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章大婚下(1/2)

加入书签

  浅红色的销金帷帐,如锦缎般柔顺的青丝,浅红色的衣裙,更衬托出裴元歌如珍珠般柔白而泛着光泽的脸,微微侧身倚在雕花床壁上,容姿端华,如同一幅精心描绘出来的仕女画。只是她眼眸轻敛,纤细的柳眉微蹙,显然正在努力地思索着什么事情。

  宇泓墨潜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形,心中猛地一悸。

  似乎,每次元歌在皇宫里,都是这样一幅全神戒备的姿态。犹记得码头船边重逢时,元歌那种轻松舒适,似乎整个人都处在让她安心的环境中,可以恣意放松,显然,关州的三年,她过得很轻松适意,完全不需要像在皇宫时这样时时警戒,处处提防,每时每刻都要绷紧神经,半点都不能松懈。

  可是,现在因为他,元歌又陷身到这个漩涡中。

  看到元歌这副深思的模样,宇泓墨的心突然被攫住,然后紧紧地缩成一团,疼得翻山倒海。

  原本元歌可以过得安逸平静,不必如此辛苦,都是因为他!

  因为想得入神,裴元歌骤然抬头,正好迎上宇泓墨深沉的凝视,清楚地从那双潋滟的眼眸中看出了他心中的心疼,歉疚,以及微微的懊悔,甚至痛恨……。只是片刻,裴元歌便猜到了他的心思,微笑着起身,握住他的手,道:“泓墨,不必如此,真的。”

  宇泓墨浅浅一笑,道:“刚才在想什么?”

  他显然是要转移话题,但裴元歌却不想他就这样将这种情绪尘封。泓墨的心中已经有太多的伤痕和疼痛,没有人替他担当,只能尘封在心底默默承受,尤其是三年前王美人的身死,和柳贵妃的成仇!这种被深爱的人出卖陷害,陷入绝境的痛苦,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但也明白,这种伤痛,不是任何抚慰的话语所能够弥补的,只能靠仇人的血泪才洗清。

  她的伤痛,随着父亲和母亲,以及泓墨还有章芸、裴元容和万关晓的下场,已经慢慢在愈合。

  可是,柳贵妃和宇泓烨仍然风光无限。

  迎着元歌那双似乎能够看到他心底的眼眸,宇泓墨顿了顿,低声道:“只是觉得你很辛苦。”

  而且,她原本可以不必如此辛苦的。

  “泓墨,我知道,这三年父亲在关州能够一帆风顺,固然有郑叔叔的原因,但是,你也在京城为他挡下了许多是非,甚至,我父亲身边有位得力的师爷,也是你千方百计找到,送到父亲身边的。宇泓烨贼心不死,可是这三年来,我过得平静安逸,是你替我挡住了他!”裴元歌柔声道,“泓墨,你失去了娘亲,和柳贵妃成仇,皇上疑心你,这三年里,你的处境难道不艰难吗?在这样的逆境中挣扎,本就辛苦,你却还要分出心力来关注我的事情,难道对你来说,这样就不辛苦了吗?”

  而且,这三年里,她甚至都没有跟他联系过。

  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犹疑,仍然全心全力地为她着想,为她尽力……

  “那不一样的!”宇泓墨断然道。

  对他来说,那并不是辛苦,甚至,那是他在这段最艰难最灰暗的岁月里,唯一的动力和阳光。

  他永远都记得,在那个弥漫着血色和血腥味的夜晚,他他几乎失去了所有,可是,元歌却仍然坚定地站在他身边,没有丝毫动摇,没有丝毫怀疑地为他奔走,为他求情,甚至因此触怒了父皇。元歌对他的心,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温暖,为了元歌,他愿意付出一切!

  “因为那是我,所以你愿意,对吗?”裴元歌微笑着,神情柔和。

  宇泓墨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就像你愿意为我,在身受重伤的时候挑战李明昊;愿意为了我在处境最困难的时候仍然替我遮挡风雨;愿意为我做那么多的事情一样,我也愿意为了你而面对皇宫的是非争斗,因为是为了泓墨你,所以我一点也不会觉得辛苦。”裴元歌面色微霞,难得地露出些许小女儿的腼腆,“而且,我知道,不管我遇到怎样的困境,不管我处在怎样万夫所指的境地,你永远都会站在我的身前,为我担当。所以,对我来说,你……。就像是我的神祇!所以,泓墨,你不要觉得我很辛苦,很委屈,其实我比任何女子都要幸运,因为,我能够遇到你!”

  宇泓墨看着这样的裴元歌,突然间说不出话来。

  明明他为她做的,都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她才真正为他甘愿付出所有,可是,她却说,她比任何女子都要幸运,因为能够遇到他!真是傻瓜,真是……天底下最傻最傻的傻瓜,也是他魂牵梦萦,深爱入骨髓的傻瓜!

  “元歌!”宇泓墨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声音中充满柔情。

  感觉到他那种由心而发的欢喜,裴元歌心中也如春水般温柔:“所以,以后不要再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我好想以后天天有这样的想法,这样,元歌以后会天天跟我说刚才的那番话!”宇泓墨却笑了,“快,我现在很难过很难过,因为觉得连累了元歌,害得你这样辛苦。你快再把刚才的话说给我听!快说啦!”

  裴元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断然拒绝:“不要,说这种话很丢脸!”

  “怎么会呢?我喜欢听啊!元歌,再说一遍给我听啦!”宇泓墨却不死心地央求着,眼眸中带着一种孩子气的纯净和天真,出现在他那张颠倒众生的脸上,格外地令人心动。任谁看到这样的宇泓墨,恐怕都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请求。

  尤其,被他那双波光潋滟的眸这样深深地凝视着,就更加无法抗拒了。

  “不要!泓墨,别闹了!”裴元歌软弱地拒绝道。开什么玩笑?刚才是看到泓墨那样的眼神,让她心疼,这才会突然说出这种大胆的话,他还不知足,居然还要她再说一次?有没有搞错?她又不像他那么厚脸皮,外加无赖!

  宇泓墨微微撅起嘴,显得很不满足,突然又道:“那说你喜欢我!”

  故意拖长的声音里,带着一种撩动人心的颤音,充满了奇异的魔力,似乎会让人的心跟着他的声音一道沦陷。

  哦,这个男人真是妖孽!裴元歌扶额,觉得很头痛。

  “元歌,说你喜欢我啦,我想听!”宇泓墨继续施展水磨工夫,非要听到他想听的话语不可。

  裴元歌努力坚定心思:“不要,你都没有说,我才不说!”

  “那我说一句,你说一句,这样公平吧!”宇泓墨立刻道,凤眸微弯,带着令人心动的波光潋滟,柔情款款地道,“元歌,我喜欢你!我说了,现在轮到你了!”

  话才出口,裴元歌就后悔了,这个人脸皮那么厚,第一次见面就敢说她不敢靠近,是担心离得太近会爱上他,这样厚脸皮的人,说句这样的话还不是跟喝水一样简单?这不,随口就来!裴元歌抱怨地想着,嘴角却止不住逸出一丝笑意:“你这样很没有诚意,太敷衍了吧!”

  敷衍?没有诚意?

  宇泓墨皱皱眉头,伸手将裴元歌的脸扳过来,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睛,凝视她许久,这才缓缓地,一字一字地道:“元歌,我喜欢你!”

  裴元歌嘴角的笑意更深,却将头扭过去:“没听到!”

  “元歌,我喜欢你!”宇泓墨走到她头扭转的方向,直视着她的眼睛,道,“元歌,我喜欢你。你看我的眼睛,就该知道,我没有敷衍,我很有诚意的!”

  “有没有诚意,应该是别人来决定的吧?哪有人自己说自己有诚意的?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看你这个样子,就知道你根本就没有诚意!”裴元歌被他凝视得怦然心动,却故意道,转头又扭到了另外一边。

  这下宇泓墨也知道她是在逗他,可是,他喜欢被她逗啊!

  “元歌,我喜欢你!”宇泓墨继续追到另一边,看着她的眼睛道。

  裴元歌笑着,又将头扭到另外一边。

  “元歌,我喜欢你!”宇泓墨锲而不舍地追逐过去,笑吟吟地看着她的眼睛道。

  裴元歌再扭头,他再追过去……。

  每一次的追逐,他都会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一遍又一遍地道:“元歌,我喜欢你!”尽管说了那么多次,可是,他的眼神从来没有片刻的犹疑,神情也没有丝毫地玩笑,每一句“元歌,我喜欢你”都是那样的真诚,从他心底最深处涌出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在她耳边诉说……。

  裴元歌终于装不下去了,也凝视着他的眼睛,认真地道:“泓墨,我喜欢你!”

  终于听到了想听的话,宇泓墨脸上顿时露出了如万千鲜花瞬间绽放般的笑容,眉眼弯弯:“元歌,我喜欢你!还有,我一共说了四十二句喜欢你,你才说了一句,还欠我四十一句,好孩子不赖帐,快还给我!”

  “不要,一句话说得太多遍,就不值钱了!”裴元歌笑着道,面颊如酡,眼睛却闪亮如星辰。

  闻言,宇泓墨顿时懊悔起来:“啊?那我刚才说了那么多遍,岂不是很亏?”

  裴元歌嫣然而笑,转开话题道:“好了,泓墨别闹了,我有事要问你呢!这三年我都在关州,对皇宫的情形不太了解。今天到长春宫去见柳贵妃,听她提到婉妃,应该是这三年里新进的嫔妃吧?除了她之外,还有其他得宠的嫔妃吗?你告诉你,也免得我两眼摸瞎。”

  这原本就是宇泓墨来见元歌的目的。

  皇宫的环境诡谲莫测,又有柳贵妃和宇泓烨在虎视眈眈,在这种情况下,清楚了解嫔妃之间的派系,亲疏,对元歌在皇宫的立足十分重要。尤其,宇泓墨绝不相信,宇泓烨会眼睁睁地看着元歌嫁给他,柳贵妃会看着元歌顺顺当当地成为九皇子妃,定然会从中作梗。

  因此,对元歌来说,这些情报就更加重要。

  现在听到元歌询问,宇泓墨虽然不舍刚才的氛围,却还是将心思转到正事上。

  “婉妃是户部员外郎徐前业的女儿,入宫一年半便爬到了妃位,极得圣宠。虽然说表面上她和柳贵妃关系疏淡,但我认为,柳贵妃是掌宫之人,手段又高明,如果没有她的暗中扶持,婉妃绝不可能上位如此迅速。除了婉妃外,这三年来新入宫受宠的还有莫昭仪,郑修容和谢充媛,都位列九嫔。”宇泓墨简单地介绍道。

  询问过这些人的身家背景后,裴元歌思索着道:“最近三年入宫的新人,似乎都家势普通。”

  如同婉妃是户部员外郎的女儿,莫昭仪等人的父亲官位也都在五六品左右。

  “我想,父皇应该是因为叶氏的教训,所以在刻意的控制外戚的势力,因此这这三年来,从来没有正三品以上的官员女儿入宫。而婉妃,莫昭仪等人升迁如此之快,应该也有父皇暗中扶持的结果,为的就是和柳贵妃抗衡。毕竟,随着柳贵妃掌宫,叶氏倒台,柳氏慢慢成为京城势力最大的世家,这不是父皇所愿意看到的!”宇泓墨分析道。

  裴元歌心中微喜:“这是不是意味着,皇上心中属意的太子人选,并非宇泓烨?”

  “照我的猜测,父皇应该还没有确定的人选。”宇泓墨沉吟着道,“我总是有种感觉,对于我和宇泓烨之间的恩怨,父皇并非没有察觉;而我和六皇兄结盟的事情,父皇也并非一无所知,但是,他就是装作不知道,而只是冷眼旁观我们兄弟明争暗斗。元歌,你听说过九犬一獒的故事吗?”

  裴元歌摇摇头,皱眉道:“那是什么?”

  “獒,是一种凶猛的狗,传说最勇猛善斗的獒,并不是野生的,而是人为训练出来的。将九只狗关在一间屋子里,不放任何食物,想要活下去,九只狗就只能相互争斗,彼此吞噬,最后活下来的那一只就是最好的獒。我总觉得,父皇挑选太子的方式,有点类似这个,让我们彼此争斗,他在旁观的过程中,选出心目中认为能够继承太子之位的人,而不会太掺杂个人的喜恶进去,除非触到了他的底线。”

  这些话,宇泓墨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唯独对元歌,他才能够毫无遮掩的坦诚相告。

  裴元歌认真地听着,脑海中飞快地思索着。

  或许是因为她的容貌酷似景芫,所以和皇帝的几次接触,总是皇帝颇为多情的一面,因此心中难免会有所偏颇。但是,她必须承认,而泓墨所说的,是她所不了解的皇帝的另外一面,冷漠,绝情,功利,这才是作为皇帝最真实的一面。

  内心的铭记,和处事的冷漠,交错成矛盾的个体,这才是真正的皇帝。

  她必须把握好这个度,不能偏颇。

  “如果说这样说的话,我就更加可以肯定,我和纤柔姐姐进宫学习宫规的事情绝对有蹊跷!”裴元歌分析道,“柳贵妃是个很精明的人,做事总会给自己留下后路,如果说是由她身边的周嬷嬷负责教导我宫规,而最后出了问题的话,周嬷嬷脱不了责任,她也会沾惹嫌疑,所以才会选择由表面上和她似乎没有任何关系的婉妃来下手,这样就算事发,她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净。”

  宇泓墨点点头:“我听说这次教导宫规是由齐嬷嬷负责,心中就觉得有古怪。”

  “三年前我进宫的时候,曾经跟着太后娘娘身边的张嬷嬷学习宫规,所以,如果说想要教导我错误的宫规,借此让我出丑的话,可能不太大。”裴元歌深思着,忽然道,“不过,之前我和纤柔姐姐去拜见柳贵妃时,她曾经刻意提到斗嫁衣的事情,并且格外申明嫁衣的重要性,我觉得,或许她会在这上面做手脚!”

  斗嫁衣?

  身为皇室中人,宇泓墨当然知道斗嫁衣的重要性,眉头紧蹙。

  “放心了,既然猜到会有古怪,我当然会格外注意,不会让人做手脚的!”见宇泓墨眉头紧蹙的模样,裴元歌笑着道。

  知道元歌是个谨慎的人,宇泓墨稍稍放心:“不止是嫁衣,其余方面也要小心,毕竟,那也有可能是柳贵妃故布疑阵。不过也不用太担心,不管怎么样,有我呢!”虽然说大夏王朝史上有过因为嫁衣而被休弃的太子妃,但那也是因为当时的太子不敢出言维护,而元歌则不同,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站在元歌这边。

  “嗯!”裴元歌笑着点点头。

  “还有一件,除了柳贵妃之外……。”宇泓墨犹豫了下,还是道,“你也要小心李纤柔!”

  听到元歌喊李纤柔作“纤柔姐姐”,他总觉得有些心惊肉跳。

  裴元歌微微一怔:“怎么了?”

  “我知道你和李纤柔是朋友,对于她的处境你很同情,但无论如何,她现在被赐婚给宇泓烨,以后就是宇泓烨的妻子,生死荣辱都系在宇泓烨的身上。也许你也希望能够通过李纤柔来与宇泓烨相抗衡。可是,元歌,李纤柔的个性又那般懦弱,无论才智身份地位还是意志力,都无法与宇泓烨相比。我担心她会承受不住宇泓烨的压力,和宇泓烨一道来害你!”宇泓墨犹豫了下,还是保留了些许话语。

  对于敌人,元歌可以狠绝,但对亲人和朋友,她的心思却都是软的。

  宇泓烨求娶元歌不成,转而求娶李纤柔,这中间若说没有蹊跷,宇泓墨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李阁老虽然没有参与叛逆,但毕竟曾与宇泓哲关系紧密,因而失爱于父皇,李纤柔本人又因为宇泓哲闹得满城风雨,众口铄金,十九岁都不曾许配亲事,她本人无论容貌还是才智都不突出,无论从哪方面说,李纤柔都不值得宇泓烨请旨赐婚。

  对宇泓烨来说,李纤柔唯一的价值,只怕就是,她是元歌的朋友!

  娶李纤柔,宇泓烨绝对是冲元歌来的!

  因为知道温逸兰和李纤柔是元歌的朋友,所以这三年来,宇泓墨也时不时地关注着两人,能力所及的范围内,也不介意帮两人一把,免得元歌在关州担心。

  温逸兰倒也罢了,温睦敛虽然不成器,但温夫人却是个品行刚直的人,又有温阁老的熏染,温逸兰个性本就耿直爽快,心底又善良,没有太多野心和心眼儿,再加上她现在的婚事也颇为美满平静,元歌有这样的朋友,对她也是好事,宇泓墨倒很乐观其成。

  但是,李纤柔则不然。

  被自己的亲妹妹抢了婚事,因而闹得满城风雨,再加上继母过世,耽搁三年,年介十九岁尚未婚配,李阁老和继室夫人自然不会对她有好声色,就连李府的下人也对她冷嘲热讽,刻薄鄙夷,若再无法许配亲事,为了李府其他小姐的清誉着想,李纤柔多半要被送入家庙,青灯古佛过一生。处在这样艰难低贱的环境中,突然一跃成为尊贵的七皇子妃,宇泓墨可不会相信,这只是李纤柔好运而已!

  天地下哪有这样凑巧的事情?

  宇泓烨对裴元歌觊觎已久,李纤柔又是元歌的朋友,难保李纤柔不是以此为筹码,和宇泓烨达成某种协议,这才有了这桩婚事。虽然说元歌对李纤柔有恩,但这世上,恩将仇报再寻常不过。

  除了元歌,宇泓墨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猜度每一个人,心怀警惕。

  但这些,宇泓墨却不能对元歌尽言。

  毕竟李纤柔还是元歌的朋友,暂时也没有露出什么破绽,而元歌说不定还会认为,李纤柔是被他连累才会被宇泓烨盯上,这时候说这些无端的猜测,非但无法说服元歌,说不定还会引起他和元歌之间的争执,这点分寸,宇泓墨还是能够有的,因此只是就事论事,提醒元歌多加小心,不要对李纤柔全然不设防。

  而他自然会盯紧李纤柔,绝不会让她对元歌不利的!

  对于李纤柔,裴元歌原本的确有这样的心思,想着或许能够通过李纤柔增加对付宇泓烨的筹码,同时也能为李纤柔留一线退路。但是泓墨说得对,她也必须警惕李纤柔被宇泓烨拉拢过去的可能性,毕竟李纤柔即将成为宇泓烨的妻子,夫妻一体,同损同荣,宇泓烨又是个心思细腻,精于谋划的人,不得不防。

  “我知道了。”裴元歌点点头。

  接下来,裴元歌便和李纤柔一道接受齐嬷嬷的教导,学习各种宫规礼仪,同时绣制嫁衣。

  “贵妃娘娘,您说得没错,这位裴四小姐的确十分精明,处处防备,齐嬷嬷几次想要算计她,都却没有找到机会。”婉妃借助请安的机会向柳贵妃道,“您让齐嬷嬷代替周嬷嬷教导宫规,她的心思全集中在齐嬷嬷身上,皓雪又故意跟齐嬷嬷呛声了几次,她只当皓雪和齐嬷嬷不合,再加上皓雪懂得刺绣,正投其所好,因此裴四小姐对她十分器重,常常和她讨论绣制嫁衣的细节。昨天,皓雪已经向齐嬷嬷索要了丝线,想必是娘娘的安排已经生效。等到她大婚当日,只要妾身揭发她嫁衣上的问题,她就等着颜面扫地吧!”

  这个皓雪,是柳贵妃和婉妃安排在馨秀宫的棋子,多半用来误导嫔妃,这次却正好用在了裴元歌身上。

  “你别小看她,本宫当日提起斗嫁衣的事情,她不会没有察觉到的!”柳贵妃微笑着道。

  婉妃笑着道:“谁能比得上贵妃娘娘您神机妙算,您当时故意强调皇宫不允许代绣,所以裴四小姐的注意力当然就在代绣上面,还以为贵妃娘娘您会想办法换掉她的嫁衣,因此每次绣制完成后,都藏得十分隐秘,连皓雪都不知道在哪里,哪里知道娘娘另有谋算?”

  闻言,柳贵妃稍稍心安。

  原本她不介意烨儿求娶裴元歌,就是想着她心思机敏,若能给烨儿做个帮手也是好的。却不想皇上似乎另有谋算,没有答应烨儿,却将她赐婚给宇泓墨。一个宇泓墨已经够难缠了,若再娶了裴元歌岂不是如虎添翼?尤其想到三年前,皇帝莫名其妙对裴元歌的看重,以及三年后蹊跷的赐婚,柳贵妃心中的阴霾就更加浓郁,若不在大婚当天就给她点颜色,将她彻底压制住,再也无法翻腾,日后她的麻烦可就多了。

  不过,皇帝不曾因为冷翠宫的事情疏远宇泓墨,说不定会疑心到她身上。

  若在这时候,她再表现出针对戒备裴元歌的模样,只怕皇帝的疑心会更重,因此只能将这件事交托给婉妃。毕竟婉妃和裴元歌毫无交集,而且为人本就有些恃宠而骄,皇帝不会多加疑心。而她甚至到时候可以摆出和事佬的模样,表现对宇泓墨和裴元歌的慈爱,更加赢得好名声。

  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而婉妃初入宫时,被她暗中修理过,软硬兼施,早就对她死心塌地,只一心想着讨好她,半点不敢起反抗的心思。她难得有事托付婉妃,婉妃当然受宠若惊,连她为什么要针对裴元歌都没有问,便一心一意地张罗起来。

  现在,万事俱备,只等宇泓墨和裴元歌的大婚了。

  不过,在此之前,按照规矩来说,应该是烨儿和李纤柔先大婚,到时候如果被裴元歌看到李纤柔的嫁衣,察觉到不对,说不定会功亏一篑。最好能有个办法,让她不要参与烨儿的大婚,也免得多生事端……。柳贵妃慢慢陷入沉思之中。

  边学宫规,边绣嫁衣,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两个月时间已到,裴元歌和李纤柔出宫,回府待嫁。

  根据钦天监选定的吉日,宇泓烨和李纤柔的大婚定在四月初七。

  以宇泓烨的个性,恐怕不会就这么安生地让他和宇泓墨的大婚顺顺利利地进行,因此越是临近四月初七,宇泓墨和裴元歌就越是全神戒备。然而,就在四月初六清晨,柳贵妃身边的贴身太监吴公公却突然来到裴府,宣称奉柳贵妃之命,请裴四小姐入宫陪伴柳贵妃。

  在这紧要当口,柳贵妃派人来请歌儿入宫,裴诸城眉头紧蹙,唯恐这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裴元歌却多了一重心思,柳贵妃是个十分精明缜密的人,如果她真要协助宇泓烨捣鬼,绝对不会这样光明正大地让贴身太监到裴府来宣旨,这等于将事情公开,如果她在长春宫出了什么意外,柳贵妃绝对脱不了责任。因此,她这样做的目的,只怕是……。这样也好,这天底下,或许最不想宇泓烨的大婚出现什么事端的人,就是柳贵妃,她不防借柳贵妃,彻底地躲开所有是非。

  想着,裴元歌福身道:“有劳吴公公走一趟,小女这就随公公入宫!”

  到了长春宫,柳贵妃遣退众人,原本慈爱的表情顿时收敛,变得平静而淡漠。就像宇泓墨在无人时不屑于伪装一样,对裴元歌这种知道内情又聪明的人,再伪装慈爱地绕圈子,反而显得可笑了。

  “裴元歌,你是聪明人,本宫就不再绕圈子。”柳贵妃开门见山地道,“如果皇上能够准许烨儿的赐婚,本宫自然也会把你当做儿媳看待。但现在,皇帝已经为你和宇泓墨赐婚,本宫不希望明天烨儿的亲事出现什么差错,所以才将你宣召到长春宫来,直到明晚烨儿的亲事落幕后,本宫会派人送你回去。”

  裴元歌微微一笑:“多谢娘娘厚爱!”

  “这两天,周嬷嬷会陪着你,也会替你挡掉所有的事端,就算烨儿过来,也不能越过周嬷嬷去,你尽可以放心!”柳贵妃淡淡地交代完事情,边让周嬷嬷带裴元歌到偏殿去。

  听说裴元歌被柳贵妃宣到长春宫,宇泓烨随后便赶了过来,询问此事。

  “不错,裴元歌现在在这里。”面对宇泓烨的质问,柳贵妃坦然承认,“我就是要告诉你,这次的大婚,你给我顺顺利利地举行完,不要想着再出什么幺蛾子!我绝对不会允许你闹出代嫁之类的笑话!所以我才将元歌叫过来,让周嬷嬷陪着她,所以,你最好给我死心,别耍任何花招,让我们母子斗起来,让别人看笑话!”

  “母妃!”宇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