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章美梦成真(1/2)

加入书签

  244章洞房花烛

  婉妃此言一出,新房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

  在场年轻的人不知道也就罢了,但这其中也有皇室宗族的老人,过去碍于太后和叶氏,加上年岁久远,渐渐淡忘了元太子妃景芫。但三年前,叶氏倒台后,皇帝第一个举动就是追封元太子妃景芫为元德皇后,景芫之女为天心公主,将叶氏倒台和追封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再回想起当年景芫和永德王府的旧事,对于当年的真相也就有所了悟。

  时隔三十年,叶氏覆灭,追封景芫,可见皇帝对这位元太子妃的感情之深。

  如今照婉妃所说,这位九皇子妃新婚居然犯忌讳犯到元德皇后身上,若是传到皇帝耳中,只怕这位九皇子妃还没有进皇室宗谱,就先要下堂了吧?

  众人的目光都向裴元歌望去,而端坐在红帐内的裴元歌却默然不语。

  “裴四小姐怎么不说话?”婉妃见她沉默,更加得意,“想必你也无话可说吧?虽然说斗嫁衣事关重大,但再怎么说,裴四小姐也不该为了让嫁衣好看,就违制使用元后衣冠上才能用的丝线。若是传扬出去,别人会怎么看九殿下?裴四小姐素来聪慧,怎么连这点分寸都没有?”

  “照规矩,九殿下未曾挑帕之前,我不该说话,但婉妃娘娘的话却牵扯到了九殿下,我若再不言语,便要连累九殿下,裴元歌不得已破了这个规矩,请在场诸位为我明证!”清冷如山泉般的声音从大红的喜帕下传出,平静而端庄,“我想要问问婉妃娘娘,您何以断定我嫁衣裳所用的丝线是流转虹?”

  六皇子妃杜若兰稍加思索,便道:“元歌妹妹说的是,新嫁娘这时候哪能说话?婉妃娘娘若是因此责怪元歌妹妹,那可就真是错怪她了!”口称“元歌妹妹”,又点出婉妃的失礼之处,显然是站在了裴元歌这边。

  七皇子妃李纤柔则是百感交集,想到自己新婚之夜所收的屈辱,她忽然间也很想有人和她同样悲剧。

  但她也明白,她现在绝不能和裴元歌出现裂缝,当即也道:“元歌妹妹不必担心,我们都可以为你作证。”

  没想到杜若兰和李纤柔居然站在裴元歌这边,尤其是李纤柔,她不是七殿下的正妃吗?婉妃有些费解,但仍然冷笑道:“好,既然裴四小姐开口了,本宫倒是要问一问,你若不是用了流转虹的丝线,为何在大红色的嫁衣裳,凤凰的丹顶和朱羽仍然能够如此鲜亮?”

  “原来如此,婉妃娘娘误会了。”裴元歌不急不躁地道,“我的确未用流转虹的丝线,至于这丹顶和朱羽能够如此鲜亮,是因为我用了特殊的刺绣技法。只是这种技法并不流传,婉妃娘娘或许不曾听过,以至于有此误会。”

  婉妃咄咄逼人地追问道:“那是什么技法?”

  “请婉妃娘娘见谅,这种技法是不传之意,我在学习时曾经答应过授我此等技法的师傅,绝不会外传。但我千真万确是用特殊的技法而绣出这种效果,并非是用违制的流转虹丝线,婉妃娘娘千万不要误会了。”裴元歌仍然平静地道,“再说,如婉妃娘娘所言,这流转虹的丝线只有元后的衣冠上才能使用,民间自然不会流通,我又能够从哪里弄来流转虹的丝线呢?”

  果真是伶牙俐齿,巧言善变!

  “明人不做暗事,裴四小姐怎么敢做不敢当?裴四小姐在馨秀宫学习宫规时,宫女皓雪曾经告诉裴四小姐,用流转虹的丝线在嫁衣裳绣丹顶和朱羽,颜色会格外鲜亮,耀人眼目,等到斗嫁衣的时候必定能够大放异彩。”

  婉妃冷笑着道,“不过她也告诉裴四小姐,这种丝线只有元后的衣冠上才能使用。但裴四小姐却为了在斗嫁衣时能够大出风头,要求齐嬷嬷给你这种丝线。裴四小姐不知道吧?齐嬷嬷从内库为你和七皇子妃索要的丝线,内库都有记录,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裴四小姐索要了流转虹,你以为你还能够抵赖?”

  裴元歌要的就是婉妃的这些话!

  “哦?这么说,是齐嬷嬷为我从内库索要的流转虹丝线?”裴元歌慢吞吞地道。

  婉妃不假思索地道:“当然,内库登记簿上写得清清楚楚!”

  听到婉妃的话语,或许还有人在惊讶裴元歌的大胆,但脑筋灵活的人却已经反应过来,这场流转虹丝线的事情,八成另有内幕。

  “这就奇怪了!我和李小姐,啊,应该是七皇子妃在馨秀宫学习宫规,就是要熟知各种宫规礼仪,以免出现差错。而齐嬷嬷的责任正是负责教导宫规,为何我索要流转虹丝线,齐嬷嬷居然就应允了?而内库居然也就取了出来?”裴元歌的声音仍然平静清淡,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难道说,齐嬷嬷居然不知道流转虹丝线是只有元后的衣冠上才能用的吗?而负责登记内库事物的官员,难道也不知道流转虹丝线的尊贵之处,居然就这般随意地交给婉妃娘娘身边的嬷嬷?”

  若是齐嬷嬷连这点都不知道,她又有什么资格教导裴元歌和李纤柔宫规?

  而内库的人居然轻易就流转虹交给齐嬷嬷,又特意点明了齐嬷嬷是婉妃身边的人,将只有元后才能使用的丝线,交给婉妃宫中的人,这却是将祸水引向了婉妃,暗指她有觊觎皇后之位的意思,对元后大不敬!

  方才婉妃拿这点来攻讦裴元歌和宇泓墨,这会儿裴元歌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因为太过急切想要坐实裴元歌的罪名,讨好柳贵妃,婉妃说那些话时,便有些不假思索,现在被裴元歌这么一问,才察觉到自己竟然把自己绕了进去,心中顿时慌乱起来,忙道:“毕竟这条规矩已经久远了,齐嬷嬷和内库的官员一时忘了也是有的。”

  就算承认齐嬷嬷和内库官员有疏失,婉妃也不能把不敬元后这个罪名兜在自己头上。

  “如果说连教导宫规的齐嬷嬷,和看守内库的官员都不知道流转虹的珍贵之处,不知道这其中违禁的地方,婉妃娘娘却以此来要求我一个向齐嬷嬷学习规矩的人,不觉得荒谬吗?”知道这时候婉妃已经慌了手脚,裴元歌淡淡地道。

  原本还有些担心,不知道柳贵妃设计了怎样精妙的陷阱,没想到居然派这么一个人来引爆。

  还没怎么交锋,婉妃就先把自己绕了进去,这会儿更是前言不搭后语,混乱异常。

  虽然听齐嬷嬷说过裴元歌为人精明,但婉妃打听裴元歌的过往,认为裴元歌不过是当初因为太后而得宠,后来因为太后而被迁怒的小小女孩,压根就没把她放在心上。这会儿真正对上了,才察觉到她的难缠!婉妃只觉得心头一片混乱,忽然道:“齐嬷嬷虽然忘记了,但是皓雪在向你提起流转虹时,曾经清楚的告诉你,这是只有元后才能用的丝线。”

  这样一来,齐嬷嬷和内库官员忘了这条规矩,是无心的,而裴元歌明知道流转虹是元后才能够使用的丝线,却还是执意要用在嫁衣上,却是存心冒犯。有心和无心,这中间的差别可就大了,尤其裴元歌不过是个触怒皇上的女子,而她则是皇上的宠妃,又有柳贵妃照料,怎可同日而语?

  对,就是这样!

  婉妃像是突然又抓住了救命稻草,厉声道:“皓雪提醒过你,以为你不会这样做,就没放在心上。谁知道今晚看到你的嫁衣,才知道你居然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就急忙来禀告本宫。如果你还想狡辩的话,本宫可以让皓雪来跟你对峙!”

  说着,对身边的宫女道:“霜降,去把皓雪叫过来,跟裴元歌当面对质!”

  霜降应了一声,不等裴元歌开口,便匆忙离去。

  不一会儿将皓雪带了过来。皓雪才进来,便跪倒在地,按照婉妃的意思将话语重复了一遍。

  “这是怎么回事?新房热闹的情形本殿下见得多了,还从来没有见到有人把新房当做刑部公堂来用的!”就在这时,慵懒而散漫的声音从们便传来,宇泓墨身着大红色滚黑边的皇子正装,发束金冠,簪着一颗大红色的缨绒,更衬得他肤色雪白,在盈盈的烛火下,容颜魅惑如妖,“最令本殿下惊讶的是,这居然是在本殿下的新房里,而被审问的是本殿下今日明媒正娶的皇子妃!”

  宇泓墨边说便走了进来,环视四周众人:“谁能告诉本殿下,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目光看到谁,谁就忍不住心头微微一颤,说不清楚究竟是被那潋滟的眸光魅惑了,还是被那暗藏的冰寒震慑到了,只是觉得心头下意识的有些畏缩,谁也不敢开口说话。

  “九殿下,这样的时辰,妾身原本不该开口。但是婉妃娘娘咄咄逼人,口口声声说妾身嫁衣违制,用了只有元后才能够使用的丝线,还牵扯到九殿下身上,妾身这才不得已开口,还请九殿下恕罪!”见众人都不开口,裴元歌便开口道,声音恭敬,甚至还要起身向宇泓墨行礼。

  两人私底下相处,怎样肆无忌惮都没有关系,但这种场合,她还是摆足了恭谦的模样,以免传出什么不利于宇泓墨的流言蜚语。

  “元歌,给本殿下坐下!”见她有起身的趋势,宇泓墨立刻不悦地道,“本殿下还未挑喜帕,你就该规规矩矩地坐着,等着本殿下,就算有猫儿狗儿来闹,你又何必跟畜生一般计较?使个人告诉本殿下一声,本殿下自然会处理,元歌你素来识大体,怎么连这点规矩都不知道?”话语虽然是在呵斥裴元歌不懂规矩,但却是暗自讽刺婉妃,同时表明了要为裴元歌撑腰的意思,全是宠溺和维护。

  这一点,在场众人谁听不出来?

  看来,无论这位裴四小姐如何,至少九殿下是十分看重她的,这让在场众人不得不重新考虑对待裴元歌的态度。

  李纤柔在旁边看着,心头越发苦涩,同样是婚事生波的女子,同样触怒了皇室,同样是大婚,前后相隔不过一月,但她和裴元歌的处境却是截然不同。她新婚之夜被七殿下丢下独守空闺,而九殿下却从迎亲到现在,为裴元歌做足了体面,这会儿又清清楚楚地表明要为裴元歌撑腰做主……。

  “妾身知错。”裴元歌柔婉地道,当即依足了宇泓墨的话语,再不开口。

  “既然元歌是本殿下的皇子妃,她若出了事端,自然该由本殿下出面,刚才是谁找元歌的麻烦?”宇泓墨也不急着挑喜帕,反而随意地往红帐上一坐,浅笑如花地看着众人,见众人的目光都朝婉妃看过去,便道,“本殿下还在奇怪,谁这么大胆子,敢在本殿下新婚大喜之日来寻晦气,原来是婉妃你!”说着,低头去看皓雪,“这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本殿下的新房之中?”

  见九殿下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皓雪急忙答话。

  “回禀九殿下,奴婢皓雪,是馨秀宫里的宫女,裴四小姐在馨秀宫学规矩的时候,是奴婢伺候的。当时,裴四小姐为了让嫁衣更好看,常常跟奴婢讨论。奴婢无意中说出流转虹丝线绣制嫁衣,会格外光彩夺目,但也告诉裴四小姐流转虹是只有元后才能够用的丝线。原本以为说过就算,没想到今晚看到裴四小姐的嫁衣,居然还是用了流转虹,奴婢深觉不妥,就去禀告婉妃娘娘,因此婉妃娘娘带奴婢来和裴四小姐对峙!”

  “哦,原来如此!”宇泓墨笑吟吟地道。

  见九殿下话语中似乎并无怒气,再触到九殿下那俊美不似人间气象的容颜,皓雪心头乱跳,忍不住又道:“九殿下——”

  话音未落,便见宇泓墨突然抬脚,狠狠地踹在皓雪身上。

  宇泓墨的力道何等之大,皓雪娇弱女子,哪里禁受得起,当即被他踹得飞身而起,狠狠地撞在了新房的墙上,又“哐当”一声掉落下来,早就昏迷过去,死活不知。

  “不错,这新房建得很结实,没留半点痕迹,本殿下很高兴!”宇泓墨漫不经心地道,扬高声音道,“寒髓,传本殿下的旨意,就说本殿下很满意督造新房的官员,拿一百两黄金赏了他!”

  窗外有人应声离开。

  宇泓墨再不理会昏迷倒地的皓雪,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去看婉妃,笑吟吟地道:“婉妃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刚才他就是这样言笑晏晏地将皓雪踹得生死不明,转眼间又用这样的笑容看着婉妃。婉妃看看地上的皓雪,再看看九殿下那妖魅的容颜,趁着那颠倒众生的笑容,似乎传说中的魔魅,举手投足便能取人性命……。婉妃越看越觉得害怕,只觉得浑身都在颤抖,牙关咯咯直响,哪里说得出半句话来?

  这个九殿下,未免太……。太……

  “婉妃不说话,是承认你在污蔑本殿下的皇子妃吗?”宇泓墨笑得云淡风轻。

  婉妃紧张地咽下几口唾液,却对缓解她恐惧的情绪丝毫无益,心头有着几千几万句话想要辩解,却半点都说不出来。

  “既然如此,”宇泓墨稍顿,扬声道,“寒麟,去把母妃请过来!”

  不一会儿,柳贵妃便赶到春阳宫的新房,进门看到躺在地上死活不知的皓雪,眉头先紧皱起来,再看看被吓得浑身颤抖如秋风中落叶的婉妃,心中更觉得不妙,迎上宇泓墨笑吟吟的目光,皱眉道:“出什么事了?好好的新婚,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墨儿,这终究是你的新婚吉日,你也太胡闹了!”

  开口先训斥起宇泓墨来。

  宇泓墨却丝毫不介意,先向柳贵妃行了礼,随即摊手道:“母妃这可冤枉儿臣了,儿臣是真心想要好好地大婚的,就是有人偏偏要找儿臣的麻烦,不得已,只好请母妃走一趟了!不过,儿臣还没给元歌挑喜帕,按规矩,元歌就得老老实实地坐着,不能给母妃行礼,还请母妃恕罪!”

  “贵妃娘娘,您要为妾身做主啊!”

  看到柳贵妃,婉妃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终于说出话来,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她正想恶人先告状,宇泓墨却已经道:“紫苑,九皇子妃现在按规矩不能说话,你身为丫鬟,就该为自家主子着想,还要本殿下提醒吗?还不快出来向母妃禀告事情的缘由?”元歌身边的丫鬟,他见紫苑和楚葵的次数比较多,知道楚葵心思虽细,却不善言辞,便点了紫苑的名字。

  闻言,紫苑站出来,先向众人行礼,随即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

  听到婉妃和裴元歌的对话,柳贵妃心中暗恨,这个婉妃!

  她费尽心机想要让裴元歌在大婚上出丑,但也知道裴元歌心思机敏,不容易设计,好容易想到了流转虹。当时皇帝追封元德皇后时,她曾经无意中听到宫里的老嬷嬷说“难怪从来没在废后的衣装上看到流转虹,原来她压根就不是元后!”当时听得奇怪,回来向周嬷嬷询问,才知道流转虹还有这么一条规矩,只是年岁久远,已经少有人知。

  但正因为知道的人少,设计裴元歌才更方便。

  当初烨儿在叶氏做眼线时,曾经知道皇帝对裴元歌另眼相看的原因。时隔三十年,皇帝仍然追封元德皇后,还因此对裴元歌另眼相看,可见皇帝对元德皇后的看重。虽然说裴元歌和元德皇后容貌相似,但之前已经因为宇泓墨触怒皇帝,这次若是再犯忌讳犯到元德皇后身上,皇帝定然会无法容忍,到时候裴元歌自然要倒大霉。

  原本精妙的设计,没想到却栽在了婉妃这个蠢蛋身上。

  已经提醒她不要小看裴元歌,说话却还是这样没有脑子,居然就这么质问着把事情闹将开来,还被裴元歌抓到破绽,反而把她绕了进去。现在在场但凡有点脑子的人,只怕都已经看出来这是婉妃在设计裴元歌!柳贵妃心中暗恨,竭力思索着要如何补救现在的局面,才能既打击到裴元歌,又不会让火烧到她身上来。

  “原来是这样,那九皇子妃的嫁衣是否真的用了流转虹,婉妃,你可能确定?”

  先不追究这件事的是非对错,先坐实了裴元歌的确违制用了流转虹再说!只要坐实这点,就算牺牲了婉妃,就算最后裴元歌仍旧无碍,也会在皇帝心中埋下一根刺,这就足够了!

  “柳贵妃娘娘,妾身绝对确定,若不是流转虹,为何九皇子妃嫁衣上的丹顶和朱羽能够如此鲜亮?九皇子妃虽然口口声声说是刺绣技巧,却又言之不详,分明就是要想糊弄!”婉妃言之凿凿地道,神情无比肯定。若是真有技巧能够令嫁衣上的丹顶和朱羽如此鲜亮,早就会传扬开来,她如何会不知道?

  “是不是流转虹,不是婉妃一句话就能定论的吧?让人到内库取一卷流转虹的丝线,来和元歌嫁衣裳的图案对比,不就知道了吗?”宇泓墨开口道,也不理会柳贵妃的偏颇,反正有他在,柳贵妃想要轻轻将事情遮掩过去,绝对不可能。还是先将流转虹的事情定下来,再慢慢收拾这些人!

  见宇泓墨笃定的模样,柳贵妃心头顿时有了不祥的阴霾。

  难道说裴元歌真的没有用流转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