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章婚事之争(1/2)

加入书签

  皇帝默然,这不是宇泓墨第一次提出赐婚的请求。

  早在几个月前,宇泓墨奉旨清肃棘阳州的地方势力后,就曾经推辞了他的赏赐,而是提出了赐婚的请求。当时皇帝还奇怪,两年来,宇泓墨绝口不提裴元歌,怎么会突然赐婚。想了许久才想起来,宇泓墨求旨赐婚的那天,是王美人过世后的第二十八个月的第一天……。

  守丧三年,二十七月足。

  虽然说王美人下葬时只是婕妤,暗规制,宇泓墨只需守足百日热孝,之后便可除孝。而宇泓墨也并没有做出继续守孝的模样,除去丧服,依旧会朝堂任职行事,似乎与从前无异。直到他提出赐婚,皇帝想起二十个月的限制,再回想起宇泓墨那二十七个月的行为,却突然发现,这二十七个月里,宇泓墨依然谨守着所有服孝的规矩,不食荤腥,不饮酒,不近女色,不参加宴席,而且再也没有穿过大红色的衣裳……。

  他在独自地,默默地,不为任何人所知地为王美人守孝。

  而在孝期刚过的第二天,他就为他和裴元歌求旨赐婚……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由心而发,毫无作伪的行为,那么,就像裴元歌所说的,宇泓墨对王美人的确有着深厚的感情,而且对裴元歌有心。但是,或许是裴元歌当初那番话对他的震撼太大,以至于现在的皇帝不敢再想从前那么信任自己的判断,所以当时皇帝变了脸,拂袖离去,而宇泓墨也并没有再坚持。

  接着,五个月后,宇泓墨第二次提起这件事。

  四个月前,第三次……

  而这次,已经是第四次。

  虽然说皇帝还想要再等等,再确定一点,但是算起来,裴元歌已经十六岁,不能再拖延了,她的婚事也该尘埃落定了。皇帝眼眸微垂,许久,忽然轻轻地吁了一口气,道:“朕知道了,从西北边关回京,这一路你也辛苦了,回去好好歇息吧!”

  “多谢父皇!”

  宇泓墨转身离开御书房,走在通往春阳宫的道路上,步履颇为轻快。第一次向父皇请旨时,父皇当场变脸,拂袖离开,而宇泓墨也不气馁,每立一次功劳,便求一次旨,尽管父皇从未允诺,但每一次的神色似乎都有一点缓和,这更让宇泓墨看到了希望,如果元歌真的彻底触怒了父皇,如果父皇确实不愿意为元歌和他赐婚,那早就会开口拒绝,让这件事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既然父皇的态度暧昧不明,那就意味着,他还有机会。

  虽然不知道三年前,元歌究竟如何触怒了父皇,以至于连裴尚书都被迁怒,但绝对和他有关。元歌对他情深意重,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她再受委屈。所以,哪怕希望渺茫,他还是想要走正当的途径,由父皇赐婚,让元歌堂堂正正地风光大嫁给他。

  果然,这次他再请旨,父皇非但没有怒色,反而说“他知道了”……

  肯这样说,应该就是允诺的前兆!

  三年了,按时间算,现在也该是裴尚书回京述职的时候,如果他没有料错的话,父皇应该在这段时间就会有定论了……想到久违的元歌,宇泓墨三年来如冰霜般的面容终于流露出一丝久违的温柔,心蓦然悸动起来,三年的时光,不知道元歌究竟怎样了?

  这三年里,他也曾经悄悄去过关州,却从来都没能见过元歌,鸿雁传书,也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元歌的回信。有时候他也会动摇,会彷徨,不知道元歌为何不与他相见,不肯给他哪怕一个字的书信,那种揪心的情绪,比任何困境都更令他觉得煎熬。

  虽然说他能够通过情报网,知道元歌的近况,但是……从那些冷冰冰的黑字上得来的消息,和元歌亲口告诉他,亲手为他写的每一个字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他曾经猜测,或许,元歌这样做,和她当初触怒父皇有关,或许她曾经答应过父皇什么条件,所以当初冷翠宫的时候,父皇明明对他那般猜疑厌恶,但这三年来,却似乎没有丝毫的刁难和差别待遇……或许,元歌是担心她触怒了父皇,担心会连累他,所以才不见他……

  但无论如何,他相信,元歌绝不会变心的!

  这种信念,以及那日在冷翠宫的一片惨白中,元歌那些话语,成为他这三年来最大的支撑和慰藉。

  而这次,裴尚书回京述职,应该会带元歌一起。

  终于……能够再见元歌了!

  想到这里,宇泓墨心中涌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悸动,元歌!元歌!

  然而,就在目光掠过远处的一抹身影后,宇泓墨脸上的情绪立刻消失无踪,变得淡漠而疏离,并不闪避,反而上前,浅浅地一笑:“七皇兄,好久不见!我这次从西北边关回来,带回来一些特产,稍候便会送到七皇兄的宫殿去。只是不知道七皇兄喜好什么,也不知道礼物合不合你的心意!”

  闻言,宇泓烨脸上顿时闪过一片怒色。

  上次,宇泓墨从棘阳州回来,送到德昭宫的礼物竟然是一套木雕屋舍,别的倒也罢了,问题是屋内的那张床,宇泓烨怎么看怎么像是静姝斋里那张拔步床。想到当初就是在这张床上和裴元舞颠倒鸾凤,以至于被裴诸城威胁,错失三年良机,宇泓烨心里就呕得要死,尤其,宇泓墨既然能够让人雕刻出这张床的模样,显然是进过裴元歌的闺房,对她闺房内的东西十分熟悉,再者,当初他离开后,裴元歌就将静姝斋正房烧掉,连同那张床一道烧成灰烬的事情他也清楚……

  三件事加在一起,心窝子被连戳三刀,宇泓烨几乎吐血。

  偏偏当着父皇和母妃的面,他什么话都不能说,还得摆出笑脸虚应,更是憋得内伤。

  这次送的礼物,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定然又是要来刺激他的!宇泓烨冷冷地盯着宇泓墨,冷笑道:“宇泓墨,别太得意了!三年期限已经到了,我也能够向父皇请旨赐婚,究竟最后花落谁家,还未可知。而且,”说到这里,他眼眸中掠过一抹讥诮,“据为兄所知,九皇弟曾经三次到关州,结果三次都没能见到裴元歌,看起来,你在裴元歌心中的地位,也不怎样嘛!隔了三年没见,你还以为裴元歌会像三年前那样对你痴迷?”

  “七皇兄这话说得倒是理直气壮,难道忘了从京城到德州一路的盗匪了吗?”宇泓墨浅笑道,“说起来,这沿途的地方官也太疏忽了,居然让七皇兄的心腹在半路被杀,七皇兄应该要好好追究才是,不能轻饶了这些尸位素餐的官员!”

  这里面另有一层深意。

  宇泓烨虽然答应裴诸城,三年来不会向皇帝请旨赐婚,但是也曾派人到关州去,甚至曾经亲自过去,可惜,沿途“盗匪四出”,每次他派去的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意外,甚至有此,他亲自前去,也被“盗匪”所伤,不得不半路折返,引得柳贵妃和皇帝大怒,严斥辖区的官员。

  但宇泓烨心知肚明,什么盗匪,根本就是宇泓墨在其中做手脚,拦阻他去见裴元歌。

  “不必了,听说裴大人这次考评是个优,关州刺史也对裴大人极为推崇,这次裴大人进京述职,多半是要留任京城的,到时候自然有机会。总不至于青天白日的,连京城都有盗匪出入吧?”宇泓烨不甘示弱,反刺道。

  就在这时,正巧有太监过来传旨:“原来两位殿下都在这里,贵妃娘娘正找两位,快随奴才前来吧!”

  柳贵妃在这时候找他们?

  宇泓墨心中了然,他已经年过十九,宇泓烨已经二十,却都还没有娶妻,这件事柳贵妃一直都挂在心上,毕竟就连病弱的六皇兄也已经在一年前,奉父皇旨意娶了礼部尚书杜渐微的嫡女杜若兰为妻,而他们却到现在都迟迟未娶妻,这次找他们八成也是为了这件事。

  之前宇泓烨有三年的限制,不会开口,但这次却绝不会客气。

  宇泓墨心中微微一动。无论他如何打听,都无法打听出三年前,元歌究竟因为什么话语,那般触怒父皇。而之后父皇却对原本厌憎的他有些改观,这是不是和当初父皇允诺过元歌一件事有关?虽然说这些年,只要有人提到元歌和裴大人,父皇的脸色就会很难看,似乎十分不待见他们,但他屡次请旨赐婚,父皇却都没有断然拒绝,态度暧昧……。这些看似没什么的细节,却透漏出些微的蹊跷。

  或许,父皇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般厌憎元歌?

  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试探试探。

  离开御书房后,皇帝便来到了柳贵妃的长春宫,柳贵妃自然欣喜,伺候得无微不至,寒暄过后,柳贵妃觑着皇帝的脸色,忽然笑道:“皇上,妾身有件事,想要请皇上做主。”

  “什么事?”皇帝刮着浮在表面的茶叶,淡笑着道。

  柳贵妃神色柔婉:“六皇子妃前些日子传了喜讯出来,如果德妃姐姐在天有灵,想必也会欣慰。可是,妾身的两个孩子,到现在却还没有娶妻,想到这个,妾身就忍不住嫉妒德妃姐姐。皇上,也该是时候,为烨儿和墨儿指门亲事了吧?臣妾这心里,早就是火烧火燎的了!”

  看着笑吟吟,满面慈爱的柳贵妃,皇帝但笑不语。

  宇泓墨这个孩子,他从很早之前就觉得有些看不透,尤其这三年来,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但是,听了元歌那番话后,皇帝却又发现,这皇宫还有一个人,也是他看不透的,就是眼前的柳贵妃。元歌那天的话语,的确有理有据,让他都忍不住怀疑,而这三年来,宇泓墨的所在所谓更加深了这种怀疑,但是,他之所以无法定论,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眼前的柳贵妃。

  如果宇泓墨是无辜的,那么,杀害王美人嫁祸宇泓墨的,多半就是柳贵妃。

  但这三年来,柳贵妃也同样表现得无可指摘。冷翠宫事后,柳贵妃觑空就会向他说情,发现宇泓墨除热孝后,皇帝待他一如往昔,似乎也并无异状,只是很为宇泓墨高兴的模样;而这三年来,柳贵妃或许偏爱了宇泓烨一些,但也不曾因此冷落了宇泓墨,所表现出来的正是一个母亲对待失散已久的亲子,和亲手养大的养子之间的模样……。

  这两个人的表现都是完美无瑕,似乎都是冤枉的,所以皇帝才越发拿不定主意。

  “既然这么说,你心里面可有合适的人选?”皇帝浅笑着问道,眼眸中却闪过一抹锐利之色。

  柳贵妃沉吟了一会儿,才道:“皇上,虽然说婚姻大事,该是父母之言,媒妁之命,可是,说起来终究是孩子们要彼此过一辈子的,总得他们自个愿意。尤其,烨儿和墨儿都是那样古怪的个性,妾身看着再满意,他们相不中,那岂不是反而成了怨偶?还不如问问孩子们的心思,看他们可有意中人?”

  “哪有这样的规矩?你也太惯着他们了!”皇帝语气中微带责备。

  柳贵妃却笑着道:“法理之外,也不外乎人情,何况是这种终身大事呢?就算不合规矩,妾身也要为烨儿和墨儿多考虑几分才行,皇上您就当多疼烨儿和墨儿一回吧!”言笑晏晏,正是一个十分疼爱孩子们的母亲模样。

  果然还是表现得如此周全!

  皇帝淡淡一笑,当初秋猎刺客事件,柳贵妃留裴元歌在营帐,而宇泓墨当晚也重伤在营帐,多半是知道宇泓墨和裴元歌的事情的;而刚认下宇泓烨后,对着他这个父皇,宇泓烨还曾经提过想要求取裴元歌,对着柳贵妃这个疼爱他入骨的母亲,不可能不说。

  如果说她明知道宇泓墨和裴元歌的感情,却还撺掇他赐婚宇泓烨和裴元歌的话,明显就是偏袒宇泓烨。

  但即便是冷翠宫事情初发,柳贵妃都不曾帮宇泓烨求娶裴元歌,现在更是将一切都推到宇泓烨和宇泓墨身上,半点不发表意见,显得十分公正,半点都无可指摘。

  等等!

  皇帝心中忽然一阵警觉。

  虽然说这三年来,宇泓墨和柳贵妃似乎相处得十分和睦,母子情深,但赐婚这种事情,他不去求柳贵妃说项,而是来求他这个父皇,就意味着他心里对柳贵妃有芥蒂,不再相信柳贵妃。毕竟,冷翠宫的事情,不是宇泓墨就是柳贵妃,这个太容易想到了,宇泓墨对柳贵妃心中怀疑,无法相信也能够理解。

  但是柳贵妃……。

  柳贵妃难道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是宇泓墨弑母吗?

  就算她没有怀疑过宇泓墨弑母,但宇泓墨那晚突然对王美人表现得那般情深,与他以往的情形迥异,难道柳贵妃心中就不会有芥蒂吗?疼爱了这么多年的孩子,原来心里还记挂着生母,而且这么多年来在她面前演戏,难道柳贵妃就一点都不介意,还能够对宇泓墨那般慈爱,毫无偏颇吗?

  皇帝想着,脸上却丝毫不露,笑着道:“既然你都这样说,就把他们都叫来问问吧!”

  不多一会儿,宇泓烨和宇泓墨边都到了。

  听柳贵妃将皇帝的恩典说完后,宇泓烨唯恐宇泓墨先开口,当即抢先道:“既然父皇和母妃这般疼爱儿臣,儿臣也就实说了。其实这件事父皇是知道的,儿臣倾慕裴诸城之女裴元歌,三年前就曾经向父皇请旨赐婚了。如今儿臣旧事重提,还请父皇成全。”

  皇帝微微一怔,三年前宇泓烨的确曾经向他请旨,但后来却又绝口不提,怎么今天又……。

  抢先说完后,宇泓烨才向宇泓墨道:“九皇弟,你呢?”

  宇泓墨默然不语,反正他早就请旨了。

  宇泓烨正待说话,却听得皇帝一声浅笑,似乎有些无奈地道:“这倒是奇怪了,怎么你们兄弟两个,求的竟然是同一人?泓墨刚才在御书房,也向朕求旨,想要娶裴诸城之女裴元歌为妻。贵妃,你说这件事要怎么办才好?”目光瞬也不瞬地看着柳贵妃,不肯错漏分毫。

  柳贵妃看看宇泓烨,再看看宇泓墨,神色为难:“皇上,妾身也不知道要如何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