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章六殿下宇泓瀚(1/2)

加入书签

  红木雕花的精致雅间,飘散着淡淡的茉莉清香,四周悬着秀丽雅致的字画,八宝阁上摆着香鼎宝琴,豪奢而不失风雅。柳恒一端坐在圆桌前,握着手中的福寿双全纹青玉佩,凝神思索着,神情时而激动,时而犹豫,时而权衡,眼神变幻不定。

  昨天,有人送了张帖子给他,邀他今日此时,在临江仙的这间雅间中相聚。

  洒金染香的帖子没有署名,只附了一块玉佩。

  福寿双全纹的青玉佩,和柳府寿宴那天,换掉寿礼的人留下来的青玉佩一模一样,显然是一对。也就是说,邀他前来的人,定然就是换掉寿礼的人。之前那人悄然无声的换掉柳瑾一陷害他的寿礼,代之以柳老夫人倾慕已久的云京注原本,却不留姓名,只留下这块青玉佩。现在这人用青玉佩邀他来此,自然要露出真面目了,难道说真是……

  就在这时,房门“吱呀”一声打开。

  柳恒一转头望去,神情中流露出难以抑制的震撼和惊讶:“是你?”

  来人穿着宝蓝色绣碧海游龙图的圆领袍,腰间系着条玉白色腰带,用金线绣着精致的花纹,玉冠束发凤眼修眉,脸上带着温和儒雅的笑意,给人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唯有浅笑的眼眸中偶尔闪过的幽亮光泽,会让人心中一震,恍悟此人并不想所表露出来的这般无害,不是别人,正是六殿下宇泓瀚。

  看着柳恒一惊讶的模样,宇泓瀚微微一笑:“柳大人以为是谁?”

  “这块玉佩,是六殿下的?”柳恒一将玉佩递了过去。

  宇泓瀚在旁边的红木雕花椅上坐下,结果玉佩,笑容温浅:“如果不是我的,我和柳大人又怎么会在这临江仙的雅间相见?”

  用青玉佩将他遇到这里,那么来的人,自然就是青玉佩的主人,柳恒一当然明白这点。只是之前对这玉佩的主人猜测过千万遍,却无论如何都没有猜到六殿下身上,眼下看到宇泓瀚,心里实在太过惊讶,就忍不住脱口而出,话一出口便意识到自己的愚钝。

  收敛起惊讶的神色,柳恒一拱拱手:“家母寿宴之时,柳某被小人陷害,多谢六殿下相助!”

  宇泓瀚只是微微笑着,并不接话。

  柳恒一神色顿时尴尬起来。柳府寿宴,六殿下换掉寿礼,对他恩德匪浅,原不是这么一句轻飘飘的“多谢”就能够了结的。而且六殿下留下玉佩示恩,显然是有所图。只不过因为对方是六殿下,而这些年来,六殿下在朝堂存在感一直很弱,远不如七殿下和九殿下声势夺人,因此柳恒一心中便犹豫起来,不愿意轻易表露心意,因此只是轻飘飘带过,想要让六殿下先开口,自己看情况再权衡定夺。

  没想到他不说话,六殿下也不开口,反倒让他无所适从起来。

  “六殿下邀臣到这里来,不知道有何指教?”见六殿下显然比他更能沉得住气,柳恒一只好开口试探。

  宇泓瀚悠悠一笑:“寿宴当天,本殿下换掉柳大人的寿礼,留下玉佩,今日又以玉佩相邀,如果说柳大人连本殿下为何请你到这里都猜不出来的话,那显然是本殿下看走了眼,白费心思!既然如此,柳大人就请回吧!寿宴上的事情,尽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而本殿下也不曾邀约柳大人至此!”

  说着,手微微一动,做了个“请慢走”的手势。

  柳恒一怔住了。

  如今朝堂风声最盛的两位皇子,七殿下高傲自负,九殿下张扬恣肆,相比较之下,这位六殿下就显得格外温和,对谁都是笑意迎人,因此柳恒一看到来人是宇泓瀚,便也存了三分轻视之心。然而现在接连两次交锋,他却都无法掌握六殿下的心思,反而自己被六殿下一个微笑,一句话弄得无所适从,反复犹豫不定,这才惊觉,即便平日里不惹人注意,但六殿下终究是六殿下,带着皇室血统,不容小觑!

  想到这里,柳恒一心思反而稳了下来。

  如果说六殿下并不如表面看起来的那般无能懦弱,相反,胸中另有沟壑的话,又故意示恩于他,显然有拉拢他的意思。如果哦要追随六殿下的话,当然六殿下越有才能越好!想着,柳恒一终于收起来了之前的轻视之心,换上了一副恭敬的神色,恭声道:“六殿下有话请尽管说!”

  虽然说他承认六殿下并不简单,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还要看六殿下的言辞和心胸。

  “听说柳府寿宴之后,柳老夫人对柳大人格外另眼相看,说起来也有一段时日,柳老夫人也入宫探视柳贵妃不少次。不过,似乎柳贵妃和七皇弟对柳大人的态度却无甚变化。”既然柳恒一端正了心思,宇泓瀚便也不绕圈子,缓缓地道:“听说娘娘的芍药花宴上,柳二夫人为柳贵妃解围,柳贵妃却并不放在心上,反倒是柳夫人直言七皇弟宠妾灭妻的事情,明着讥刺柳二夫人,反而被柳贵妃赞说心直口快。柳大人,本殿下没有说错吧?”

  这件事才发生在昨天,柳二夫人回府后曾经详细地告诉他,柳恒一当然记忆深刻。

  见他目光陡然幽深起来,宇泓瀚浅浅笑道:“柳大人认为,柳贵妃为何会这样做呢?她素来是注重颜面的人,柳二夫人算起来也是她的嫂子,这样做未免太过不留情面了,不大像柳贵妃平日的为人呢!柳贵妃又为什么要刻意做出这么一副姿态呢?”

  柳恒一默然无语。

  许久,他才缓缓道:“柳贵妃这是在告诉柳瑾一,也是在告诉我,就算我现在讨得老夫人的欢心,也不可能就此取代柳瑾一的地位。柳府当家作主的人,柳贵妃心中的兄长,七殿下的舅舅,仍然是柳瑾一,让我不要起不该起的心思,安守本分,否则只是自取其辱!”

  能够说出这番话,宇泓瀚就知道柳恒一的心中定然因此悲愤不甘。

  “那柳大人可知为何会如此?”

  柳恒一沉默着不说话,只是神色显得有些颓然。

  “因为柳贵妃和柳瑾一的关系,不是单单靠柳老夫人维系起来的。”见他不答,宇泓瀚便开口道,“或许最开始,是因为柳瑾一在柳老夫人眼前的看重,柳贵妃才会和他亲近,提拔倚重柳瑾一,一个宫内,一个宫外,珠联璧合。但这么多年合作下来,彼此帮助对方度过无数危机。这种常年一来共同利益形成的联盟,比起虚无缥缈的亲情来说,要稳固可靠得多,到了这时候,柳老夫人的看重只是锦上添花,早已经不再是决定性的因素。所以,无论柳大人怎样讨好柳老夫人,却无法取代柳瑾一的地位,甚至会因为这种心思而被柳瑾一忌惮,想要彻底铲除你,以绝后患!”

  这种情况,柳恒一又如何不知道?

  柳瑾一和柳贵妃的联盟已经牢不可破,他想要摆脱柳瑾一的桎梏,想要依靠柳贵妃是不可能的。但是他是柳家人,是柳贵妃的庶兄,因为这层身份,已经被打上了柳氏一族的烙印,想要另求他路,显然也不现实。何况如今风头最盛的两位皇子,一个是柳贵妃的亲子,一个是柳贵妃的养子,都和柳贵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柳恒一现在就陷入了这样一个尴尬的境地。

  “但现在,柳大人有个机会,可以和人形成如柳瑾一和柳贵妃般的联盟的机会。”宇泓瀚道,黑眸湛然生辉。

  柳恒一抬头,看着宇泓瀚,依然沉默不语。

  他当然明白,六殿下所说的机会,指的就是六殿下自己。若不是为了拉拢他,六殿下也不会留玉佩示恩,又邀他来此,和他慢慢讲说柳瑾一和柳贵妃的事情。但是,六殿下那句“如柳瑾一和柳贵妃般的联盟”固然让他怦然心动,却并没有就此失去理智。

  “既然六殿下如此坦诚,臣也不敢虚言。从六殿下进门到现在的表现,臣能确定六殿下您的确才能杰出,绝非等闲之辈。不过,眼下七殿下和九殿下声势正盛,相比较而言,六殿下您未免太过弱势……说句僭越的话,结盟是为了利益,不是为了结盟而结盟!您想要说服臣,至少要给臣信心才行!”

  他这话算得上无理,但宇泓瀚不怒反笑。

  “我这个人在这里,难道说还不能够让柳大人有信心吗?”宇泓瀚淡淡一笑,“柳府寿宴上,我能够撞破柳瑾一陷害大人的事情,这是我的运气;能够隐秘地将打碎的寿星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