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章 惊心!舒雪玉出院(1/2)

加入书签

  次日下午,裴诸城将裴元歌唤到同泽院,提起紫苑婚事。

  裴元歌低头想了会儿,认真地问道:“父亲,是不是歌儿昨晚出迎父亲晚了,所以父亲生气了?”

  裴诸城莫名其妙:“这话怎么说?”

  “如果父亲不是恼了女儿,为何要这样打女儿脸?”裴元歌一副委屈模样,“前晚父亲刚说,往后静姝斋事情由女儿做主,才过两天,便又发配紫苑婚事,而且还是丫鬟刚进静姝斋第二天。这叫女儿以后如何服众?”说着,珍珠串似泪珠滚滚而落。

  裴诸城一怔,恍然同时也感到了惭愧。

  虽然他开口让歌儿掌管静姝斋,但她才十三岁,难免会让人觉得年幼可欺,这时候正该帮助她立威才是,他却这个时候插手紫苑婚配,看下人眼里,岂不是以为他先前话只是虚话?有些不悦地看了旁边章芸一眼,歉然道:“是父亲粗心了,不该插手这事。歌儿别生父亲气了好不好?”

  裴元歌破涕为笑,道:“算了,父亲是男子汉,要做大事,这种小事上哪会像女子一样细心?可是,只此一次,父亲下次再这样,女儿就不理你了!”

  章芸旁边银牙暗咬,这话太诛心了!

  什么叫做男子汉要做大事,不会像女子一样细心?表面上是为老爷开脱,实际上,却是将矛头指向了她。毕竟,紫苑婚配主意,本是她出,她老爷心里又是个细心体贴女人,被裴元歌这几句话一撩拨,老爷会怎么想?这当口出这种主意,故意打裴元歌脸!心中既焦虑又暴怒,从头到尾半点不提她章芸名字,却已经老爷心里种下怀疑种子,这个小贱人好歹毒手段!

  父女又闲聊几句,裴元歌便告辞离去。

  门关上瞬间,看到章芸主动跪下请罪模样,裴元歌微微一笑,章芸果然已经被她激得失去了冷静,若是以前,哪会这样心急地提出此事?不知道这次她又要怎么解释?无心?可这些天来,她“无心”未免太多了些,就算父亲信了,对她也会越发失望。而父亲越失望,她就越心急,越想除掉她……这样循环下去,她倒要看看,章芸能忍耐她到什么时候?

  出了同泽院,裴元歌想了会儿,带着紫苑和司音来到了蒹葭院。

  舒雪玉正抄写词赋,听说裴元歌到了,急忙迎了出来,依旧绿竹下摆了小泥炉烹茶,亲自煮茶给裴元歌,眼眸中满是柔和之色正要说话,忽然眉头微蹙,抬眼看了看近前司音一眼,有些迟疑地问道,“你身上带了干桂花?”

  没想到不止老爷,连夫人也如此关注她?司音惊喜不已:“是,夫人。奴婢去世父亲喜欢桂花,每年秋季都会将桂花晒干,放入香囊中戴身上,会有一种淡淡清香。奴婢每次闻到桂花香,都想起父亲,算是对亡父一种思念。”

  舒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