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章李明芯入宫(1/2)

加入书签

  睡梦中突如其来的空寂,让裴元歌从熟睡中醒来,却见身边空荡荡的,并没有宇泓墨的身影,不由得微微一怔,有些惺忪的眼眸但这些许的茫然,丝缎般的黑发柔顺地散在背后,黑发白衣,隔着朦朦胧胧的纱帐,宛如仙幻。

  外间的紫苑听到动静,忙进来道:“小姐,您醒了?”若是有外人在场,她门都谨遵规矩,称呼裴元歌为九皇子妃,但只有两人的时候,却还是习惯称她为小姐。

  “九殿下人呢?”裴元歌问道。

  “九殿下上朝去了。”

  听到紫苑的回答,裴元歌才记起来,今天已经是婚后第四天,泓墨销了假,的确应该上早朝去。只是,这几天习惯了清晨醒来的时候迎上泓墨的眼眸,因此一时间竟然有些小小的失落。想着,裴元歌又道:“九殿下起身时,为什么不叫醒我?”

  “九殿下说让您多睡会儿,不许奴婢们吵了您,连九殿下起身都是轻手轻脚的,就怕扰了小姐您呢!”想到清晨九殿下那种小心翼翼呵护小姐的神情,紫苑嘴角就忍不住浮起了一抹笑意,随即想起九殿下离开时的话语,笑意顿时加深,笑着道,“九殿下还说,让您别太想他,他下了早朝就会回来,让您等着他一块儿用早膳!”

  传递如此私密的话,紫苑难免有些羞赧,但眼神中更多的是打趣。

  厚脸皮,自恋!裴元歌原本小小的失落,立刻被宇泓墨这番举动给弄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暗自的腹诽,见窗外天色已经有些蒙蒙亮,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还不到卯时,小姐您再睡会儿吧?”紫苑体贴地道。

  裴元歌犹豫了下,摇了摇头,便起身下床,道:“不必了,打水进来梳妆吧!今天要去给母妃请安。”

  紫苑便叫楚葵等人进来,各司其职,帮裴元歌收拾起来。

  木樨看着镜子中裴元歌清丽而又娇媚的容颜,问道:“小姐今天想要梳什么样的发型?”

  “不必太隆盛,稍微普通点的就好。”裴元歌稍加思索,边道。新婚第一天敬茶,自然要繁丽些,有着九皇子妃该有的威仪和庄重,免得被人轻视。但今天她是独自去给柳贵妃请安,没有泓墨陪同,自然是家常些的好,也显得诚心。

  梳妆完毕后,裴元歌边边带着紫苑等四人,前去请安。

  她到长春宫的时候,柳贵妃还没有起身,因此便在偏殿候着。不多一会儿,杜若兰前来请安,同样被领到偏殿等候。两人原本就熟识,只是先前裴元歌和宇泓墨新婚,不好去打扰,因此这番见了都十分亲热,寒暄行礼过后,便不再拘谨,小声地说笑起来。

  “元歌妹妹,母妃不是免了你的晨昏定省吗?怎么你还来得这样早?”杜若兰笑着道。

  裴元歌笑语嫣然,落落大方地道:“那是母妃体谅我和九殿下新婚,才免了我的早晚请安。可如今九殿下已经销假,我在春阳宫闲着也是无事,不如来和母妃说说话,也好和姐姐们聚一聚。”

  敬茶那天,皇帝和柳贵妃顾念他们新婚,暂时免了他们的早晚请安。但如今泓墨已经销假,若她还不去请安,就会让人觉得妄自尊大,不敬养母柳贵妃了。和柳贵妃敌对是一回事,但规矩还是要守,不能让人在这方面抓住把柄,对她和泓墨都会不利。

  “我知道了,定是九皇弟上朝,不能再向从前那般朝夕相处,耳鬓厮磨,因此元歌妹妹觉得不习惯,这才要找些事情做,我可有说错?”杜若兰笑着打趣道,“不过也难怪,原先看九皇弟对女子都冷冷落落的,还以为他本性如此,替元歌妹妹婚后担心,没想到婚后九皇弟却比谁都体贴温柔,也难怪元歌妹妹会骤然觉得春阳宫冷清了。”

  虽然是打趣,但言语之中却也的确有着淡淡的羡慕。

  “若兰姐姐又打趣我!”裴元歌白了她一眼,她和杜若兰本就有交情,加上泓墨和六殿下的关系,新婚之夜,杜若兰又开口相助,因此裴元歌对她倒是并没有客套和见外。“倒是若兰姐姐你,已经怀有身孕,按道理说母妃应该免了你的请安才是,怎么……。”

  “贵妃娘娘的确是免了,不过我也不能太放肆,偶尔也要过来。”杜若兰微笑着道,柳贵妃毕竟是皇宫里最尊贵的女人,又有掌宫之权,而六皇子素来卑微,因此杜若兰即便有了身孕,也有着各种顾虑,还是要过来请安的。

  裴元歌笑着点点头,表示了解:“若兰姐姐还是小心些的好!”

  说着,扶着她在旁边的椅子上小心坐下。

  “我这不算什么,毕竟六殿下对我不错,如今又怀了身孕,只盼能够生下男孩,往后也就有了指望。你和九皇弟恩爱情笃,将来也是不必担心的。不像……。”杜若兰幽幽叹息,知道裴元歌和李纤柔素有交情,也不避讳,看了看四周,小声道,“你不知道七弟妹,新婚之夜,七皇弟压根就没宿在新房,反而到晨芳阁一个姓袁的侍妾那里去,这个颜面扫得极狠,七弟妹原本的处境就不太好,七皇弟又不给颜面,德昭宫上上下下只怕没有把她当主子看待的。若是和她相较,你我已经算是极好的了!”

  不比裴元歌年纪最小,怎样称呼都不违礼,杜若兰虽然比李纤柔年纪小,但论排行,她是六皇子妃,李纤柔却嫁给了七皇子,李纤柔的处境又不好,杜若兰也小心谨慎,不想再在这称呼上被人抓到把柄,让李纤柔难堪,因此称呼她为七弟妹。

  听她提起李纤柔,裴元歌心思一沉。

  “元歌妹妹,你可知道,这桩婚事,还是七殿下亲自向皇上求娶的呢!当时我还想,七弟妹这下算是熬出来了。谁知道婚后却更加凄凉起来。我真是不明白七皇弟在想什么,请旨将人娶了过来,却又这样晾着,难不成有什么过解或者误会不成?这事情真是莫名其妙!”杜若兰满脸疑惑不解,摇了摇头,完全无法理解宇泓烨的所作所为。

  裴元歌心中叹息,李纤柔只怕的确是因为她遭受无妄之灾,心中颇为歉疚。

  “如今七弟妹在德昭宫的处境,只怕极为不堪,只是对外维系着体面罢了。”杜若兰说着,犹豫着看向裴元歌,道,“我原本想着,多到德昭宫坐一坐,和七弟妹做个伴。有外人在,那些奴才也不敢太过,偏偏我怀着身孕,还不到三个月,不敢随意走动。若是元歌妹妹没事,不如多到德昭宫和七弟妹说话作伴?再说,七皇弟和九皇弟关系紧密,你和七弟妹也正该多走动走动,别人也不会生出疑心。”

  杜若兰的建议自然是好的,李纤柔毕竟是七皇子妃,若是奴才欺她太过,那扫的就不是她的颜面,而是七皇子宇泓烨的。因此私底下或许刻薄冷落,但当着外面的人,总要保持着体面才是。

  可惜,裴元歌比杜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