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章 真假裴元歌,姨娘发难!(1/2)

加入书签

  97全文字更新猛地被章芸抓住,裴元歌微一闪神,随即否定道:“我不知道姨娘在说什么?”

  “别想再蒙骗我,真正的裴元歌,背上有朵红色的花形印记,那是她母亲明锦留下来的,无论怎样都不会消退,而不是像你这样用朱砂画上去,一遇水就会不见!”章芸眼睛里闪烁着亮得刺眼的光,长久以来被裴元歌压制所积压的怨气,终于在这时候找到了一个发泄口,如山洪般完全爆发出来。97全文字更新。请记住本站

  闻言,裴元歌下意识地转头,朝后背望去,神色惊慌。

  她当然是看不到自己的后背的,而这个动作更表明,她不是裴元歌!

  章芸心中畅快难言,咄咄逼人地问道:“是舒雪玉派你来的,对不对?趁着真正的裴元歌病重,偷梁换柱,假冒裴府四小姐。安排倒是天衣无缝,可是,你太得意忘形了,表现出太多跟裴元歌不相符的破绽!老爷许久没见这个女儿,没有察觉到,可是我不同!从三岁开始,裴元歌就在我的掌控之下,我能预料到她对每件事情的反应,你根本不可能是裴元歌!真正的裴元歌在哪里?或者说已经死了?舒雪玉让你假冒裴元歌,就是为了放她出来,帮她争宠,再来跟我作对,是不是?”

  出乎意料的,在她的逼问之下,裴元歌反而平静起来。

  手奋力一挣,挣脱了她的钳制,慢条斯理地取过池边的纱衣,披上。裴元歌这才转向章芸,清丽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浑不在意地道:“我说章姨娘怎么突然殷勤起来,要伺候我泡温泉?原来是为了查看我背上的印记。”

  声音清冷若玉珠相撞,悦耳却又带着一股挑衅之意。

  章芸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被拆穿了,她居然还能如此镇定?

  “你根本就不是裴元歌!而且,我有证据!你以为,在揭穿这件事后,老爷还会把你当做女儿一样疼爱?还是说,你以为舒雪玉那个自身难保的泥菩萨能够救你?你清醒清醒吧!现在我拿捏着你的把柄,如果你不想失去现在这一切,你应该要听我的话,跟我合作,不然……。”她没有再说下去,没有说出口的威胁,才是最可怕的。

  当众揭穿这一切,是她一时灵机所动。

  因为章芸发现,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如果这个假冒的裴元歌能够跟为她所用对付舒雪玉,那真是一把无往而不利的尖刀!

  “真正应该醒醒的人,是姨娘你吧?”裴元歌轻蔑地道,“就算我不是裴元歌,那又如何?姨娘你又有什么所谓的证据证明?晚间的那些菜肴,我完全可以当做没这回事。至于背上的印记……。”红唇微抿,明眸湛然,带着浓浓的嘲笑意味,“姨娘好像忘了,现在在裴尚书的眼里,我就是他心爱的女儿裴元歌。脱衣验身,查看女子背上的印记,对女子来说是何等的羞辱?你认为,裴尚书会因为你的几句猜疑,就对他心爱的女儿做这种事情吗?我看姨娘是被这温泉的水温弄昏头了吧!”

  章芸一怔,原本火热的心微微冷却下来。

  的确,女子清白如玉无价,平白无故的,没有任何证据,只凭着她的猜疑,以老爷对这小贱人的宠爱,恐怕根本不会答应给小贱人验身。甚至,老爷会猜疑,认为她对裴元歌不怀好意,所以才故意提出这种羞辱她的事情……。就算老爷一时想不到,这小贱人也会让老爷想到的!

  虽然如此,章芸却不想失了气势,紧盯着裴元歌道:“如果连这点手段都没有,我还怎么做裴府的掌府姨娘?”

  “不是我小看姨娘。以前对着姨娘,我还要伪装敷衍下,可是,现在,只要裴尚书不在眼前,我连敷衍都懒得敷衍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太弱了,那些幼稚低劣的手段,我只要动动小指头就能够破掉。你可以否认,但事实摆在面前,你被我带到庄子上来!现在,姨娘你,失,宠,了!”听着章芸的恫吓,裴元歌反而笑了起来,清脆的笑声随着周遭的水纹层层荡漾开来,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俯视感。

  被揭了底还敢这样嚣张?章芸简直忍无可忍,伸手就想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丫头一耳光。

  裴元歌反应很快,猛地抓住她的手,猛地转过头,目光如电,冷冷地盯着她。那种冷冽的眸光,甚至让章芸有种胆寒的感觉,她不明白,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为什么能够这种慑人又骇人的眸光?就像……。就像被厉鬼缠上身一样!

  “其实,想除掉我,姨娘还是有机会的,要不要试一试?”裴元歌忽然一笑,带着诡异的妩媚。

  章芸莫名地感到一阵恐惧:“什么?”

  “在这里,就这样,你拉着我的手,我拉着你的手,我们一起沉下去,如何?”在这无人的温泉房内,在这水汽弥漫的地方,在章芸的威胁下,前世的记忆突然间如潮水般涌上来,满心满眼的恨,使得裴元歌整颗心都是冷的,就连温热的温泉水,都无法拂去那被湖水灭顶的冰冷,“姨娘,你敢吗?”。

  因为割肉疗病,她轻信了章芸,把她当做母亲一样敬重爱护。

  那一年盛夏,章芸生了重病,浑身出满了脓包,要把长出来的脓包一个一个挑破,再一点一点地上药。那样繁琐污秽的事情,连裴元华和裴元容都不愿意接手,而她却害怕丫鬟们照顾得不用心,整整半个月,她守在她的床边,一次又一次小心翼翼地挑破脓包,上药。最后章芸好了,身上甚至连一个疤痕都没有,而她却劳累过度病倒了;

  那一年初春,她刚嫁入万府一年,打理铺子才刚起步,正是银钱紧张时,章芸写信说她急需钱用,她二话没说,变卖丰厚的嫁妆,以及陪嫁的铺子,凑足银钱寄给她,被公婆说她心向娘家,给了她好一阵子的冷脸瞧,直到万家的铺子有了起色才算完。但事后,她没有一丝埋怨,也从未追讨过那些银钱;

  ……。

  因为把她当做母亲,女儿为母亲做任何事都是天经地义的,所以,她从无怨言。

  在裴府的时候,因为章芸的疼爱,她百般容忍裴元容的无理挑衅;在万府的时候,因为记着她的慈爱,尽管主持中馈,打理铺子,家务矛盾,生意竞争,种种的磨练让她浴火涅槃,变得机敏睿智,不再是愚钝幼稚的裴元歌,可是,她却从来都没有怀疑过章芸别有居心。

  她能够看破生意场上所有的手段诡计,却始终没有看清身边最亲的人,只是因为,相信,没有防备心!

  所以最后,遭受灭顶之灾!

  在被冰冷的湖水吞没的那一瞬间,她怨恨万关晓,怨恨裴元容,怨恨桂嬷嬷和白薇白芷,但在心底,最怨恨的,却是不在眼前的章芸。因为对章芸,她有着远比那些人更深厚,更真挚的感情,却没想到,原来一切都是一场笑话,这位慈爱的姨娘,居然是她所有悲剧的幕后黑手!

  “陪我一起沉下去,姨娘,你敢吗?”。裴元歌的声音很轻,却有一种让人心悸的力量。

  那双眼眸,似乎漆黑冰冷似乎不含任何感情,又似乎带着近乎疯狂的火焰……章芸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但是,这种眼神让她感到危险和害怕。一时间,莫名的身体僵硬起来,思绪似乎也被这样的目光盯得凝滞起来,脑海中一片空白。

  “你……。”许久,章芸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颤抖软弱得连她都不敢相信。

  这声音也唤回了裴元歌的神智。

  微微一笑,松开了章芸的手,那种令人感到压抑沉闷的感觉也在瞬间烟消云散,裴元歌舒适地感受着温泉的温暖,轻笑道:“姨娘害怕了,是不是?只是这样就害怕了?姨娘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胆小懦弱啊!”黑玉般的眸子轻轻一扫,红唇微启,轻轻地吐出几个字,“既然没这个胆量,那就滚吧!”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神情,这样的语句,更能表现出蔑视和不屑一顾了。

  但这次,章芸甚至还来不及感觉到愤怒,方才那种莫名诡异的感觉似乎还萦绕在周身,让她觉得,只想离眼前这个豆蔻少女越远越好!顾不得自己周身都被温泉水湿透了,章芸就这么**地跑了出来,连会不会着凉,会不会被庄子上的下人看到都不在乎了,一口气跑回自己的厢房,喘息好久,才慢慢平静下来。

  见鬼了是不是?小小的女孩,怎么会有这么骇人的眼神?

  温泉房内,裴元歌靠在枕石上,仰头望着雕花的房顶,慢慢合上的眼眸中带着一丝后悔。

  还是冲动了!

  原本以为,经历过生死后,再次面对这些人,她已经能够冷静,没想到方才被章芸一激,竟然又爆发出来,甚至冲动得想要跟她一起死在这温泉房内!的确冲动了,章芸是罪魁祸首,但这样死太便宜她了,要夺走她所有的权势,宠爱,财富,让她活在活生生的地狱里!何况,还有裴元容和万关晓,这两个人,还好好地活着呢!

  如果说镇国候府的婚约,万关晓有插手的话,那他现在应该就在京城。

  不过没关系,她相信,总会有再遇见的那天的。

  正默默地盘算着,裴元歌猛地睁开眼,朝着身后望去,厉声喝道:“谁在那里?给我出来!”

  绿萝微动,露出一道炫黑身影,身材颀长,脸上戴着一个银光闪闪的面具。他倚在绿萝前,双手抱胸,虽然被面具遮着,看不到表情,但莫名的,裴元歌就是觉得,此刻他的脸上,必定带着若有若无,难以捉摸的笑意,秀眉微敛:“又是你?”

  跟到庄子上来,这个银面人是冲她来的吗?

  “好一招故布疑阵,请君入瓮!裴四小姐身为女儿身,真是可惜了!”银面人颇为惋惜地轻叹一声,宛如黑曜石般的眼眸却若有所思地盯着池水中的裴元歌。因为要泡温泉的关系,濡湿的黑发用一根白玉簪盘了起来,露出修长的脖颈,虽然披了纱衣,但被泉水浸湿后,更是轻薄得仿佛透明一般,紧紧地贴在羊脂玉般的肌肤上,加上温泉房中氤氲的热气,若隐若现得更加引人遐思。

  黑眸如玉,朱唇若点,原本清丽脱俗的容貌,在这样暧昧的氛围下,变得格外诱人。

  除了那冷静得有些不寻常的表情,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个豆蔻年华的美丽少女,虽然说大宅里的女子都不易,但无论如何,才十三岁的小姑娘,怎么就能够这样截然相反的两张脸呢?人前娇憨无邪,人后冷静睿智。尤其这次对付姨娘的方式,故布疑阵,欲擒故纵,精彩得连他都想要为她鼓掌叫好。

  还有……。

  光彩流转的黑眸微微沉凝了下,还有刚才,握着那姨娘的手时,那双眼眸中所折射出来的疯狂,愤怒,仇恨……。那种强烈可怕的感情,有着强大的感染力,连他在一旁看着,都似乎能够感觉到那一刻她滔天的怨恨,和清晰冰冷的杀意。这一切,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才十三岁的小女孩身上?

  裴元歌眸眼为凝:“阁下什么意思?”

  银面人指了指她的后背,轻笑道:“你背上是用了药粉吧?在水中浸泡的时间长了,所以那朵红色印记又显露出来了!”轻咳一声,没说出那么一朵红花,盛放在洁白的背上,是一种怎样诱惑。若非他定力惊人,很难保不会为之所动。

  裴元歌的眼眸再度变得冰冷起来:“你在那里藏了多久?”

  “不算久,不过总在裴小姐进来之前,可惜,没看到什么要紧的。”银面人漫不经心地道。

  也就是说,连她解衣入浴都被看到了!裴元歌的神色更冷了,若非今天为了戏弄章芸,她特意用浴巾包了身体,岂不是被他看完了?该死的淫贼!心中恼怒渐涨,面上却丝毫不露,反而微笑起来,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妩媚:“听阁下的语调,似乎若有所憾。怎么,之前不是说只劫财,不劫色,今儿就反悔了吗?既然这样,阁下要不要下来,看个清楚?”

  玉臂从水中伸出,拔下玉簪,如瀑的青丝散落下来,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漂浮在水面上。

  这个动作,她做得优雅而赏心悦目,衬着如玉的容貌,再加上温泉房内这种暧昧的氛围,有着一种十足的诱惑力。

  以银面人的定力,也忍不住有些意旌神摇,下意识地别过脸去。普通女孩遇到这种情况,还不早就惊慌失措地遮身隐藏,偏她跟别人不一样。完全没想到裴元歌会是这样的反应,但这种出乎意料的感觉,反而让银面更觉得眼前的女孩有趣极了,轻笑道:“没想到,裴四小姐居然如此——”

  话音未落,鼻间忽然闻到一股甜香,脑海一阵眩晕,回忆瞬间定格在那只玉簪上。

  玉簪中藏有迷一药!

  她刚才那样做,只是为了迷惑他,好有机会放出玉簪中的迷药!霎那间,银面人便想到其中关键,可惜他醒悟得太晚,迷一药的药力,比他想象中的发作得还要快,只是瞬间,他就浑身僵硬,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心中暗恨,刚才就不该那么君子地转过脸去,不然一定能发现异常,及时地拦住她!

  太大意了!

  只是不知道,接下来,裴元歌打算怎么做?

  如果说,她要揭开他的面具的话……银面人眸光微寒,他要得到七彩琉璃珠的事情,不能被任何人知道。而裴元歌聪明狡诈得防不胜防,他完全没把握,能让她彻底保守秘密,除非放弃,否则死的人不只是他。但是……他舍不得放弃,他想要为那个人拿到七彩琉璃珠!

  如果真的到了这一步,就算对裴元歌有欣赏,有好奇,也只能杀了她灭口!

  正紧张地思索着,忽然觉一阵微风袭来,带着幽幽的清香,一块柔滑的丝绸绣帕罩在他的脸上,遮挡住他的视线。接着,耳边响起出水的声音,然后是窸窸窣窣穿戴衣衫的声音,然后慢慢地朝他走来,在他身畔停住。因为被遮挡住了视线,所以其他感觉变得格外敏锐,他甚至能够闻到淡淡的女子幽香,跟他脸上的绣帕的气息一模一样。

  忽然小腿上一疼,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

  “白痴,虽然我不知道那天你是不是冲我来的,但既然遇过险,我怎么可能一点防备都没有?”裴元歌怒道,想到自己的清白几乎毁在眼前的人眼里,心头又是一阵怒气,接二连三地朝着他拳打脚踢,直到气喘吁吁,再无力气才作罢,恨恨道,“你应该庆幸你什么都没看到,而且刚才转过脸去,否则,我一定亲手杀了你!”

  犹有余怒地又踢了他一脚,裴元歌这才愤愤然离开。

  没有揭开他的面具?银面人有些惊讶,又有些释然,但随即又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裴元歌的花拳绣腿,自然对他没什么伤害,但是,栽在同一个人手里两次,尤其是栽在一个女人手里!他觉得,他真的有必要好好反省反省了!还有……。

  又过了一会儿,迷一药的药效渐渐散去,银面人恢复了行动能力,掀开来脸上的绣帕。

  光洁的丝帕上,绣着一朵半开的蔷薇花,绣工精致,栩栩如生,犹自带着伊人身上的淡淡幽香。银面人将丝帕握在手中,慢慢地握紧,眼眸中闪过一道精芒。

  裴元歌,我记住你了!

  出了温泉房,裴元歌片刻也不停地回到厢房,见紫苑和楚葵都在,这才松了口气。

  在迷倒银面人的时候,她的确生过揭开面具,看看他是何方神圣的想法,但很快就压抑住了。如果她之前的猜测没错,这银面人不是普通的盗贼,而是家世显赫,身份尊贵的人,这样隐藏身份行事,多半事情不能见人,如果被她发现身份,会不会索性杀她灭口?而那时候,她又该怎么办?先下手为强杀了他?若他真的身份高贵,这一死肯定会引发骚动,到时候很难说她能够逃过?

  就算他只是一时兴起逗她玩,如果发现这人身份很高,那她是不是还得上前拜见,并且说他逗得好,逗得妙,逗得呱呱叫,欢迎他再来逗她玩?想想都觉得憋屈!

  所以,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还是假装把他当做普通盗贼,揍他一顿出气比较划算。

  以他以前的言行来看,从未做过危及她性命或者清誉的事情,就算有所图谋,暂时来说,应该不会很危险。所以,她也没必要将矛盾激化,弄得不可收拾。只是……。裴元歌有些恼怒,裴府的护卫都是吃干饭的吗?居然被那银面人大咧咧地闯到温泉房来,差点毁了她的清白!

  上次他虽然闯到裴府,但很快就被察觉,而且之后这些日子都没动静。

  显然,裴府的守护还是很森严的,银面人不敢轻易去闯,所以她来到庄子上,便给了他机会。这样看来,还是呆在裴府安全点!裴元歌默默地盘算着,始终抹不去心头的疑窦。

  这个银面人,三番两次地针对她,到底所为何来?

  章芸原本以为,裴元歌好不容易把她折腾出来,肯定会出幺蛾子,最少呆上十天半月才会回裴府,没想到才第二天清晨,裴元歌便动身回裴府,百思不解之余,忍不住拿怀疑的目光看着身旁的绿衣少女,这个小贱人不会又耍什么花招吧?难道小贱人准备回去告她的状,说是因为她才早早回来的?

  “姨娘看我做什么?”裴元歌扬眉,“若是姨娘舍不得庄子,不如我禀告父亲,让姨娘在庄子上好好休养休养?”若不是怕银面人又生事,这会儿就算章芸想走,都不可能走得了!

  不过……。算了!

  这一趟也没白来,让章芸笃定了她是假装的,又给了章芸发难的证据。现在就看章芸能有什么手段,让这件事爆发出来。届时……。这裴府后院,就真的要变天了!

  而为了激章芸早日爆发,一路上,裴元歌没少刺激章芸。

  等到裴府跟前,章芸下车时,已经憋了一肚子的气,偏又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发作。怒气冲冲地回到四德院,想到这些日子受到的羞辱,再想到裴元歌的身份,就更觉得怒气冲天!明明恨之入骨的人,把柄就在自己手里,却无法发作,还要看她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这种情形,怎一个郁闷了得?

  “容儿呢?”章芸忽然想起许久不见的女儿,问道。

  王嬷嬷忙禀告道:“三小姐在采薇园呢!”

  章芸不由得有些奇怪,容儿性子最活泼,怎么从跟着舒雪玉出去一趟后,就整日把自己关在房内不出来?难道说被老爷骂了那一顿,冷落她,心里难受得连面都不露了?到底是她娇宠的女儿,章芸放心不下,暂时按捺下对裴元歌的怨恨,带人来到了采薇园。

  豪奢华丽的房间内,裴元容正低头刺绣,神色专注,听说章芸来了,神采飞扬地喊道:“娘!”

  见容儿似乎没受影响,章芸这才稍稍放心,走过去,慈爱地道:“怎么这些日子总闷在屋里,也不出去,也不来瞧瞧娘?”瞥眼看到她面前的绣绷,已经绣了小半,隐约是些林木的景象,不由更加奇怪,“你这孩子,平时不是最不喜欢刺绣吗?怎么突然转了性子,绣起绣图来了?”

  裴元容容光焕发:“这可不是一般的绣图,这是五殿下托我绣的!”

  “五殿下?”章芸果然吃了一惊,却是既惊且喜,“容儿,你怎么会遇到五殿下?五殿下又怎么会托你绣这副绣图?”这可真是意外之喜,柳贵妃的赏花宴上,她本想让女儿大展锋芒,谁知道容儿自作聪明,偷换了裴元歌的诗,弄巧成拙,反而污了名声。原本以为再没指望了,谁知道容儿居然攀上了五殿下!

  “就是那天,我跟着舒雪玉出门巡视铺子,结果正好遇到五殿下来买丝线,五殿下见了我,就让我帮他绣这副雪猎图了!”裴元容简略地道,没有说五殿下原本是想让裴元歌绣的,反正,最后五殿下还是把绣图交给她了,只要她绣好这副雪猎图,必定能够得到五殿下的另眼相看。

  因为她说得太简略,就让章芸误会了。

  容儿的刺绣手艺一般,就算显露了手艺,也不可能让五殿下托付她绣图,那唯一的解释就是,五殿下看上了容儿,绣图只是个借口。想到这里,章芸不由得心花怒放,五殿下是皇后所出,皇后是太后的亲侄女,后族实力雄厚,太子之位十拿九稳,容儿就算做个侧妃,将来也可能是妃,甚至贵妃,荣华富贵不可限量!

  “娘,你看我绣得如何?”裴元容自我感觉良好,拿着绣绷问章芸。

  傻孩子,绣图只是借口,五殿下只是想亲近你而已!章芸含笑瞧了她一眼,点点她的额头,道:“当然是好了,最重要的是你的这片心意!你好好绣,需要什么绣布,什么绣线都告诉娘,不管多金贵的,娘都一定替你弄来!”总算容儿熬出头了,没白费她的一番苦心!

  裴元容更加相信自己手艺出众,否则不会连娘都这样说。

  这样好的手艺,不能被粗俗的绣线和刺绣工具埋没了!裴元容点点头,立刻列出一大串的绣线和刺绣工具来,其中许多她根本用都没用过,只是听说很珍贵,很难得,便一股脑地列了上去。

  女儿与五殿下攀上关系,这绣图至关重要,章芸自然不会吝啬。但其中有些东西却是有钱也未必买得到的,想到娘家哥哥章显是御史台的御史,也许会有门路,又给章府写了封信。没想到就这样巧,章显恰巧认识一个皇商,专供宫廷丝线,正好能够采买得来,托章显的夫人送了过来。

  “麻烦嫂子走这一趟,喝杯茶润润嗓子!”章芸拿到东西,笑逐颜开。

  当初章府也算官宦人家,章芸身为嫡女,却不嫁做正室,挤破头到裴府做个姨娘。除了她的父亲和嫡亲哥哥,别人都十分不解。但随着这些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