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章并肩赏月九殿下动心(1/2)

加入书签

  裴元歌有些为难,她不是颜明月,方才大殿上剑拔弩张的情形,以及刀光剑影的对话,她都听在耳里。她对颜明月的单纯温婉很有好感,当然不希望她成为宇泓墨和五殿下针对的目标,但问题是——“颜公子,我很想帮明月,但是,我和九殿下虽然见过几次面,但我恐怕根本没办法说服他。”

  宇泓墨那个家伙,心思难测,行事只随喜好,从来都不讲道理,根本无从说服。

  “我明白裴四小姐的难处,九殿下的个性我也有所耳闻,只是现在,我所认识的人中,完全没有人能跟九殿下搭上话,所以才不得不来请托裴四小姐。”颜昭白神色温和,却总透着些许疏离,“当然,五殿下和九殿下的争斗由来已久,我站在五殿下这边,九殿下无论怎样针对我都是应该的,我无话可说。我只是希望,这件事不要牵连到明月。裴四小姐也看到了,明月本性单纯,从不插手生意场上的事情,她什么都不懂……”

  颜昭白说着,神色黯然。

  看得出来,他真的是非常疼爱这个妹妹,不愿意她受一丁点儿的苦难惊吓。

  “颜公子和明月的兄妹感情真好!”裴元歌点头道,“我也明白这个道理,我也觉得,这种事情不该牵涉到明月身上。可是……”

  “其实,九殿下想要银子,我并不是不能给,只是我不能当着五殿下的面给。过了这段时候,我愿意将景轩商号一成的利拿出来给九殿下,甚至两成也可以,我只希望九殿下能给我一点缓和的时间。如果九殿下还有其他条件,裴四小姐可以转告我,只要不伤害到明月,一切条件都可以谈。”颜昭白诚恳地道,“九殿下性情难测,难以猜度,所以,此事无论成与不成,我都承裴四小姐的人情,都只会感激你对明月的心思,绝不会心生抱怨。这一点,裴四小姐尽可以放心。”

  裴元歌犹豫了下,道:“那我试试吧,不过,颜公子不要抱太大希望才好。”

  “很多事情,本来就是尽人事,听天命,裴四小姐愿意为我做说客,我已经感激不尽了。”颜昭白声音低沉,黑色的眼眸中带着难以描述的复杂和深沉,“钱财本是身外之物,我并不在意,但明月是我在世上唯一的家人,我所在的一切,都只是希望她能够平安喜乐,如果她有什么长短,那天底下也不会再有颜昭白这个人。死,对我们来说,并不可怕,甚至也许会是一种解脱……”

  他幽幽地道,忽然间回过神来,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忙道:“这是我的底线,我会去跟五殿下谈,九殿下这边,就拜托裴四小姐代为转告了。”

  颜昭白说话,从来低沉浅淡,就好像他的情绪永远游离在世事以外。但奇怪的是,有时候,就是这样浅淡的话语,却似乎比任何慷慨激昂的宣誓更加有感染力,更加让人觉得,他必定会如此,不是威胁也不是恐吓,只是事实,所以,他才能说得如此平静无波。

  裴元歌很难形容这种感受,只是觉得,眼前的人,似乎被重重阴霾包裹着,深沉压抑。

  “我懂了,我会把颜公子的话转告给九殿下的。”颜昭白的意思很明白,只要不针对颜明月,一切事情都有商量的余地,但如果颜明月出事,他宁可拼得鱼死网破,玉石俱焚。有了这重底线,裴元歌心中稍微有了底,这样的话,也许应该能够说服宇泓墨……吧?

  临出大殿前,裴元歌忽然转身:“颜公子,恕我冒昧,五殿下并非良善,与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颜昭白淡淡地一笑,眼眸深处无数阴霾:“多谢裴四小姐的劝告,只是……有的时候,是没有选择的余地的。当时对我来说,眼前只有那么一条路,就算明知道眼前是刀山火海,我也只能踏上去。”明月身体很弱,必须常年用许多名贵的药材来养身,不然就很可能会危及性命,他必须把景轩商号做起来,必须要做大它,就算要与魔鬼交易,他也会同意。

  能够让明月多活一天,他的存在,就多一天的意义!

  听出他语调中无奈却又坚定的执著,有着说不出的让人震撼的感情,裴元歌沉默了会儿,忽然展颜一笑,道:“颜公子,我一定会尽力说服九殿下的。”

  颜昭白颔首,躬身为礼:“那就多谢裴四小姐了。”

  出了大殿,裴府的护卫统领赵景便迎了上来,这次黑衣人遇袭,倒是多亏他布置得当,裴府的人才没有太大伤亡,等到了宇泓墨带人来救。对于有功劳的人,不能吝于赞赏,裴元歌微笑道:“今晚多亏有赵统领保护我们,才没有出大乱子。等回府后,我一定禀明父亲,好好地奖赏赵统领。”

  赵景没想到裴元歌一开口便是赞赏他,心中一阵暖流经过。

  认真计较起来,他今晚等于是失职,差点让四小姐和夫人出了意外,没想到小姐居然不责罚他,还说要奖赏他,这份宽厚仁慈,实在是令他感动。

  “是卑职保护不力,才让夫人受伤,四小姐受了惊吓,都是卑职学艺不精,无法抵挡那些死士,哪里还敢接受四小姐和大将军的奖赏?四小姐这话,实在令卑职惭愧,卑职日后必定勤练武艺,好更好地保护夫人和小姐们,到那时候,四小姐再来奖赏卑职吧!”

  “赵统领不必自责,今晚的事情只是意外。护卫伤亡如何?”

  “有三人受了重伤,七人轻伤,其余人都不要紧。”

  “那就好,等这次回府后,我会吩咐下去,重伤的护卫每人补贴一百两银子,轻伤补贴七十两,其余护卫每人五十两。你是统领,调下轮值的班次,让众人都好好休息,等伤好了再说,若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让人递信到静姝斋来,我会想办法解决。今晚若不是你们,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裴元歌感激地道。

  赵景心中又是一暖,在权贵的眼里,他们护卫不过是奴仆,为主效死是应该的,从来没想过会得到四小姐的感激,还说如果有困难,就可以去找四小姐……他是个心直口快,忠厚实诚的人,当即跪倒在地,声音微有些哽咽地道:“多谢四小姐,卑职代手下的兄弟们多谢四小姐的宽厚仁慈!”

  “赵统领快起来吧!”裴元歌虚扶了他一下,继续问道,“赵统领在殿外候着我,是否有事?”

  赵景这才想起正事,忙回禀道:“是回府禀告消息的兄弟回来了,只是大将军不在府内,被皇上连夜召进公众议事去了。他怕耽误时间,没敢等老爷回来,只留了人在宫外等老爷,然后先把裴府剩余的护卫都带了过来,约莫近百人。他们过来的时候,夫人已经安睡,四小姐正在大殿与五殿下和九殿下议事,因为黑衣人已经被九殿下的暗卫所杀,事情已经平息,卑职想着不必惊扰小姐,就先安排他们守在庵外,注意四周的动静,以免再有意外发生。”

  裴元歌点点头:“赵统领你做得很好,正该如此。既然事情已经平息,就不必惊动父亲再过来,你且派人再去告知在宫外等父亲的人,告诉他我们已经无事,明日便会起身回府,让他不要惊吓到父亲。”

  赵景拱手道:“是!”

  “对了,赵统领,你可知道九殿下宿在哪里?之前遇袭,我太过惊慌,没有来得及感谢九殿下的救命之恩,方才殿内又在说正事,我不太好插嘴。想趁这时候去拜谢九殿下,不知道赵统领能否随我前去?”裴元歌征询他的意见。为颜昭白求情,势在必行,但深更半夜,她若孤身到宇泓墨的院子,被人看到,难免会有闲言碎语,但若有赵统领带人护送,丫鬟陪着,以感谢为名,这就光明正大起来。

  赵统领点头道:“卑职听说,九殿下宿在北院,很偏僻幽静。”

  “那就好,赵统领你先派人到北院通报一声,问九殿下方不方便见我?”裴元歌一切都依足了正式的礼仪规矩来做,免得将来招人闲话。

  北院。

  “裴元歌说,她待会儿要来拜谢我?”宇泓墨眉毛高高扬起,这丫头难道良心发现,想起来要感激他?才怪!中间肯定有蹊跷,八成跟那个颜昭白脱不了干系!不屑地撇撇嘴,然后却忍不住弯起了一抹弧度,眼睛不自知地亮了起来,道,“你去告诉来人,让裴元歌尽管来,我随时恭候。”

  “是!”

  等寒麟离开后,宇泓墨起身从床上下来,在屋内走来走去,忽然……

  得到消息后,裴元歌又让人找来紫苑和木樨,由赵景带着三名护卫,一同前往北院。踏着一地银霜,来到北院门口,却见一名暗卫守在门前,等裴元歌进去后,忽然伸手拦住其余众人,恭声道:“抱歉,九殿下有令,只请裴四小姐一人进去,诸位请在此地等候。”

  “可是……”紫苑忍不住作声,放心不下小姐。

  裴元歌想了想,没有紫苑等人也好,这样待会儿谈判起来,也不必担心被她们听到,问东问西,倘若一个不小心泄露了消息,只怕颜公子和明月的处境反而会更危险。“既然这样,紫苑,木樨,赵统领和三位护卫,就劳烦你们在外等我一会儿,我进去去向九殿下致谢。”

  暗卫躬身道:“九殿下在正房等候四小姐。”

  “多谢告知。”裴元歌微笑着,颔首致意。

  暗卫不禁一怔,来找九殿下的女子多得很,但要么是谄媚讨好,要么是畏畏缩缩,对他们这些暗卫,不是不屑一顾,就是让人打赏讨好,想从他们这里多了解一些九殿下的事情,这位裴四小姐却是落落大方,对待他们这些暗卫也温和有礼,既不谄媚,也不张扬,这份气度倒是很难得。

  进了院子,院门便被暗卫关起。

  想到又要独自面对那位喜怒难测的九殿下,裴元歌不禁有些惴惴,深吸一口气,来到正房,温声道:“小女裴元歌,前来拜谢九殿下。不知道小女能否进去?”

  房内却是寂静无声。

  裴元歌有些疑惑地探头看了看,这位九殿下,不会又在捉弄她吧?

  “我在这里!”一道无奈的声音从房顶传来,紧接着,宇泓墨那张令日月为之失色的绝美容颜从房檐探出来,在月色下灿然生辉,“裴元歌,我不相信你是来谢我的,是不是跟颜昭白留你说话有关?让我猜一猜,他是想让你来求情,让我放过他和颜明月。当然,肯定会开出不错的条件,比如说,让利给我;然后就是威胁,如果我逼得太紧,大家一拍两散,鱼死网破,对不对?”

  “……”事情还没开始说,就被这妖孽全猜中了!

  聪慧如裴元歌,一时间也怔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更不知道还要不要开口。

  看着呆愣的模样,宇泓墨粲然一笑,向她伸出一只手,道:“上来!”见她犹豫着,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面色微微一沉,道,“你要不想上来,现在就可以回去了。想跟我谈颜府的事情,就乖乖听我的话,抓住我的手,上来陪我,不然,一切免谈!”

  隐约觉得这样有些不合规矩,但想到颜明月,想到颜昭白那种莫名的阴霾,不知怎地,裴元歌心中微微一动,踮起脚尖,向着宇泓墨伸出了手。

  因为手臂伸直,宽大柔滑的衣袖滑落下去,露出皓白如玉的手臂,白皙柔嫩的肌肤在月光下,仿佛会发光一般。宇泓墨望着那只手臂,纤细的手指如削葱根般,心中忽然猛地一滞,俯下身子,慢慢地触到她柔滑娇嫩的手,握在手中,如凝脂般柔滑,宛若无骨,让人恨不得一世握着,永远不要松开。

  “九殿下,你拉我上去啊!”

  握着她柔嫩的小手,望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眸,在月色下,她的那份清丽脱俗就更加明显,淡淡的月光照在她的身上,似乎给她周身都镀上一层淡淡的银辉,没有了那些伪装出来的柔顺乖巧,也没有那浑身的锋芒和刺,朦胧,飘逸,如仙如幻。宇泓墨只觉得心头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心中原本存的那些捉弄的心思顿时烟消云散,只剩下一片柔软温和。

  他有些慌乱地别过脸,手上一用力,将她拉了上来。

  察觉到脸上有些微烫,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觉得别扭,宇泓墨没转头去看裴元歌,径自又躺回了斜向下的屋顶上,心头却不住地翻涌着。方才拉她的时候,感觉她好轻啊,像是一片羽毛,轻飘飘地就拉了上来,一点力气都没用到……正胡思乱想着,忽然身边传来一声低低的惊呼,伴随着瓦片滑落的声音。

  宇泓墨吓了一跳,以为裴元歌失足滑落,霍然坐起身来,只觉得双肩一紧,被人紧紧抓住。

  “怎么了?”

  “这屋顶好滑,我站不稳啦!”白衣庵的厢房屋顶跟大部分大夏王朝的屋顶都一样,呈八字形,虽然弧度不算陡峭,但也并不平和。裴元歌被拉上来后,就心惊胆战地站立着,想慢慢地朝屋脊走过去,那里有着些许平坦的地方,会让她比较有安全感。结果还没走几步,脚下忽然踩到了青苔,几乎失足跌落下去,只吓得她花容失色,惊呼出声。

  正巧宇泓墨坐起身来,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顺手就抓住他的肩膀,这才止住了下滑之势。

  说是抓住肩膀不太合适,准备来说,她的上半身几乎都压在宇泓墨的背部,将全身的重量都靠了过来,以免滑下去。惊吓之下,裴元歌丝毫也顾不得这样的姿势有多暧昧,兀自把头藏在了他的背后,不敢去看下面,只觉得越看越头晕。这个宇泓墨,这个混蛋,一定是故意的!

  故意挑这么个地方,故意让她上来,故意要吓她!

  她因为害怕没有察觉到,但宇泓墨却清晰地感觉到少女柔软芬芳的身体靠在他的背上,淡淡的幽香萦绕鼻间,似乎是很多种花混合后的清香,很淡很淡,却又似乎十分馥郁,不同于他所闻过的任何一种熏香,但比那些熏香却要好闻得多,嗅入鼻中,只觉得莫名痒痒的,像是有根羽毛在心底挠呀挠的,让宇泓墨觉得有些心慌意乱,下意识地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轻拍她的肩,柔声抚慰道:“好了好了,没事的。别担心,有我在,不会让你摔下去的!”

  有他在,她才更可能会摔下去吧!裴元歌在心中腹诽道。

  然而,她却不敢说出口。不然,以宇泓墨的恶劣性子,肯定会松手让她下去,自己在一边看她的笑话。

  察觉到她依然在微微颤抖,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