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1/2)

加入书签

  在紫苑等人心惊胆战的目光中,宇泓墨慢慢走到了两人跟前,解开斗篷的结,慢慢褪下。他动作缓慢而沉静,却带着一股异常的压迫感,以至于性子活络如荆长风,也隐约察觉到不对,只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只莫名其妙地看着宇泓墨。

  以前也听说大夏九殿下容貌绝美,只是没想到居然这般颜如妖孽。

  就拿他来说,也算俊朗美男子一枚,但若是站在这宇泓墨身边,立刻就成了地上的草……嗯,决定了,这辈子只要有选择,他绝对不要和宇泓墨站在一起,太掉身价了!

  宇泓墨就那么看着荆长风,忽然眸光一闪:“姓荆?荆国前朝皇室后裔?”

  “是啊,我叫荆长风。”荆长风下意识回答道,随即醒悟过来,他的身份异常保密,除了琛叔叔外,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今晚才把消息告诉元歌,但宇泓墨才刚回来,元歌不可能这么快就把消息告诉他,“九殿下,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查了点关于荆国的事情,再看看你和元歌容貌有些相似,就猜到了。”宇泓墨随手将斗篷挂在一边,在桌前坐下。只是,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他正好坐在元歌旁边,而且挤得紧紧,裴元歌似乎觉得有些过于亲密,往旁边移了移位置,这样一来,原本和荆长风正对面的她便到了侧面。

  “既然你查到了,怎么不告诉我呢?”裴元歌问道。

  泓墨定然是为了查她生母的身世,才会联想到荆国前朝皇室,才有可能看到荆长风容貌和他有三分相似,便立刻联想到了荆长风的身份。

  “我只是猜测,也不太确定。只不过想起你说过,你外祖母生下你娘后就过世了,而当时应该是在大夏境内,而东后的女儿都是在荆国皇宫出生的,这样一来就不相符了。如果你娘的身世真的和荆国皇室有关,那想必她出生时刚好遇到了变故,她今年三十四岁,三十四年前,荆国兵变,前朝皇室逃离皇宫,倒是这个可能性最大!”宇泓墨看了看桌子,继续道,“不过我只是猜测,没有找到证据,不想让你多想,所以暂时就没有告诉你。”

  荆长风呆呆地看着宇泓墨,刚才他觉得元歌已经很厉害了,很让他这个表哥受打击,没想到这会儿来个九殿下,不禁长得好看,脑子也这么管用,竟然顺着蛛丝马迹,就将小姑姑的身世剥离出来……。他真的好受打击!

  裴元歌却起身,取来桌上的黄铜冬暖茶壶,倒了杯茶水,试试水温,然后放到了宇泓墨面前。

  他辛苦一夜,想必又累又渴,喝杯茶水暖暖身也是好的。

  嗯,看在元歌和他这般心有灵犀,知道他想喝茶水,便这般乖巧地倒给他,宇泓墨心中稍稍平静了下,端起茶水喝了。今晚整个京禁卫的调度都要由他安排,吩咐了一堆事务下去,早就觉得口干舌燥,如今这杯茶喝下去,只觉得精神好了些许。

  “紫苑,木樨,去吩咐小厨房做些宵夜上来。”

  裴元歌吩咐着道,这才转过头来,将方才荆长风所说的事情慢慢都告诉宇泓墨。

  见这会儿气氛缓和了许多,九殿下不像是恼怒的模样,紫苑等人也松了口气,纷纷下去,准备宇泓墨平时喜好的宵夜。

  “你们两个帮帮忙,想想办法,看怎么样才能杀掉商郁瑾这个棘手的家伙?”意识到眼前这两人都比自己聪明后,荆长风已经很明智地放弃了自己想办法,转而向两人求助。

  宇泓墨瞥了他一眼,提醒他道:“荆长风,本殿下统领京禁卫,如今正奉父皇之名全城戒严,捉拿刺杀商郁瑾的刺客!”

  他正要捉拿荆长风,荆长风居然找他想办法杀了商郁瑾?

  荆长风再度呆呆地看着宇泓墨,九殿下是琛叔叔的儿子,元歌是小姑姑的女儿,他们刚才的气氛又那么友好,完全是统一战线的人,怎么这会儿这位九殿下又提起了捉拿刺客的事情?还是说他刚才有什么惹怒了这位九殿下的地方,所以九殿下不待见他?

  裴元歌却径自道:“泓墨,商郁瑾这般狡猾,再加上荆公子这次打草惊蛇,只怕他会越发谨慎,到底要怎么样才能逮到空隙,想办法除掉他呢?”生母和荆长风的关系是一方面,但荆荞长公主的遭遇打动了她却是更的原因,再加上皇帝也站在荆长风这边,于情于理,她都应该想办法帮忙。

  “商郁瑾的确很狡猾!”听到荆公子三个字,宇泓墨顿时又转怒为喜,跟着分析开来,“从他这次来大夏的情形,就能看出这人很狡猾,也很缜密。之前我想要打听他的行踪,可是却难比登天,如果不是他正好撞到了我的手里,只怕我也未必能够查证出商郁瑾的确就在使者团中。”

  裴元歌道:“不过再狡猾的人,也应该有弱点。”

  “的确,我也不相信,商郁瑾会完全无机可乘。”宇泓墨点点头,沉思着道,“现在的性情对我们还算有利,因为商郁瑾不知道父皇是站在荆公子这边的。不过,就算父皇再支持荆公子,也不能够公然将商郁瑾召进宫中加以铲除,最好还是私底下悄悄的,不要让人知道这件事跟大夏有关才好。”

  “我在想,商郁瑾这次来大夏,原本是抱着操控议和,为荆国争取利益,进而提高他在民众中的声望这样的目的来的,但现在议和他已经彻底失败,身份又暴露了,说起来可谓一败涂地。所以他才会想要求娶李明芯,来加重自己的砝码……”裴元歌秀眉微蹙,思索着道,“我们是不是能够利用这点呢?毕竟,如今他想要和李明芯联姻,已经不可能了,说不定会想要另辟蹊径。”

  将商郁瑾来到荆国的行径整理了一遍后,她心头慢慢有了想法。

  宇泓墨眼眸一闪,和裴元歌相对而视。

  “我和商郁瑾已经结了仇,显然不能出面,七皇兄在禁足,眼下的情形,似乎只有请六皇兄出面了。”宇泓墨分析着眼下的情形,立刻派人去请宇泓瀚过来。

  没多久,宇泓瀚便匆匆赶过来,将事情的经过听了一遍后,便明白宇泓墨找他过来的用意了,心中难免有所触动。

  先前杜若兰才算计过元歌,两人如今的关系还算是有些尴尬,可是,遇到事情,宇泓墨却仍然第一个想到他,将这样隐秘的大事告知他,又给他创造机会,示好荆长风和荆俞杰……。他先前看得没有错,九皇弟个性虽然有些喜怒难测,但是却是很大气的人,不会因为私怨便将原先的关系全部推翻。

  九皇弟越是如此,他就越是该诚心以对,以后再也不能再出现杜若兰那样的事情。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只要父皇再召商郁瑾入宫,我就能找到机会和他私下说话。”宇泓瀚的神色也很快恢复了平静,开始出谋划策,“他也是皇子,而且是个有野心的皇子,由己及人,只要我告诉他,我有心帝位,只可惜实力太弱,所以想要和他联盟,彼此支援呼应,商郁瑾肯定会相信,不会疑心我另有所图。”

  “而且如今大夏朝堂的声势,六皇兄,七皇兄和我声势最高,原本商郁瑾就要向联合七皇兄,借助他的势力,只是因为李明芯瘫痪而中止。这时候他正需要助力,来挽回他议和不利的影响,连尚在禁足的七皇兄他都考虑过,如果六皇兄主动找他,想必商郁瑾不会拒绝。”宇泓墨点头道。

  纵然再狡猾,商郁瑾也是个有野心的皇子,野心,有时候也是一种弱点。

  “我承认六殿下这个计谋不错,可是,商郁瑾是个很狡猾的人,就算六殿下说得合情合理,商郁瑾会不会相信还很难说。”荆长风却面带忧虑,“再者,就算商郁瑾相信六殿下想要和他联盟,但也会对六殿下怀抱戒心,不会轻易被六殿下所诱导,出现能够让我们动手的空隙。”

  裴元歌、宇泓墨和宇泓瀚三人互相对视,似乎在交换什么看法。

  然后宇泓瀚微微一笑,道:“这样的话,那就不得不冒点风险了。”

  “什么意思?”荆长风茫然。

  虽说他也是背负着国恨家仇,经历过不少困苦,不是纨绔子弟,但那些磨难更多是身体上的,而不像宇泓墨、裴元歌以及宇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