根本说不到一块儿。

  没想到这次回京,武将转了文职,常年在府,却发现府内的情形,与他原先的认知几乎是颠倒乾坤。

  章芸对歌儿心叵测,苛待算计;容儿骄纵蛮横,虚荣肤浅,这已经让他很伤心了。好在歌儿却是乖巧懂事,聪明伶俐,跟他亲近,也为他分担了不少事务,还有华儿也依旧如昔。没想到,竟连华儿也……今日的事情,虽然周娘子所言顺理成章,但有些事情不是只要顺理成章就能遮掩过去的。

  华儿她……心思和容儿显然是相同的。

  而且,容儿是有攀龙附凤的心思,但她的确不够敏锐通达,看事情想不深透。但华儿则不然,她清楚地知道,这绣图牵连甚广,每一寸的得失都能够看清楚,结果,劝他从容儿那里取走绣图,交付给她,自己却做了和容儿一样的事情,而且,比容儿还要露骨。这样一深想,让他如何不痛心?

  之所以没有拆穿华儿,的确是顾念她有伤在身,但另一边,也是因为他心有愧疚。

  镇边大将并非不能带家眷,只是他想着边疆苦寒,又常有战事发生,害怕娇柔得花瓣似的女儿们吃苦受惊,因此将她们留在京城。早知如此,当初宁可孩子们吃些苦头,也该把她们带去边疆,留在身边亲自教导。俗话说得好,子不教,父之过,子女如何,都是要看父母怎么教,章芸就不说了,他自己也不是个合格的父亲,从来都没有教导过女儿们,华儿和容儿变成今天这样,他这个父亲也难辞其咎。

  从今往后,该多在华儿和容儿身上花费些心思了。

  想到这里,裴诸城心中稍定,抬眼看到一只凝视着他的裴元歌,这才想起还有歌儿的事情,又是一阵心烦:“歌儿,你刚才说有事要跟我说,关于五殿下的,是吗?”

  “是,之前在临江仙,女儿出去一趟,回来后面色苍白,说是不舒服,其实不是,是女儿听到了令我惊骇的事情,只是当时房间内人多口杂,女儿不好明说。”裴元歌坦然道,“女儿当时出去,无意中听到李夫人和李三小姐的对话,李夫人在撺掇李三小姐……。给五殿下下药……”说到这种事情,裴元歌忍不住面色绯红,一言带过,“这本来是别人的私事,但是,两人在谈话中,说到五殿下要向皇后请旨,立女儿为侧妃,这才真的惊到了女儿。”

  “歌儿,你想清楚。的确,我不赞成你们姐妹嫁入皇室,尤其现在五殿下和九殿下争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