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章推波助澜(1/2)

加入书签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万关晓,裴元歌心中暗自思索,神情淡淡地颔首道:“万大人安好。我原本以为父亲这时候该是空闲,所以过来,没想到万大人在此,想必是有要事商议,倒是我来得不巧了。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了,待会儿再过来好了。”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裴四小姐请留步!”万关晓忙道,“我找裴尚书并没有什么要事,而且也正要告辞,裴四小姐不必在意我,请进去吧!”说着,朝着裴元歌拱了拱手,缓步离开。

  凝视着万关晓远去的身影,裴元歌眉头微蹙,转头去问书房的护卫:“万大人来了多久了?”

  凡事裴诸城的贴身护卫,都知道裴诸城最疼爱这位四小姐,而且四小姐如今在皇上和太后跟前也正得宠,这个护卫不敢怠慢,躬身道:“回四小姐的话,万大人刚来没多久,只进去了一刻钟左右就出来了。这几天,万大人常常来拜访老爷,不过老爷最近比较忙,常常不在。不过就算偶尔遇上老爷在府的时候,万大人也没做多久就告辞了,想必正如他所说,并没有什么要紧事,四小姐只管进去吧!”

  常来拜访父亲,却没坐多久就告辞?

  裴元歌微微敛眸,以她对万关晓的了解,若是他最初与父亲熟悉的时候,以万关晓的投机取巧,定然会常常找借口来找父亲,或者切磋武艺,或者请教兵法,投其所好,以加深父亲对他的好感,这是万关晓会做的事情。但现在,父亲对他的赏识已经众所周知,他没有必要再这样求存在感?何况,刑部最近事务繁忙,父亲忙得不可开交,万关晓又刚刚授职,正是该削尖脑袋钻营的时候,怎么会这样频繁地来探望父亲?

  何况,没坐多久就告辞,似乎有着些许敷衍的意味,但是却又常常来……。

  裴元歌思索着,忽然想到裴元容最近的异常。这段时间她都在府上,偶尔给母亲请安时,曾经遇到裴元容,再没有以前那种意气风发的感觉,更加没有少女怀春的那种娇羞光彩,反而似乎有些消瘦憔悴,整个人都显得无精打采的……难道说裴元容和万关晓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仔细想想,这种异常似乎是从那次乞愿节后就开始的……

  这么说起来,万关晓这样频频地出现在裴府,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想着,裴元歌忽然对身旁的紫苑使了个眼色,吩咐道:“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之前特意给父亲绣了个荷包,可是却忘了带了。紫苑,你回静姝斋帮我找找看,如果找到了就给我送过来,正巧送给父亲。你知道是哪个荷包吧?”

  “小姐您放心,紫苑知道!”紫苑会意地点点头,便转身离开。

  护卫丝毫也没有察觉到异常,笑着道:“四小姐真是有孝心,难怪老爷最疼您!”

  裴元歌只是微笑,吩咐楚葵在书房外候着,自己推门进去,见裴诸城一身墨蓝色的家常衣裳,在书桌前正在看公文。自从祠堂被父亲知道自己和宇泓墨的事情后,裴元歌这还是第一次单独跟父亲见面,心中难免有些惴惴,试探着道:“父亲,刚才女儿看到万大人刚刚离开,听说他最近常来找您,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裴诸城摇摇头,道:“没什么要紧事,只是初任为官,有些惴惴,所以来找我说说。”

  “父亲还在生女儿的气吗?”见他连头都没有抬,裴元歌更加不安,也不知道那晚她离开祠堂后,泓墨那家伙跟父亲到底谈了些什么?想着,看着裴诸城始终低沉的头,她忍不住道,“父亲,关于泓墨的事情,女儿并非存心隐瞒父亲,只是先前并不明了,是这次秋猎才……。而且,这种事情,女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父亲说。女儿知道,女儿任性,让父亲为难了。如果您还生气的话,您就罚女儿吧!”

  裴元歌很清楚,她和泓墨订了终身,那事情就不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还牵扯到柳氏和裴府。

  这几天来,泓墨和宇泓哲斗得天翻地覆,朝中也因此分了好几派,但父亲始终不曾表露出支持任何一派的迹象,保持中立。而如果她和泓墨成亲,有这层姻亲关系,无论如何,在别人眼里,裴府就等于站在了泓墨和柳氏的阵营。而这种站队的情形,始终是父亲在竭力避免的,他一直都不想卷入夺嫡的风波……

  也难怪,父亲会生气。

  裴诸城终于抬起头,看着眼前怯怯的小女儿,微微地叹了口气。

  那晚在祠堂跟宇泓墨谈话,到后来他察觉到宇泓墨身上有血迹,知道是伤口裂开,正巧他有些疗效极好的金疮药,便带他到同泽院上药。征战沙场这么多年,受的伤多了,对伤口的了解也很深,所以只看那些伤口的痕迹,裴诸城就知道,秋猎上宇泓墨是忍着怎样的伤和疼去与李明昊争锋的,也就更清楚他对歌儿的心意……。

  如果说宇泓墨是寻常人,单凭这份心思,他很乐意把歌儿许给他。

  可是,宇泓墨却是九殿下,跟五殿下夺嫡斗得天翻地覆的九殿下,如果夺嫡输了,固然万劫不复,但即使赢了,做了太子甚至皇帝的九殿下,对歌儿也未必是好事。因此他才格外慎重,问及宇泓墨对将来的打算,出乎意料的,传言中骄横恣肆的九殿下,居然规规矩矩地答了他,言语中似乎思量了很久,不像是为了博取他的信任和随口敷衍的样子。

  但究竟如何,还要看将来事态的发展。

  不过,看他种种表现,裴诸城倒是松动了不少,虽然说他更希望歌儿将来能够安稳平顺,但世间的事往往难以尽善尽美,或许他可能为歌儿找到简单平顺的婆家,但未必能找到如宇泓墨那般肯为歌儿拼命的夫婿,而歌儿这般性情,寻常男子恐怕也难以让她倾心……罢罢罢,歌儿是聪明有主见的孩子她不可能不知道选择宇泓墨,将来要面对的磨难波折,既然她愿意为宇泓墨这般,那他这个父亲也无话可说,毕竟,最终过日子的还是歌儿自己,谁也不能代替她认定好坏。

  想到这里,裴诸城不禁叹了口气,道:“罢了,只要你知道自己选择了什么样的道路,将来不会后悔就好。”

  “爹!”裴元歌猛地抬眼,惊喜异常。

  看到她眼中的光芒,裴诸城忍不住觉得微微刺眼,果然女大不中留,之前还是眼中只有他这个爹,这会儿有了心上人,就不管他这个做爹的感受了!裴诸城冷哼一声,板着脸道:“告诉那个家伙,以后要规规矩矩的,不许再做私闯裴府这种事情!”毕竟这样做不合礼法,如果被

章节目录