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章 姨娘被削权(1/2)

加入书签

  “章姨娘,单凭这个小丫鬟信口雌黄,你身边大丫鬟就当真认为四小姐与人私通,还当做正经事来禀告你,不觉得太儿戏了吗?我竟不知道,这裴府然有了御史台规矩,能闻风奏事,丫鬟们连查问都不必,就能随口污蔑小姐们清誉了?”温夫人冷淡地道,开口便直冲喜言而去。

  章芸也有些恼怒地瞪了喜言一眼,跟了她那么多年,然这样大意,也不查看土下埋东西,就来禀告,闹出这样一场闹剧,冷声喝道:“喜言,你可知罪?”

  喜言面色惨白,忙磕头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俗话说得好,奴才随主。如果章姨娘看重四小姐,你身边丫鬟又怎敢如此轻慢大意?即使真有男人衣裳,又焉知不是丫鬟们行为不端?章姨娘倒好,口口声声只提四小姐院子里藏了男子衣裳,半句不提这满院子丫鬟,上行下效,也不能全怪你丫鬟。”温夫人嘴角微弯,冷冷是嘲讽。

  章芸忐忑不安地道:“婢妾……婢妾只是一时失言。”

  这些疏漏,章芸并非没有想到,只是按照原来计划,坐实裴元歌与人私通罪名,裴诸城必定大怒,对这个女儿失望不已。后面她再假装为裴元歌着想遮掩,为她求情,让裴诸城看到她对裴元歌“慈爱”之心,自然不会怀疑。但如今这情形,这处置失当罪名,她无论如何也逃不掉。

  “早听说掌管裴府章姨娘精明能干,打理府务头头是道,怎么我今日才见,便失言了两回?偏偏两回又都是针对四小姐?这可真是巧了!”温夫人嘴角微弯,随即又叹道,“不过也难怪,毕竟章姨娘有自己女儿,四小姐又不是你亲生,哪能心力?面子上过得去也就算了,这也是人之常情。”

  裴元歌忍不住心头暗赞,这位温夫人真是高明!

  此刻,如果温夫人暗指此事是章芸设计,谋害嫡女,这罪名太大,与章芸素日裴诸城心里形象截然不同,裴诸城必定不会相信。说不定,逆反心理之下,还会觉得章芸委屈。但现,温夫人先点出章芸应对失当之处,再以裴元容为参照,末了却是从人之常情角度去诠释,正是裴诸城所能接受范围,又能够引起他对章芸不满,这番话可谓恰到好处,漂亮极了!

  这样看来,这位温夫人对父亲性格有所了解,只不知道她为何要这样相助自己?

  果然,裴诸城脸色越发阴沉,看向章芸目光是失望与恼怒,对她今晚应对极为不满。这些年,他将歌儿交托给章芸,原本觉得她还好,无论歌儿怎样对她,她都心竭力。但遇到要紧事,不经意处却显露出她疏忽怠慢,今晚若非挖出来是魇镇,不是男子衣衫,歌儿必定清誉扫地。

  真正如温夫人所言,不是亲生,哪能心竭力?

  十年来,这是章芸第一次看到裴诸城对她有这样情绪,却是为了明锦女儿,心中疼痛和嫉恨难以言喻。咬着唇,不用伪装,眼眸中也闪烁出盈盈泪光,低声道:“婢妾……婢妾失言,请老爷……降罪!”

  若是平常,看到章芸如此模样,裴诸城必会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