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1/2)

加入书签

  看着颜昭白突然沉寂的神情,裴元歌心顿时提了起来,难道真的被她猜中了,明月她……想到那个神情悠淡,笑起来却像是明月清辉般的女子,如果真的红颜薄命,就此香消玉殒,那未免太让人觉得悲伤了。

  “颜公子,明月她……”裴元歌咬唇。

  颜昭白默默地看着身旁的绘彩雕栏,神情落寞:“明月她……不太好。”

  至少,没有像她猜想的那样!裴元歌稍稍松了口气,问道:“她怎么样了?”

  “她是胎里弱,先天不足,原本大夫都说她活不成。这些年来,我耗尽一切力量,千方百计想要治好她,却始终不能。从今年夏天开始,她的情形越发不好了……”提到颜明月的病,颜昭白眼眸中隐隐带着一丝绝望,“原本我们是打算回到惠州的,明月说……想要再见你一面。我们赶到关州,却听说你已经回了京城,所以才特意赶回来。如果九皇子妃有时间的话,能不能跟明月见个面?”

  从他的话语中,裴元歌察觉到一股不祥的零落。

  似乎,这一见便是永别。

  “好,明月现在在哪里?”裴元歌询问道,原本她没有寻找颜昭白兄妹,是担心会被宇泓烨盯上,如今宇泓烨被禁足,柳氏又接连遭受打击,只怕也没有精力关心她的行踪。

  “现在还不行,我刚找到一位名医,他正在替明月诊治,不能中断,暂时还不方便会客。”说到这里,颜昭白神情又是一阵黯然,明月如今的情形越来越危急,如果不是之前找到这位名医,帮明月续着命,只怕明月如今就……“大概要到年后,明月的病情才能够暂时控制,到时候我会想办法连络裴四小姐,或者裴四小姐可以让人到春上居来听消息。”

  “好。”

  听颜昭白话里的意思,似乎明月病得很重,裴元歌也不禁一阵伤感,忍不住问道,“难道明月的病真的……”说着,觉得声音有些哽咽,心中只觉得不祥,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知道。”颜昭白沉默了许久,才轻声道。

  他无法理清心中的思绪,这些年,为了给明月续命,请来的大夫倾尽全力,许多治疗过程都十分痛苦,每每看到明月为此所受的苦楚,他都觉得心如刀绞,有时候甚至会觉得,还不如让明月就此去了,免得再受苦!可是,他终究放不下,也舍不得……

  这些年来,延医,求药。

  一次又一次的产生希望,却又一次又一次地绝望……他觉得自己快要疯癫了!

  “裴四小姐,我记得你以前似乎对经商有些兴趣。”颜昭白沉默了许久,忽然开口,声音飘渺而悠远,宛如缕缕轻烟,在风中飘飘欲散,“三年前,叶氏叛乱后,我将景轩商行和庆元商行都解散了,不过手里还有一些不在明面上的产业,比如外城的邀月同居,还有这间,还有别的州县也有一些产业。不知道……裴四小姐有没有兴趣接手?”

  裴元歌一怔。

  邀约同居可能是颜昭白的产业,这点她曾有猜测,倒并不意外。

  她奇怪的是,邀月同居和春上居现在都是很赚钱的产业,颜昭白为什么要在这时候转让产业?难道说是因为明月的病需要大笔银钱吗?“我对经商却是有些兴趣,不过,颜公子的产业盘子这么大,我没有足够的银钱接手,而且我现在是皇子妃,也不太好这样做。倘若颜公子真的急需银钱,不如将这些产业转手给同行的人,价钱也能更好些。”

  不过她也觉得有些奇怪,就算颜昭白急需银钱,想要转手产业,也不该找上她啊!

  “裴四小姐误会我的意思了。”颜昭白浅浅一笑,神情却依然寥落,“明月的医药费花费甚巨,但我的财富还是绰绰有余的,并不需要专卖产业来筹集银钱。我的意思是……我想要把手底下的产业送给你!这些产业不是谁都能够经营起来的,在我见过的人中,裴四小姐是最有能力的人,交给裴四小姐我也会放心些。毕竟,这中间有许多跟了我很久的人,总要给让他们有个安置,不能因为我一下子都散了架!”

  这话未免太惊人了!

  颜昭白的身家究竟有多少,裴元歌并不清楚,但是他曾经随随便便拿出四百万两银子为宇泓哲填补赈灾款的缺额,泓墨也曾经说过,用富可敌国也形容颜昭白,绝对是名符其实。别的不说,光那条邀月同居街,一年的进项只怕就有近千万两的银子。前世在江南,裴元歌也试过做过类似这样的事情,对其中的利润知道得非常清楚,而且京城繁华,富贵云集,只怕利润还要更高些。

  而现在,颜昭白居然说要将这一切都转让给她?

  她和颜昭白可以说根本没有任何关系,只不过她曾经救过明月,和明月彼此投契,仅此而已。而现在,颜昭白居然说,他要将手底下的产业都转让给她,是因为……觉得她能够胜任这些产业?

  这太荒谬了吧!

  “颜公子,你在开玩笑吧?”以裴元歌的镇静,她也忍不住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神情。

  “明月身体不好,一直需要昂贵的药材养身,不能间断,再加上我也的确对经商有些兴趣,所以才会有这些产业。除了明月,我在这世上再也没有别的亲人,手底下虽然有些信得过的掌柜伙计,但他们经营一家店或许还行,想要撑起整个产业,只怕不太容易,必须要有人在背后运筹帷幄才行。想来想去,我也只想到裴四小姐你一个人,不知道裴四小姐愿不愿意帮我这么忙?”

  他神情平静悠淡,似乎方才那些话只是随随便便的家常话,任谁也想不到,这中间会牵扯到几千万的银两。

  但正是他这样平静的模样,反而更说明方才的一切都是真的,而他也的确是经过深思熟虑做出这样的决定,而不是一时冲动,更加不是开玩笑。

  裴元歌越发不解了:“好好的,颜公子为什么要将产业转让给别人?”

  病重的人是明月,又不是颜昭白,就算他要照顾明月,一时无法分身,但他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