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弟弟什么的就是用来欺负的(1/2)

加入书签

  033章姨娘毒计,众丫鬟陷害四小姐

  像是察觉到自己的失言,章芸转头怒喝喜言道:“你胡说什么?就算四小姐的院子里藏的有男人的衣服,也可能是为老爷绣制的新衣,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表面上是为裴元歌遮掩,但却坐实了她院子里有男人的衣服,一个“藏”字,连带着掩饰不住的惊慌神情,任谁见了,都会觉得是欲盖弥彰。

  温夫人微微皱起眉头,眸光如剑,冷冷地盯着章芸和喜言。

  裴诸城看了眼裴元歌,她亦是一脸的惊讶,却并无惊慌之色,心中稍定,开口道:“到底怎么回事?小姐的清誉也是能够随口污蔑的吗?”

  喜言“扑通”一声跪下,惊慌失措地道:“奴婢知错,奴婢这就是去处置静姝斋的那个丫鬟!”说着转身就要出去。

  “回来。”裴元歌开口,起身对裴诸城福了一福,道,“父亲,今晚这事蹊跷,若就这样遮掩过去,反而对女儿清誉有损。女儿立身清白,恳请父亲当着众人的面查清此事!”

  裴诸城满意地点点头,有外人在场,的确不能这样含糊掩过,便发话要查个明白。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静姝斋。一个身着桃红衣裳的小丫鬟抖抖索索地跪在一簇鲜花前,见到众人,忽然跪着爬过来,抱着裴元歌的腿,哭诉道:“四小姐,奴婢是奉你的命令处理那件衣裳的,你不能见死不救啊!你救救奴婢啊,奴婢不想死,奴婢真的不想死!”上来先敲定了男人的衣裳与裴元歌有关。

  裴元歌却不作声,只看着裴诸城,等他问话。

  早有丫鬟搬了张红木黑漆的圈椅过来,裴诸城坐下,虽然对眼前的情形有些困惑,但裴元歌的沉静让他放下心事,端起脸,冷冷地喝问道:“谁来把整件事的经过详详细细地说一遍?”

  小丫鬟泪眼朦胧地望着裴元歌,只不停磕头。

  喜言见状,上前跪下回话道:“回老爷的话,原是章姨娘命奴婢给四小姐送衣料,没想到到了院子里,就看到这丫鬟鬼鬼祟祟地趴在这花丛边,不知道在做什么。奴婢担心她要对四小姐不利,便上前询问。这丫鬟说话颠三倒四,只说她是奉四小姐之命,要将一件青色的男人衣裳埋进土里,不要让别人知道。奴婢听事关重大,不敢擅专,便命人看着这丫鬟,急忙去禀告姨娘。”

  听她说得煞有介事,裴诸城再看了眼裴元歌,见她依然镇定,这才又问道:“那衣裳呢?”

  喜言指着一簇盛开得艳丽的芍药,道:“据这小丫鬟供称,那衣裳就埋在这簇芍药下面。”

  众人的目光都往芍药丛望去,根部的土壤有着明显的松动的痕迹,显然新挖过坑又被埋上。裴诸城心中有些惴惴,再看了眼裴元歌,终究还是相信女儿居多,边道:“来人,将那土挖开!”

  原本看守小丫鬟的粗壮婆子立刻拿来工具挖坑,没三两下便从土壤里露出一角青色的衣料。

  见竟然真的挖出男人衣裳,在场众人都是一怔,尤以裴元歌为甚。秀雅的面容一片惨白,突然凄然尖叫一声,扑了上去,似乎难以置信似的,反反复复地盯着那青色衣角看了又看,确定不是幻觉,这才呆愣住,木讷着难以言喻,许久才转过身来,瘫倒在地,泪流满面地道:“父亲,女儿没有!女儿真的没有!”她像是已经被打击过度,连辩解都不会,只反反复复地重复着这两句话。

  章芸站在最后面,表面震惊,心头却是暗笑。

  这衣裳自然是她命人埋在这里诬陷裴元歌的,静姝斋里,除了紫苑,其余的人都是听她的。而紫苑紧随裴元歌,时刻不离,趁着两人都不在的时候,埋件衣服还不是轻而易举?今天裴元歌从头到尾都没回过静姝斋,绝不可能发现此事。有男人的衣服,有小丫鬟的证词,铁证如山,裴元歌的闺誉,毁定了!

  紫苑脸色也是惨白。

  有白薇告密,又有泉儿盯着白芷,她以为无论章姨娘有什么毒计,都不可能得逞,为什么现在还是会出现男人的衣裳?看小姐刚才的模样,难道说中间出了什么差错?忽然咬咬牙,冲出来跪倒在地,磕头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请老爷责罚!”

  她突然冲出来请罪,倒让众人都愣住了。

  裴诸城对蒹葭院的人深具戒心,看到紫苑,警戒地道:“什么事?”

  “事到如今,奴婢不敢再隐瞒,这衣裳,这衣裳不是小姐命人埋的。是奴婢……是奴婢……”紫苑毕竟是清白女儿,虽然想要替裴元歌挡过这一劫,但话到临头,却还是有些难以出口,狠狠心,流泪道,“奴婢……奴婢与人有染,这衣裳是奴婢相……相好的赠给奴婢,奴婢怕被小姐发现,所以……所以命这小丫鬟埋在这里。此事与小姐无关,奴婢……奴婢愿领死罪!”

  裴元歌震惊地望着紫苑,这时代女子名节如天,紫苑为了她,居然情愿担当这样的污名?

  想替裴元歌挡罪?你也配!章芸轻蔑地道,和蔼地问那小丫鬟道:“你说,这衣服究竟是谁让你处理的?是四小姐,还是紫苑?”说到四小姐时,明显加重了口气。

  小丫鬟正被紫苑弄得头昏,听到章芸的问话,忙磕头道:“是四小姐!”

  “你不要胡说!这件事与小姐何干?”紫苑厉声道,随即又磕头解释,“老爷明鉴,这衣裳千真万确是奴婢所得,想必是奴婢平日里贴身伺候小姐,这小丫鬟就误以为此事是小姐所为,实际上与小姐半点干系也没有!”

  小丫鬟这会儿终于回过神来,知道章芸要害的是裴元歌,不是紫苑,忙道:“回老爷,这衣裳的确是四小姐亲手交给奴婢,命奴婢处理掉的。当时白芷姐姐也在场,可以为证!”为了加大可信度,又牵扯出证人来,反正静姝斋里都是章姨娘的人,定会顺着她的话说。

  果然,白芷闻言,立刻磕头道:“奴婢死罪,奴婢死罪!”虽然什么都没说,却已经承认此事是裴元歌所为。章姨娘曾经说过,只要能陷害四小姐成功,就算被赶出府去,她也会为她们赎身,恢复自由身,还会送他们一笔银两,从此不必再为奴为婢。

  有白芷带头,其余丫鬟纷纷开口,各说各的,却都坐实了裴元歌与男人私通的罪名。

  “你们这些狠毒的——”紫苑气得说不出话来,心头一阵绝望。

  这些人铁了心要害小姐,就连她出来顶罪都不肯罢休……这次要怎么办?要怎样才能让小姐安然无恙?

  温夫人终于忍不住,正要开口,忽然看到裴元歌眼眸中有幽幽的冷光闪过,似乎并不惊讶眼前的情形,心中不不由起疑,这件事并非全无疑点,以裴元歌在皇宫里的机敏聪慧,按理说不该这样束手待毙,难道另有后招?

  就在这时,后面的粗壮婆子们突然失声道:“这,这不是男人的衣裳……这,这是——”颤抖的双手捧着挖出来的东西,惊骇得面无人色。

  ------题外话------

  推荐好友妙妙的重生复仇宅斗文《重生之侯府嫡女》,好友宁儿的穿越宅斗女强文《楚王妃》,都已经很肥了~o(n_n)o~

  034章急转直下,是谁谋害四小姐?

  听到婆子的惊呼声,众人都是一怔,往她们手中望去。却发现那是块没裁剪的青色撒花缎,似乎包着什么东西,但绝对不是男人的衣裳。章芸目瞪口呆,衣裳是她指使人埋下去的,怎么会变成青色撒花缎?这样一来,刚才的种种,岂不是成了一场笑话?到底是谁在中间捣鬼?裴元歌和紫苑根本没回静姝斋,难道这些丫鬟里有人背叛了她?

  正心乱如麻,忽然听到裴诸城一声怒吼,似乎比先前还要暴怒。

  章芸目光掠过,顿时也惊愕万分。那青色撒花缎里包着的,是个做工寻常的白布娃娃,但要紧的是,娃娃身上墨汁淋漓地写着裴元歌的生辰八字,周身插满了明晃晃的银针——这是魇镇!

  章芸心头沉郁,原本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如今却全然失控。现在除了老爷,和被魇镇的裴元歌,魇镇的事情谁也脱不了嫌疑。虽然老爷不信鬼神,但却绝对不能容忍别人对裴元歌这样狠毒的用心……沉思了会儿,对裴诸城道:“老爷,婢妾斗胆,想看看这东西,也许能找到什么线索?”

  裴诸城恼怒地瞪了她一眼,将娃娃扔在地上。

  章芸默默地捡起娃娃。她知道,裴诸城是在埋怨她没有打理好内宅,居然让裴元歌的院子里出了这样的事情?后面如果应对不当,说不定这把火也会烧到她的身上。仔细地查看着娃娃,忽然松了口气,娓娓道:“老爷,这魇镇的银针、墨迹和针线都是寻常之物,难以追查。但是,这白布却是冰锦。月余前,府内曾经得到过一匹冰锦,因为珍贵,婢妾便全部给了四小姐,除了静姝斋,别处并无此物。这样珍贵的东西,京城绸缎庄也不会多,如果有人买过,也一定会有记录,老爷可以遣人去查,看府内有没有其他人买过冰锦。”

  这一来,却是将范围缩小到静姝斋,将其余人的嫌疑摘除,好多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这是歌儿自己弄的?”裴诸城盛怒之下,想也不想便厉声喝道。

  章芸吓了一跳,忙跪地道:“婢妾绝无此意。婢妾的意思是,老爷可以问问四小姐,这冰锦她都送给谁了,这样一来,也就有了追查的方向。”虽然她现在很怀疑这事是裴元歌所为,但此时的情形,别说栽给裴元歌,一句话不慎,便能引火烧身。

  听这话还算中肯,裴诸城神色稍缓,转头看到裴元歌还瘫在地上,泪痕宛然,湿漉漉的眼眸像是受惊的小鹿,心中只觉得格外的心疼,上前将她搀扶起来,抚慰地拍拍她的肩膀,柔声道:“歌儿别怕,有父亲在这里,不管是谁害你,父亲都不会放过他的!你告诉父亲,冰锦,你都送给谁了?”

  “冰锦?”裴元歌似乎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下意识地转头望着静姝斋众人。

  除了紫苑,其余的丫鬟面色越发惨白。

  冰锦被分到静姝斋时,镇国候府还没有退婚,桂嬷嬷把持着静姝斋的一切,为了收买人心,便以裴元歌赏赐的名义,将冰锦分给了静姝斋的所有丫鬟。也就是说,静姝斋里的所有丫鬟,此刻都脱不了嫌疑。

  看着这些人的模样,裴诸城也明白过来,气得浑身发抖。

  “歌儿将如此珍贵的东西分给你们,你们却用来谋害歌儿?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对面这样一群忘恩负义的丫鬟,裴诸城丝毫没有控制怒气,上前冲着一个丫鬟就是一脚,将她踹得仰翻,怒喝道,“说,这东西到底是谁弄的?如果查不出来,所有有冰锦的丫鬟,连同她们的家人,一同杖毙!”

  众丫鬟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谁谁说不出所以然来。

  她们当然说不出来,因为,这个魇镇娃娃,是裴元歌自己做的。

  这些丫鬟,她绝对不会再留,赶她们出去很容易,但接二连三地赶人,难免会授人把柄。所以,要么在一两年内慢慢撵人,要么……就像现在这样,借助一场风波,将静姝斋的丫鬟全部清洗掉!而且,裴元歌将冰锦分给众丫鬟,她们却以此害她,就算传扬出去,别人也只会说她宅心仁厚,而丫鬟们忘恩欺主,赶得好,赶得妙,赶得呱呱叫!

  如此,既赶得干净,又不会落人口实,她反而能得好名声。

  裴元歌本就在寻找机会,正巧从白薇那里得知章姨娘的打算,便命泉儿盯紧白芷,等她埋下衣服后,便将东西掉包。至于魇镇之术是否真有效用,那已经不在裴元歌考虑范围之内了,她本就是冰冷湖水里爬出来复仇的厉鬼,哪里还在乎什么魇镇诅咒?

  裴元歌心中却又忍不住叹了口气,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将此事的线索指向四德院,可惜,时候未到。

  人心都分亲疏远近,在裴元歌和这群丫鬟之间,裴诸城绝对会信任她,认定是这些丫鬟谋害她;但如果换成了她和章芸对峙,就很难说了。毕竟,十年来,章芸在父亲心里,一直都是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女人,父亲对她没有一丝的怀疑,骤然将线索指向她,指控她以魇镇之术谋害裴元歌,父亲非但难以相信,说不定还会怀疑有人故意陷害章芸,若疑心起裴元歌,那才真正糟糕了。

  不过,这件事却还是将火烧到了章芸身上,别的不说,掌府不利这一条,她跑不掉的。

  而且,方才的情形,她的应对也并不恰当,只有有人能提醒父亲一句……

  看着眼前的情形,章芸心急如焚,虽然她现在没了嫌疑,但眼看着她安在静姝斋的眼线就要全部拔除,岂能甘心?忽然间,她将目光凝定在紫苑身上,舒雪玉有谋害明锦和裴元歌的前科,让蒹葭院的紫苑来做替罪羊岂不是再合适不过?又能除掉裴元歌的臂膀,正是一举两得!

  想着,上前几步,附耳对裴诸城低语几句。

  裴诸城神色一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