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墨墨的黑历史上(1/2)

加入书签

  037章挑选丫鬟,姨娘四小姐斗法

  “看来你知道条件是什么。雪玉,从裴诸城的角度来说,这个条件不过分。”温夫人苦口婆心地劝说道,“是,我知道你是冤枉的。可你这样咬死不松口,在裴诸城看来,只会觉得你毫无悔意,又怎么可能解封蒹葭院?雪玉,听我的,你忍下这口气,向裴诸城认个错,从蒹葭院出来,再慢慢想办法为自己洗脱冤屈,你这样在蒹葭院坚持,根本没有意义。”

  舒雪玉神色淡漠:“我没有害死明锦,我不会承认我没做过的事情。”

  好友这么多年,温夫人很清楚她的刚烈,没想到经过十年软禁,居然还是半分也没褪。她也是直性的人,舒雪玉还是这样冥顽不灵,一时间也有些恼了,气道:“既然你还打算窝在这里,又何必给我递消息,让我给你找教习先生?”

  “元歌还小,教习先生事关重大,不能马虎,但这跟我承认害死明锦是两码事!”舒雪玉坚持道。

  温夫人瞪了她一眼:“既然你还记挂着元歌,就更该出院。你知不知道今晚那孩子有多委屈?先是被章芸污蔑她与人私通,然后是魇镇,可是那孩子却只能哭着为自己辩解,半句都不敢提章芸。有些话,这孩子不能说,只能由我们这种局外人来说,你就算不顾念别的,想想明锦当初以命换命,将这点骨血交托给你,你就不该这样袖手旁观!”

  舒雪玉终于动容,神色变幻,好一会儿才叹道:“我见过元歌,她很聪明,又是明锦的骨血,他不会亏待她。我相信她能照顾好自己。”

  “你——我真不知道这辈子到了什么霉,会有你这样的朋友,气死我了!”温夫人顺手将帕子甩到她脸上,瞪着杏眼狠狠地剜了她一眼,“雪玉,你太任性了!你看看大夏王朝的官员,哪家没个三妻四妾,偏就你忍不得,却又口硬心软,下不了狠手。你这辈子就吃亏在这上面了!若换了我是你,早没了她的活路了,那能容她嚣张到今天?看见就闹心!”

  舒雪玉苦笑,将帕子拾起,递了过去:“娴雅,如你这般,占着正室的名分,对妾室呼来喝去,难道心里就快活了吗?说到底,我们女子一辈子所求的,不过是男人的真心,没了这个,再多的荣华权势,也不会快活。我……难道你还不懂我吗?因为那个人是裴诸城,所以,我不会认!”

  温夫人怔住,忽然心又软了,凝视着好友,许久才叹道“你这辈子,就毁在裴诸城身上了。他不该对你好,太好了就成了一种毒,你现在已经毒入膏肓了。”话虽如此,却并多少责怪之意,更多的是喟叹唏嘘,若换了自己置身在舒雪玉的位置,只怕也难以幸免。

  “可我没后悔过!”舒雪玉嘴角浮起浅浅的微笑,“就算沦落到今日,我也不曾后悔。”

  温夫人幽幽叹息:“罢了,随你去吧!我不难为你了。”

  次日,温夫人边带着温逸兰告辞,临走前拉着裴元歌的手,见四下无人,将一张纸笺放入她手中,道:“这是我认识的好的教习先生,雪玉托我交给你。她无法出院,有时间了你可以多去探探她。好孩子,我知道你在这府里很艰难,如果有什么难题,你可以托人送个消息给我,我会尽力帮忙的。”

  怜惜地看了眼裴元歌,幽幽叹息着,转身离开。

  这番话透露出许多信息,裴元歌深思着。不知过了多久,裴诸城遣石砚来通知她,说是牙婆已经带着丫鬟们到了,正在后院大厅等待,让她前去挑选丫鬟。等到了大厅,裴诸城正在等她。章芸侍立在一旁,等裴元歌向父亲行过礼后,她竟然主动上前向裴元歌见礼,神色恭谨地道:“四小姐安好。”

  “姨娘今日怎么这么客气?”裴元歌微微笑道,伸手去扶她。

  章芸神色诚挚无比:“这本是规矩,以前婢妾失礼,怠慢四小姐,还请四小姐多多见谅。”

  心中却暗恨不已,但为了讨好裴诸城,却不得不如此。瞥了眼外面等待的牙婆和丫鬟们,心中稍定。她已经传消息给章府,让哥哥买通牙婆,将十余个聪明伶俐的心腹丫鬟混入今日送卖的人。以她们的出色,裴元歌至少会挑中几个,而且从外面买来的人,裴元歌也不会疑心与她有关,必定会对这些丫鬟十分信任,到时候……

  章芸低垂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精光,以为老爷发话,她就拿静姝斋没办法?幼稚!

  “都是自家人,姨娘真的不必如此,倒叫我受宠若惊了。”裴元歌依旧推脱,心中章芸绝不会就此收敛,日后反而会更加变本加厉地算计她。不说别的,今天挑选丫鬟,如果说章芸没有做手脚,打死她都不会信!买通个牙婆,混进去些她的人,对章芸来说,再容易不过。

  不过,想往静姝斋塞人?门儿都没有!

  “父亲,女儿记得,上次因为皇宫赴宴的事情,三姐姐的院子里也赶了一批人,如今想必也缺丫鬟,请三姐姐一道来挑人吧!既然我和三姐姐都要挑选丫鬟,单漏了二姐姐也不到,倒不如请来,也显得父亲一视同仁,不曾厚彼薄此。”裴元歌笑吟吟地道,不动声色的重提裴元容在皇宫的行径,却又不露破绽,任谁听了,都会觉得她关爱庶姐,体贴入微。

  裴诸城赞许地点点头:“还是歌儿想得周到,就叫容儿和巧儿都来吧!”

  听到父亲让她也来挑选丫鬟,裴元容正欣喜若狂,觉得父亲究竟待她不同。谁知道来了后,却见裴元巧也在,脸先沉了一大半。章姨娘掌管裴府,她一向连裴元歌都不放在眼里,如今见裴元巧竟也与自己相同待遇,心中更是气愤难平。

  正想着,裴诸城已经开口,让裴元歌先挑。

  裴元歌撒娇道:“父亲,既然让我挑,那就得全照我的意思来,您不许插手!”

  “好,我不插手,全由你!”裴诸城倒也来了兴趣,想看看自己这个才十三岁的小女儿要如何挑丫鬟。

  038章踢掉姨娘安排的眼线

  牙婆赵婆子分批带女孩进来,都在十三到十六岁左右,收拾得干干净净。

  恢弘典雅的房间内,裴元歌先晾了这些女孩一盏茶的时间,然后才开口,温和地询问她们的姓名、年龄,家住哪里。等她们回答完,随口闲聊几句,又问她们有何所长,有说刺绣缝补的,有说识字的,有说种花种草的,裴元歌便叫人拿东西过来考察,然后便叫紫苑记名字。

  她留下的人,有漂亮的,也有只是清秀的,有答话利落的,也有畏缩的,有精擅某种手艺的,也有一无所长的,种种不一。裴诸城实在看不出来她选人的标准,终于忍不住好奇询问:“歌儿,你这丫鬟,到底是选什么?我怎么一点都看不懂?之前那个女孩连话都答不利索,可看你的模样,似乎对她很满意?”

  裴元歌解释道,“之前那个女孩,因为紧张,所以答话畏缩。但是女儿问话,尤其是闲聊的时候,她都能很快的把握到女儿的意思,心性灵巧,善解人意,比其她女孩要出色得多,稍加磨练便可重用。”

  裴诸城点点头,又问道:“那为什么之前刺绣出色的你不要,却留下只会缝补的?”

  “那个女孩的刺绣虽然出色,但也只是在这些女孩中出色而已。但是女儿问她时,她却将自己的刺绣手艺说得极为浮夸,洋洋自得,太自视甚高;相反,另一个女孩虽然只会缝补,但针脚细密,看得出来是细心仔细的人,而且回答女儿时不卑不亢,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女儿这次选人,首重心性,然后是智愚,其他的手艺等等都可调教,但这两样是天性,很难改变。”

  原来如此!裴诸城连连点头,越发觉得裴元歌的灵秀聪慧,总是出人意料。

  接下来这批女孩进来后,裴元歌依旧问话。裴诸城却突然一怔,目光落在其中一名十四五左右的女孩身上,神思微有些恍惚,突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叫司瑾。”那女孩又惊又喜,从头到尾都是那位小姐在挑人,这位官老爷却单单点了她问话,难道说他看上她了?进来前,赵婆子曾经说过,这次要挑人的是尚书府,难道这位老爷就是尚书大人?看他年纪也不大,长得又好看,又有威严,如果能被他看上,做了姨娘,她就能飞黄腾达,再也不用受苦了。因此,答话时,特意带了几分妩媚,秋波暗送。

  “思锦吗?”裴诸城喃喃道。

  “是,司掌的司,瑾瑜的瑾。”司瑾的父亲曾是落魄秀才,因此她也念过几本书,此时更是竭尽全力地表现。

  裴诸城这才回过神,点点头,没再说话,只低头喝茶,对裴元歌道:“歌儿,你继续。”

  这司瑾一进门就探头探脑的打量屋内的摆设,眸露艳羡,举止轻浮。裴元歌原本十分不喜,但见裴诸城注意她,心思一转,转头去看章芸,正好捕捉到她眼眸中的恼怒和疑惑,看来这司瑾不是章芸安排的,而且也十分厌恶她得了父亲的青眼。转念间已经有了定论,命紫苑记下司瑾的名字。

  就这样,百余个女孩子,裴元歌只留下了二十四个。

  原本听说裴元歌要自己选,章芸还担心她又耍花招,但现在见混进去的十六名丫鬟,有六人都被她留下,看来并未察觉到异样,心中得意。这四人都是聪慧灵巧之人,日后必得裴元歌重用,到时候会让她死得很惨!

  裴诸城见状,以为裴元歌挑完了,便让裴元容和裴元巧挑人,却听裴元歌道:“父亲,等一下,女儿还有最后一关要考她们。”说着,低声对紫苑说了几句话,紫苑点点头,来到这些女孩子面前,命她们伸出双手,低头仔细查看过,又命她们低了头,一一看过,回去对裴元歌低声说了几句话。

  裴元歌点点头,取过紫苑所记的名册,又划去六人,这才道:“好了,父亲。”

  裴诸城懵然不解:“歌儿,你这又弄什么玄虚?”

  “女儿不能把绝招都告诉父亲,总要留一两手才行,这个啊,不告诉您!”裴元歌转头看了眼章芸,嫣然而笑。

  章芸竭力掩饰,却还是忍不住目露惊愕呆滞之色,瞬间从天堂跌入地狱——被划去的六名女子,竟都是章显派人混进去的,一名不多,一名不少,显然不是瞎蒙的,而是有针对性的!可是,这丫头怎么知道这六个丫鬟,是她安排的人?到底是她见鬼了,还是她身边有了内鬼!

  该死的裴元歌,小蹄子,小贱人……。功败垂成,章芸忍不住在心中恶狠狠地咒骂着。

  裴诸城指着司瑾,道:“既然歌儿留下了你,就改个名字吧!从今往后,别叫司瑾了,叫……。叫司音吧!”他本来想随口说叫司银,后来想到女儿身边的人,名字不能太俗,便取了同音的司音。

  听到裴诸城竟亲自为她改名,司瑾激动不已,更确定她是得了裴诸城的青目,忙磕头谢恩,从此便叫司音。这番模样落入章芸眼中,自然又是一番咬牙切齿,只恨不得将这个裴诸城亲自改名的丫鬟碎尸万段。

  接下来轮到裴元容和裴元巧挑人,裴元容安心想要压人一头,专挑漂亮伶俐的丫鬟,裴元巧则挑了几个老实本分的丫鬟。就这挑选丫鬟的光景,也耽误了大半天,裴诸城原本是担心裴元歌单独挑人,会出问题,这才告了假,见已经挑完了丫鬟,便起身去了刑部,继续折腾那些让他头昏脑胀的公文。

  裴元歌却故意落了后,与章芸并行而出,见四下无人,停了脚步,笑道:“多谢姨娘为我费心了,可惜,姨娘的人,我实在不敢要,倒白费了姨娘的苦心!”

  裴诸城不在,章芸也不再做戏,咬牙切齿地道:“裴元歌,我奉劝你,别高兴得太早!”

  “我也有句话想要奉劝姨娘,”裴元歌笑吟吟的模样忽然消失,神色冷凝冰绝,眸光如刃,“姨娘的手别伸得太长了,再试图插手我的静姝斋,我就剁了你的手!”说着,冷冽一笑,杀气四溢,充满恨意地看了眼章芸,这才转身翩然离开。

  而这一切,都落入了不远处,浓密的树叶里所隐藏的一双精湛眸中。

  走在回静姝斋的路上,紫苑再也忍不住好奇,问道:“小姐,你怎么知道那六个人是章姨娘安排的?”

  039章给我滚出去!

  裴元歌微微一笑:“我让你去闻那些女孩的头油脂粉味道,其余人都是一样的,只有那六个人跟别人不一样,香味细腻许多,显然比别人的贵重。我很难想象,同在一起,都是要卖出去的女孩,牙婆会费事到给她们分派不同的头油脂粉。唯一的解释就是,其余的女孩都是原本就在牙婆那里,因此头油和脂粉的味道都是一样的,而这六个人是从别处新送到的,虽然换了衣裳,却还是在细节处露了马脚!”

  “原来如此。”紫苑恍悟,暗暗佩服小0姐的心思细腻,又问道,“小0姐为什么要留下司音呢?”

  那女孩一看就很不安分,以后八成要生事儿。

  “这个司音,我自有用处。”裴元歌说着,微微叹了口气。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是比较倾向和舒雪玉联手,但暂时恐怕不太可能。温夫人是舒雪玉的好友,郑重地到裴府来,很可能是为舒雪玉出院而来,听她临别时的意思,显然是失败了。那一时半会儿,她也不好在父亲面前再提此事,看来只能搁置了。

  回到静姝斋后,十八名新丫鬟已经候在院子里。

  “府里的规矩,紫苑以后会慢慢教你们,我只说一句话,我这静姝斋,容不下胆大妄为,欺主叛主的人,谁若不信,可以来试试我的手段!”裴元歌没说半个字刀山油锅的恐吓,但只这寻常的一句话,边让众人心中发寒,不自觉地战栗惊悚,越发拘谨恭敬,“不过,凡事忠心护主的人,我也不会亏待她们。”向紫苑递了个眼色。

  紫苑边疆准备好的荷包一一分发,都是五十文的赏钱,丝毫不露薄厚。

  先震慑,再示好,这种手段,前世裴元歌早已经运用得炉火纯青,也不再多话,让紫苑带众人下去,熟悉裴府各处,并教习规矩,单留了司音在房内伺候。手拿着书卷,斜眼看着司音那滴溜溜四处环顾的模样,心中已有定论,肤浅、轻薄,好利用,好挑唆,虽然跟章芸斗不够格,但给她添堵还是绰绰有余的。

  以父亲对章芸的看重,没有铁一般的事实,想让章芸真正失宠很难。

  章芸对她前后变化的误会,是个绝佳的契入点。只要此事爆发,这种铁一般的事实,绝对能让父亲相信,他所宠信的妾室,对他的女儿一直不怀好意。只要父亲认识到这点,章芸十数年来在父亲心中的形象会轰然崩塌,没有了父亲的宠信,她想要折腾章芸,轻而易举。

  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故意激怒章芸,刺激章芸,让她忍无可忍,却又抓不住自己的痛脚,届时只能够打出“真假裴元歌”这张王牌。而那天,才是她对付章芸的开端!而没有章芸,裴元容这个草包根本不堪用。

  心中计议已定,裴元歌终于感到些微的轻松。

  引着新来的丫鬟熟悉裴府各处,安排住处,按习性分派差事,教导规矩,整个下午,紫苑都忙得不可开交,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很难清闲。但想到静姝斋终于整肃一新,由小0姐全权掌控,这点辛苦还是值得的。晚膳时候,裴元歌也知道她辛苦,不让她伺候,硬拉了她一道用膳。

  少有丫鬟能有如此殊荣,紫苑用着精致的菜肴,却食不知味,只在心里发誓,这辈子都要好好伺候小姐。

  就在主仆二人其乐融融的时候,有人通传,说四德院的王嬷嬷到了。

  紫苑忙站起来,小姐的恩宠是一回事,但当着外人的面如此,便是她逾矩了。尤其,来人还是章芸的亲信,更不能大意。正想着,小丫鬟已经挑了帘子,王嬷嬷一身酱色绸袄裙,满面喜色地进来,先给裴元歌行了礼,然后便一个劲儿地冲紫苑道喜:“紫苑姑娘大喜,老奴先恭贺您了!”

  紫苑摸不着头脑,裴元歌静静微笑:“王嬷嬷此话何意?”

  “紫苑姑娘是明锦夫人的人,曾经伺候过四小姐,如今更是四小姐身边一等得力的人,眼看着十九岁该配人了,章姨娘正合计如何婚配,正巧府内朱副总管来为他儿子求娶紫苑姑娘,姨娘想着这身份也不委屈紫苑姑娘,便准了。”王嬷嬷的老脸笑得跟菊花似的,“紫苑姑娘这一嫁过去就是管事娘子,公公又是副总管,将来的荣华富贵还少得了吗?老奴赶紧抢先来道喜,讨个赏钱!”

  紫苑顿时脸色惨白,朱副总管是章芸的心腹,紫苑做了他的儿媳妇,还能有好果子吃吗?

  更要紧的是,现在静姝斋只有紫苑一人堪用,这一去,等于断掉了小0姐的臂膀。可是,按照府里的规矩,十九岁的丫鬟的确该配人了,对方又是朱副总管的儿子,算起来还是紫苑高攀了,就算闹到老爷那里,老爷也只会以为,章芸这是在向小0姐示好,断没有不允的道理。

  王嬷嬷心中冷笑,就算是四小姐,在这件事上也挑不出姨娘半点不是,除了应允,别无他法。

  裴元歌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抬起头,柔声道:“给我滚出去!”

  太柔和的语调,和截然相反的话语,让王嬷嬷一怔,愕然道:“四小姐你说什么?”

  “我说,你,给我滚出去!”裴元歌声音依旧柔和,“回去告诉章芸,紫苑的婚事,轮不到她做主!”微弯的唇角,柔和的话语,却是冷森森的眼眸,看得人不寒而栗。

  王嬷嬷忍气吞声地离开,哼,这会儿横,等明日老爷发了话,看她还怎么闹腾?

  屋内,裴元歌拉着紫苑的手,轻声道:“放心,现在章芸没权力发配静姝斋的人,只能当着父亲的面开口。只要父亲在,我就有话堵了她!”不过,紫苑年纪不小,的确该谋划她的婚事,不然,将来总会被动。自从昨晚,紫苑为她担下与人有染的名声后,裴元歌就决定,一定要给紫苑好的归宿,绝不能亏待她。

  紫苑点点头,虽然心中还有担忧,但对裴元歌极为信任,便将此事抛开。

  深夜,众人都入睡后,裴元歌却依旧难眠。白天她才对章芸说,让她别再试图插手静姝斋,晚上章芸就来发落紫苑的婚事,这是反击,也是挑衅。哼,以为配个副总管的儿子,就能堵住她的嘴吗?章芸,你也未免太性急了……。黑暗中,红润的樱唇弯出一抹冷冽的弧度。

  忽然间,裴元歌神色一凛,猛地掀被下床,藏身到床旁边的阴暗处,警惕地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感谢帮更。

  037章挑选丫鬟,姨娘四小姐斗法

  “看来你知道条件是什么。雪玉,从裴诸城的角度来说,这个条件不过分。”温夫人苦口婆心地劝说道,“是,我知道你是冤枉的。可你这样咬死不松口,在裴诸城看来,只会觉得你毫无悔意,又怎么可能解封蒹葭院?雪玉,听我的,你忍下这口气,向裴诸城认个错,从蒹葭院出来,再慢慢想办法为自己洗脱冤屈,你这样在蒹葭院坚持,根本没有意义。”

  舒雪玉神色淡漠:“我没有害死明锦,我不会承认我没做过的事情。”

  好友这么多年,温夫人很清楚她的刚烈,没想到经过十年软禁,居然还是半分也没褪。她也是直性的人,舒雪玉还是这样冥顽不灵,一时间也有些恼了,气道:“既然你还打算窝在这里,又何必给我递消息,让我给你找教习先生?”

  “元歌还小,教习先生事关重大,不能马虎,但这跟我承认害死明锦是两码事!”舒雪玉坚持道。

  温夫人瞪了她一眼:“既然你还记挂着元歌,就更该出院。你知不知道今晚那孩子有多委屈?先是被章芸污蔑她与人私通,然后是魇镇,可是那孩子却只能哭着为自己辩解,半句都不敢提章芸。有些话,这孩子不能说,只能由我们这种局外人来说,你就算不顾念别的,想想明锦当初以命换命,将这点骨血交托给你,你就不该这样袖手旁观!”

  舒雪玉终于动容,神色变幻,好一会儿才叹道:“我见过元歌,她很聪明,又是明锦的骨血,他不会亏待她。我相信她能照顾好自己。”

  “你——我真不知道这辈子到了什么霉,会有你这样的朋友,气死我了!”温夫人顺手将帕子甩到她脸上,瞪着杏眼狠狠地剜了她一眼,“雪玉,你太任性了!你看看大夏王朝的官员,哪家没个三妻四妾,偏就你忍不得,却又口硬心软,下不了狠手。你这辈子就吃亏在这上面了!若换了我是你,早没了她的活路了,那能容她嚣张到今天?看见就闹心!”

  舒雪玉苦笑,将帕子拾起,递了过去:“娴雅,如你这般,占着正室的名分,对妾室呼来喝去,难道心里就快活了吗?说到底,我们女子一辈子所求的,不过是男人的真心,没了这个,再多的荣华权势,也不会快活。我……难道你还不懂我吗?因为那个人是裴诸城,所以,我不会认!”

  温夫人怔住,忽然心又软了,凝视着好友,许久才叹道“你这辈子,就毁在裴诸城身上了。他不该对你好,太好了就成了一种毒,你现在已经毒入膏肓了。”话虽如此,却并多少责怪之意,更多的是喟叹唏嘘,若换了自己置身在舒雪玉的位置,只怕也难以幸免。

  “可我没后悔过!”舒雪玉嘴角浮起浅浅的微笑,“就算沦落到今日,我也不曾后悔。”

  温夫人幽幽叹息:“罢了,随你去吧!我不难为你了。”

  次日,温夫人边带着温逸兰告辞,临走前拉着裴元歌的手,见四下无人,将一张纸笺放入她手中,道:“这是我认识的好的教习先生,雪玉托我交给你。她无法出院,有时间了你可以多去探探她。好孩子,我知道你在这府里很艰难,如果有什么难题,你可以托人送个消息给我,我会尽力帮忙的。”

  怜惜地看了眼裴元歌,幽幽叹息着,转身离开。

  这番话透露出许多信息,裴元歌深思着。不知过了多久,裴诸城遣石砚来通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