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1/2)

加入书签

  看到柳夫人出现在这里,裴元歌也微微一怔,但随即听到她说的话,清丽的脸顿时沉了下来,目光变得冰冷起来,浑身都带着沉沉的阴霾,眼眸微挑,精芒慑人,淡淡地扫了柳夫人一眼,正巧紫苑适时搬了张椅子出来,放在她身后。裴元歌坐下,姿态优雅而高贵,沉静地望着柳夫人。

  “柳夫人,看到本宫居然不行礼,反而在这里大吵大闹,这就是柳府的规矩吗?”

  这般自恃高贵的话语,顿时让柳夫人心中恼怒不已,到了这时候,事情都摆在眼前了,这个裴元歌还能这样沉得住气,倒也真不能小觑,既然如此,她也不能太心急了。于是,柳夫人笑着上前行礼道:“妾身看到九皇子妃出现在这里,一时太过惊讶,竟然忘了给九皇子妃行礼,还请九皇子妃恕罪!”

  这会儿且让你得意,待会儿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柳夫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裴元歌挥挥手,示意她起身,这才问道。

  这话问的好!柳夫人笑盈盈地道:“说起来也真巧,是相国寺的大师说妾身最近流年不利,犯小人,想要避讳,就得找座风水好的宅子做私宅,压压风水。正巧寿昌伯夫人说到她这栋宅子风水最合我,妾身就随寿昌伯夫人前来看看。妾身倒是不明白,这里明明是傅世子的私宅,怎么九皇子妃您会出现在这里?”

  她故意咬重了“傅世子”的字眼,显得意味深长。

  裴元歌看着柳夫人,眼眸中似乎闪过一丝慌乱,道:“柳夫人不要乱说话,绾烟妹妹是寿昌伯世子妃,说起来本宫与寿昌伯府也算有渊源,不过是过来探亲而已,没想到这么巧,居然碰到柳夫人来看风水。只是巧合而已,跟傅世子又有什么关系?”

  想要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揭过去?

  看到她眼眸中的慌乱,柳夫人心中越发笃定,眼眸陡然锐利起来:“探亲?这倒真是蹊跷,九皇子妃探亲怎么不到寿昌伯府去谈,反而到这幽僻寂静的私宅里探亲?听寿昌伯夫人说,这私宅已经很久都没开了,只有寿昌伯世子有钥匙,九皇子妃现在出现在这里,该不会是寡女前来探寿昌伯世子这孤男吧?”

  说到后来,言辞已经极为尖锐刻薄了。

  反正现在已经逮到裴元歌出现在傅君盛的私宅,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裴元歌霍然站起,气息急促不定:“柳夫人,你这话什么意思?”

  “九皇子妃这么聪明,难道听不出来吗?”见门外已经渐渐聚起了看热闹的人群,柳夫人索性也不再遮掩,直白地道,“九殿下对九皇子妃何等宠爱,成亲这么久,连通房都没有,一心一意地宠爱着九皇子妃,京城人尽皆知。可是,九皇子妃你却和傅世子在这里私会,你对得起九殿下吗?虽然论品级我不如你,但好歹也是看着九殿下长大的,却不能容你这样侮辱九殿下,我们到贵妃娘娘跟前说个分明!”

  她的神情颇为义愤,倒真想是为宇泓墨打抱不平的模样。

  这话声音很大,清清楚楚地传到了外面,听到是皇子妃和人有私,众人顿时沸腾起来。九殿下和九皇子妃的恩爱传扬甚广,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裴元歌,没想到九皇子妃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这也太过分了吧?

  对门外纷杂的议论声置若罔闻,裴元歌依旧冷冷地盯着柳夫人:“柳夫人的意思,是说本宫和傅世子有私情吗?简直是胡说八道!本宫和傅世子清清白白,岂容你这般污蔑?”

  “哼,事到如今,裴元歌你就别想遮掩了!”柳夫人冷笑着道,“听说九皇子妃和寿昌伯世子曾经订过亲事,郎情妾意,可惜被太后娘娘的一句话搅散了。虽然后来寿昌伯世子娶了绾烟公主,可是谁不知道,寿昌伯世子的心根本就不在绾烟公主身上,成亲才三天就奔赴边疆,只怕还心心念念记挂着九皇子妃你呢?这会儿寿昌伯世子刚回京,来家都不回,父母都未探视,先和九皇子妃来到这私宅。铁证如山,九皇子妃你还想怎么狡辩?”

  “住口!”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愤怒的嘶嚎声从里面传来,紧接着一身银白铠甲的傅君盛冲了出来,早已经气得面色发白,青筋暴起,眼睛里面如同燃烧着火焰般,死死地盯着柳夫人,喝道:“你这个……你这个刁妇在满嘴胡扯些什么?我和九皇子妃清清白白,怎么容得你这样胡说八道?”

  见傅君盛冲了出来,柳夫人反而更合心意。

  “哟,傅世子当真对九皇子妃爱护不已,听到我说九皇子妃就心疼了,冲出来给九皇子妃撑腰吗?”柳夫人冷眼盯着两人,嘴角却微微翘起,“傅世子,你新婚才三天就离开京城,三年来绾烟公主为你吃了多少苦?你现在居然还这样维护这个女人,你对得起绾烟公主吗?你们一个是九殿下的皇子妃,一个是绾烟公主的驸马,现在做出这种有违人伦的事情,你们就不怕天打雷劈——”

  “啪——”

  柳夫人话未说完,便被清脆的一耳光打断了。

  裴元歌怒目瞪着柳夫人,冷声道:“别在这里装得义正词严,柳夫人你进门来,连问都不问情形,就一口咬定本宫和傅世子有私,依本宫来看,你来看风水是假,故意来找本宫的麻烦才是真的吧?居然敢这样污蔑本宫和傅世子的清誉,你好大的胆子!既然你这样管不住你的嘴,本宫就来替你管一管,紫苑,给本宫掌她的嘴!”

  “是!”紫苑早就按捺不住,上前就要掌嘴。

  柳夫人哪里肯让紫苑近身,当即闪避开来,边闪避便喊着道:“九皇子妃你这是想要杀人灭口不成?你和傅君盛出现在这幽僻的私宅,刚才又明目张胆地互相维护,这里所有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你休想堵住悠悠之口!”越喊越是大声,故意要引来众人围观。

  看着柳夫人那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傅君盛恼恨异常,上前就想要拦阻她继续污蔑裴元歌。

  裴元歌却摇摇头,对着他微微挥了挥手,示意他别动。

  这个柳夫人也算是有城府有心机的了,知道要掩饰自己到来的目的,可惜,看到她出现在傅君盛的私宅里,柳夫人太过放心,也太过有恃无恐,居然就这样闹腾起来。也不想想,她能够这样安稳地站在这里,自然是有所倚仗的,柳夫人如果够聪明的话,就该乖乖接受她掌嘴的刑罚,既然柳夫人还要闹,那接下来的事情就精彩了。

  这时候柳夫人还在那里大喊大闹:“……你们这样对得起九殿下,对得起绾烟公主吗你们?”

  就在这时,一道冷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柳夫人,我不明白,驸马怎么就对不起我了?”紧接着,一道浅金色的身影从里面缓缓走出,秀丽尊贵,美丽的面庞冷若寒霜,却是宇绾烟。她直直地盯着柳夫人,道,“我和九皇兄本是兄妹,走动再寻常不过,怎么我和驸马请九皇嫂到私宅来做个客,就能让柳夫人产生这么多的流言蜚语?今儿当着我的面,就敢说我和驸马面和心离,敢污蔑九皇嫂,在背地里不知道还要怎么编排我呢?”

  看到宇绾烟出现,柳夫人顿时大吃一惊,如同被卡住脖子的鸭子,再也说不出话来。

  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裴元歌和傅君盛独自在私宅里吗?怎么宇绾烟也在这里?但无论如何,这次的事情不能够有错失,就算宇绾烟在这里,也要将罪名栽赃彻底,不能让裴元歌再有翻身的机会。

  柳夫人心念电转,随即装出一副同情的模样,对宇绾烟道:“绾烟公主,妾身知道你心里苦,毕竟傅世子是你的丈夫。可是,绾烟公主,俗话说得好,讳疾忌医,到最后只是害了自己而已!这傅君盛这般薄情寡义,居然跟你九皇嫂有私情,这实在天理不容。你放心,无论如何,妾身都会站在你这边,为你作证,绝对不会放过这对奸夫淫妇!”

  经她这样一说,到好似宇绾烟是为了面子,在为傅君盛和裴元歌遮掩似的,更坐实了两人之间有私情。

  听到柳夫人这样说话,旁边顿时响起了好几声倒抽冷气的声音,似乎极为受惊吓。

  就连宇绾烟都忍不住心惊胆战地看了看旁边,几乎能够感觉到周遭的气温陡然降了许多,冰寒入骨。没想到柳夫人居然敢说出这四个字,九皇兄素来将九皇嫂看得如珍宝一般,怎么可能容忍她这般被人污蔑?这下柳夫人真的彻底完蛋了!

  见众人忽然都不说话,柳夫人还以为自己言语得当,将众人打动,正要继续说下去,忽然察觉到一道令人心悸的视线,猛然转头望去,顿时猛地吃了一惊,浑身僵硬,半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只见峥嵘峻峭的假山旁边,不知何时站着一个年轻男子,身着紫金团龙袍服,头戴金冠,腰间束着玉带,但无论再金贵辉煌的服饰,都无法遮掩他绝美如妖孽般的容颜,都在那双潋滟的眼眸前黯然失色。他的嘴角微微勾起,表情似乎在笑,但那冷冽如冰霜的眼眸,以及四周莫名笼罩的阴霾,却都在说明眼前的人有多么暴怒,多么可怕……

  “九……九殿下……”柳夫人磕磕绊绊地道,“您……怎么……会在这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裴元歌和傅君盛孤男寡女在傅府的私宅吗?为什么现在非但宇绾烟出现在这里,就连九殿下都在?如果说刚才宇绾烟出现她还能够胡搅蛮缠的话,现在九殿下也在,两对夫妻,任谁都不会相信裴元歌这是在和傅君盛私会了。而她刚才说的话却已经无法收回了……

  想到这里,柳夫人绝望地腿都软了。

  宇泓墨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语,而是慢慢地朝着柳夫人走近。

  柳夫人顿时觉得迎面有千斤重的东西压过来,九殿下每走近一步,那分量便重了一分,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明知道此刻的九殿下危险无比,柳夫人下意识地想要闪开,可是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压迫着,半点都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九殿下走到自己跟前。

  “你好胆量,敢这样侮辱本殿下的皇子妃?”

  宇泓墨冷冷地看着她,然后扬起了手。

  “啪——”

  狠狠的一耳光甩在了柳夫人的脸上,在寂静得针落可闻的院落里,那声音格外清脆。

  宇泓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